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先喝酒,还是……?

加入书签
    秦轩阁。

    是秦家别墅后的一处小花园。

    虽然花园的面积并不大,但是其中却栽种着各式昂贵的花品种。

    现在盛夏时节,正是群芳争艳的时分。

    随着夜幕的落下,微风拂过,整个花园里都飘散着一股令人如痴如醉的芬芳气味。

    柳子佑坐在花园中央的凉亭之中,目光淡淡的望向不远的花园入口处。

    在那里,一道纤细的倩影缓缓走进他的视线。

    柳子佑无声的笑了,嘴角轻勾出一抹弧度。

    “我很早之前就说过,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无论如何,你都会回来。”柳子佑淡淡道。

    秦惜月站在了柳子佑的面前,面无表情的说道,“我爷爷呢?”

    柳子佑的眼神随意朝着旁边一瞥。

    秦惜月顺势望去。

    秦世明此时被绑在凉亭的后柱上,面容憔悴,鬓角发丝凌乱,口水也顺着嘴角留下,如同老年痴呆一般喃喃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秦惜月的心中一痛,随即挪开了视线。

    这个老人曾经在江南市是那么的风光,何曾几时却落到这般的田地。

    “是不是感觉到非常的痛心?”柳子佑缓缓推着滚轮,将轮椅往前挪了点,盯着秦惜月那张完美无瑕的侧脸。

    “秦家,庞然大物!曾经的江南霸主,现在连家主都如一条老狗似得像我求饶,呵呵呵呵……”柳子佑冷笑连连。

    “起初当我被捡回来的时候,你们秦家是怎么对待我的?是连一条低贱的宠物狗都不如的对待!生怕我成长,生怕我夺走属于你们的一切。只因为我不姓秦是吗?”

    “不过很遗憾,还是被我抓住了机会啊……呵呵呵,被我抓住了成长的机会,没有给你们一丝的喘息时间,就将整个秦家给操控在了手中。”

    “现在的秦家姓柳!你再看看你的那些亲人们,就好像是狗奴才,点头哈腰,老实巴交的为我所用。再回想起他们曾经的态度,还真是讽刺!”

    秦惜月秀眉轻蹙,“小人得志也无非就是你这种嘴脸了。”

    柳子佑的冷笑戛然而止,他森冷的抬头看了一眼秦惜月,目光中带着一丝狰狞,“你信不信,我可以让你走不出秦轩阁?”

    “来的时候,就没有考虑过要再回去了,只不过在我死之前,我会亲手把你杀掉。”秦惜月从裙摆下抽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脸上不带任何的感情,一步一步的朝着柳子佑走去。

    她的宿命,便是为了复仇而活。

    秦家的死活与她甚至都毫无一丝的关系。

    但自己的父母却是死在这个男人的手中,让秦惜月连握着刀的手都隐隐有些发颤。

    这个男人的命,要由她来亲自解决!

    秦惜月的目光带着一丝锋利,手中的匕首更为的锋利。

    猛然,朝着柳子佑的心窝刺去。

    柳子佑依旧面不改色,带着一丝淡然的笑意望着秦惜月。

    不躲不闪,眼神中没有任何的惊慌。

    秦惜月在出刀的那一瞬间,心中就已经清楚了。

    她杀不了他。

    但是仇人就在眼前,让她所剩无几的冷静,也被付诸一炬。

    在离柳子佑心窝仅仅不到一根小拇指的距离,锋利的匕首悬停了半空之中。

    因为一声冷哼从花园深处传来,如同一柄巨锤般敲击在秦惜月的心头,将秦惜月给震的意识受损,神智都出现了一丝恍惚。

    整个人也仿佛遭受雷击般的,手脚全部僵在了原地。

    “你觉得,我会这么轻而易举的被你杀死吗?即便是在商业界拥有傲视群雄的智商,不过在理性方面,你还是太青涩。”柳子佑轻轻的将秦惜月手中的匕首给接了过来,随意的丢在了一旁。

    又推着轮椅上前,缓缓抬头望着她道,“惜月,我知道你很恨我……”

    伸手,轻轻的将秦惜月垂落的发丝,替她别在了耳廓后。

    旋即,猛然一个耳光,甩在了秦惜月的脸上。

    “啪!”

    一声脆响,秦惜月那张白皙无瑕的俏脸,落下了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但是你没有恨我的资格,现在的我才是秦家的主人,而你想要活着,就只能给我当狗。”柳子佑目光中闪过一丝冷蔑,随后又抬起手腕上的表看了一眼。

    “时间差不多到了,你的那个男人,这时候也应该要过来送死了。青衫道长,这个女人暂时先由你来替我看管吧,作为我的最后一张底牌。”

    “呵呵,区区不过一个内气二重的小子,还用得着用这种手段么?”在花园深处的阴影之中,一道佝偻的身影缓缓浮现。

    旋即,强大的内气也自他的身周浮现。

    随着他的每一次踏步,身周的花草都仿佛受到了无形的挤压,朝着四处倒去。

    最后出现在月光之下的,是一位身着青衫长裤的老者,佝偻着后背,花白的胡子甚至快要垂到了地上。

    一张布满如枯藤般皱纹的脸上,带着萧然的杀意,深凹进去的浊目也时而迸出一抹抹细微的精光。

    “以防万一,那个家伙的花样可是非常多的。”柳子佑轻笑道。

    “待他过来,直接虐杀了就是!”青衫道长轻哼一声。

    就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

    花园的门口,一道消瘦的人影缓缓浮现。

    “来了。”柳子佑气定神闲的推着轮椅上前,青衫道长则站在柳子佑的身后,细细的打量着来者的气息。

    内气第二重无疑,这份实力对于他这种道行已经上百年的武者来说,实在是太过于孱弱。

    如蝼蚁一般,随手便可捻碎。

    “凉亭的石桌上有酒。”柳子佑望着不远处的萧叶,带着一丝戏谑,“送行酒,60年的沉坛女儿红。”

    只是在柳子佑话音刚落之后,青衫道长的瞳孔猛然收缩了一番。

    “不好!”青衫道长暗道了一声。

    他只感觉到眼前一花,好快的速度……

    甚至连他都没有察觉到。

    萧叶的身影宛如鬼魅般,已经站在了柳子佑的面前,一拳带着如黄金浇筑般的金色细芒,卷起了呼啸的劲风,着朝着柳子佑的脑袋砸下。

    “酒等会喝,还是先杀人吧!”

    【接下来的十几章内容,为江南篇最大的高潮点,老路想要尽可能的写的精彩一些,所以写的比较细,也比较慢,更新速度会受到影响,不过老路也会尽可能的多更。让大家久等的话,实在是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