第四百四十七章 皇城之殇(二)

加入书签
    太阳还稍显慵懒,懒懒散散地投下几缕光芒,温暖却不炽烈,站在高处往下望去,大好的河山在太阳的照耀下散发着令人窒息的魅力。

    这里或许没有帝都那样的庄严肃穆,也没有魔都那样的繁华锦盛,只给人一种宁静致远的感觉。

    龙渊喜欢这种感觉,每个人都需要思考自己的人生,这样的环境绝对是士子吟诗作对的温床,但突如其来的战争就要破坏这份宁静,让龙渊打心底里烦躁。

    要是再强一点就好了,强大到任何人都不敢惹自己,想要的宁静,想要的繁华,自己就可以做它们的守护神,相互取暖。

    龙渊对于王霸所说的十分感兴趣,迫不及待地点开了这条帖子,他倒想看看王霸能说出什么花来。

    “吓尿了我的亲们,太平盛世有人造反,帝国的大大们赶紧出来平叛啦!”

    “王图霸业、狮蝎会、不夜城等三十六个公会,已经联合加入帝国军,奉旨讨贼。”

    “……”

    龙渊随意地翻了翻玩家们发的帖子,大多数人都不太看好龙族帝国的下场,也没人敢看好他们,杨四海发了个召集令,短短几秒内就被淹没,如今大势都在帝国那边,没人肯冒着牺牲一切的风险踏入龙渊的阵营。

    讨贼令是王霸发的,三十六个公会之中除了自家的十八个公会,其他的都是各大二级主城排名比较靠前的公会势力,至少龙渊知道不夜城是临海城的龙头公会,王霸虽然在那里开着分会,但同样要向不夜城俯首称臣。

    龙渊对于王霸所说的十分感兴趣,迫不及待地点开了这条帖子,他倒想看看王霸能说出什么花来。

    “惊闻惊天大陆出现第二个帝国,与原惊天帝国相互对立,时局已成,首先我要向烈焰表示一下祝贺,祝贺他做到了全天下人都没能做到的事情,就这份勇气,我王某佩服!”

    “但!仔细推敲一番,烈焰建国,实则不安好心,惊天帝国统治下,每个人的生活都十分繁忙却充实,有些人为了梦想,为了成为人上人,他们付出了多少心血在这个游戏里!更有甚者,将惊天作为职业,赚的血汗钱全来自于惊天。”

    “这样的生活挺好,并不需要做出什么改变,然而,第二个帝国的建立将会打破常规,惊天会陷入到水深火热之中,所有人的生活都离不开战争,试想一下,当你的队伍杀完boss,准备拾取战利品的时候,突然冲出来两队全副武装的士兵,将战火燃烧在了你们的身上……”

    “试想一下,生活玩家们昨天在一片矿区挖够了一天的生活费,第二天这片矿区却被别人占领,投入到无休止的战争之中。”

    “牺牲了绝大多数玩家的利益,就为了满足烈焰的雄心壮志,这样的生活,对大家还有公平可言吗?联合三十六个公会实在是无奈之举,王某不才,但愿意为广大玩家的利益而奋斗,也希望诸位看清现实,从今天起,我们共同加入帝国军,为自己挽回利益的同时,照样有无尽的荣华富贵!”

    后面的龙渊也没心思看了,王霸说得头头是道,别人不是傻子,他俩的恩怨早就曝光在论坛之中,就算知道王霸是为了找龙渊复仇,但他们甘愿任王霸驱使。

    说白了也是一个利益问题,帝国能给他们最大的利益,无论龙族帝国会不会像帖子里说的那样给玩家们带来灭顶之灾,这些利益就足够诱发出他们的私心了。

    “很气人吧?现在我们算是举世皆敌了?”

    正在龙渊沉思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龙渊回头一看,唐劫正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品尝得皱眉不已。

    “当他在放屁就好了。”龙渊淡淡地回了句。

    “我也想……不过他说我们蠢,这就让我受不了了。”

    “蠢?”

    “对啊!他佩服我们的勇气,却对我们的做法大肆批评,不就是在说我们有勇无谋吗?”

    龙渊哑然失笑,通篇都是敌意,蠢都是轻的了,要不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大义,王霸肯定会说得更难听。

    “我们都不蠢,无论他怎样暗示明示,这都是改变不了的现实,看得透的人知道他在演戏,其实不用这样做也可以招募到天下几乎所有的人,但他这样发帖,倒显得自己缺少胸怀。”

    “没办法!我们这次建国建得毫无理由,无论是讨厌王霸的,还是看戏的,最终都会站到他的阵营,总不可能说我们与神族同流合污了吧?岂不是更招打!”

    龙渊连连摇头道:“这个还是瞒下去吧,打死也不能承认和神族有关系,惊天的背景设置已经定型,在玩家的眼里,帝国永远是正统,而神族只是侵略者。”

    “唉!”唐劫叹了口气,“造孽啊!真理永远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他们看不见帝国的邪恶嘴脸,也不愿去追寻真理,一点点利益就可以蒙蔽他们的心智。呵呵,一群鼠目寸光之辈。”

    “形势比人强,认了吧,还好我们制定的计划就是同时面对帝国与玩家的双面夹击,心里有了准备,现在听到这些消息也不会太难过。”

    唐劫点点头,低头啜了一口咖啡,抬头的时候脸都快扭曲了。

    “你没放糖?”

    唐劫摊手道:“卧槽!我也没想到这咖啡这么苦啊!”

    “ESPRESSO,意式特浓咖啡,不放糖能苦到你怀疑人生,赶紧倒了吧,这东西不适合你!”

    龙渊哭笑不得,这东西是他在雪布拉尔山定居的时候自残用的,只需要一勺,整天都活在懵逼之中,撒尿都觉得苦味难耐。

    唐劫也觉得自己hold不住,没有丝毫犹豫转身去了卫生间,龙渊看着他洒脱的背影,突然间觉得天空一片晴朗。

    建国这件事的确玩太大了,但唐劫看起来没有一点担心,而唐培更是不知道恐惧为何物,整天乐呵呵地去抓壮丁,缺心眼的人就是如此开心,任何愁绪都找不到他们身上。

    其实龙渊知道他们为何见不到一丝担心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