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故意的

加入书签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向了萧叶。

    “干嘛都看着我?难道这里的酒不能喝吗?”萧叶见保安不肯给他倒,就自己拿起酒瓶倒了一杯,轻抿一口道,“啧啧,五星级酒店的红酒,果然是浓厚香醇,感谢楚少今天能邀请我过来喝上一杯。下回楚少来我家,我叫我妈抓一只土鸡,保证贼拉香。”

    楚兴阳脸都绿了,急忙跟萧叶撇清关系道,“沈爷!我不认识这个穷小子,他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我根本不认识他。”

    开玩笑,现在楚兴阳还指望着沈傲能够消气,把他们给放走,现在萧叶一句话跟他攀上了关系,回头沈傲一怒起来,岂不是把他们都给牵连进去了?

    “别介啊楚少,刚才咱们哥俩都一起划拳喝酒了,在我们村里,只有感情好的哥俩才会划拳喝酒的,感情更好一点的,就互相扇巴掌,来表示彼此关系铁。”萧叶笑眯眯的说着。

    楚兴阳气的差点一口血吐出来。

    老子什么时候跟你关系好了!之所以让你扇脸,本来是以为你不敢,谁知道丫挺的真扇,现在脸都还疼着呢。

    “沈爷,别听他瞎说,我真的不认识他,他是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傻子,我这就赶他滚!”楚兴阳刚想站起来,沈傲只是轻轻的抬了抬眼皮,那保安又是一巴掌甩在楚兴阳脸上,把他打的眼冒金星,一个跄踉摔倒在地。

    “你们好好跪着就行了,没让你们说话。”沈傲扭过头,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萧叶道,“兄弟混哪里的?”

    沈傲之所以没有轻举妄动,是因为萧叶这么大大咧咧的坐在他的身边,反而让他有些拿捏不准了。

    包厢内的其余二世祖,在外面都是狗眼看人低的货色,但是看到他沈傲之后只有跪在地上求饶的份。

    而这小子不但不求饶,反而还坐在他身边喝酒,如果说不是有几分背景,那就是个纯二愣子。

    他沈傲在江南市几乎可以横着走,但是有几个老家伙是他无论如何都得罪不起的,就是不知道眼下这小子是不是属于那几个老家伙之一了。

    “我混江南大学的,坐不更名,行不改姓,萧口十。”

    此话一出,连韩秋儿都忍不住想要鄙视他。

    还坐不更名呢,转眼就把名字拆开写了。

    不过韩秋儿此时更期望的是看好戏,萧叶跟她认识不到半天,但是这半天之内萧叶却给了她太多太多的惊喜与意外。

    让韩秋儿越发的看不透他,但又越发的有些被他吸引。

    她想要看看,在面对沈傲的时候,萧叶还会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

    “萧家?”沈傲在心中细细回忆了一番,那几个老家伙好像没有一个姓萧的。

    也就是说,这小子并不是那几个老家伙手下的人,这样一来沈傲就放心了下来。

    他靠在沙发上,从怀里抽出了一根修剪过的雪茄点上,还未说话,就看到旁边一个保安一瘸一拐的走到沈傲身边,低声耳语了几句。

    萧叶从那保安的帽沿下,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刀疤!

    自从那天在他的赌场里大闹了一通过后,萧叶还担心刀疤报复,特地让虎子哥几个去保护刘一涵跟她父亲,结果后来刀疤就像是销声匿迹了一般的,再没有找过他麻烦。

    就在萧叶还在奇怪的时候,却没想到刀疤在这时候出来了,还穿着一身保安的衣服,很显然不过是沈傲的手下罢了。

    在听完刀疤的话之后,沈傲的目光逐渐眯了起来,轻笑一声,“倒是有点意思,萧小兄弟,原来你跟我弟弟还有一些恩怨?我弟弟的腿是被你打断的吗?”

    看着沈傲的目光中已经带上了不善,楚兴阳露出了一抹得逞般的笑容。

    他今天在这么多人面前被打,脸都丢光了,但是却不敢向沈傲出气,现在见沈傲对萧叶动了怒,也自然是他最愿意看到的。

    “最好把这小子给打死!不然我都咽不下这口气!”楚兴阳在心中暗暗道。

    得罪了他,可能萧叶还可以跑到其他城市苟且偷生,但得罪了沈爷,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萧叶换上了比较舒服的坐姿,淡淡道,“你妈到底生了几个?怎么全天下人皆为你弟。”

    一言出,整个包厢的人皆是震惊。

    这小子,只怕是死到临头了!

    只见沈傲眼中流转过一抹杀意,刀疤直接揭下脑袋上的帽子一丢,眼露凶光,“找死!居然对沈爷不敬!这次来的十几个可都是练家子,就算你小子有点本事,也给老子跪下说话!”

    说着,他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根短电棍,身后的十多个保安也都在这时候一起朝着萧叶扑去。

    “哈哈,他死定了!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没人收拾的了他了吗?”楚兴阳顿时兴奋了起来。

    “呵呵,这小子得罪了楚少,还想得罪沈爷,真是自掘坟墓。”张锐驰也幸灾乐祸的笑着。

    结果笑到一半,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几个公子哥像是见了鬼似得,目瞪口呆的盯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

    只见萧叶先是一拳砸在一个保安的肚子上,一把拽着他的衣领,直接来了一记背摔。

    可怜那人高马大的汉子,约摸180斤的体重都扛不住萧叶一顿轮,背部直接砸在玻璃茶几上,碎渣子溅了一地,惹得本就缩在角落的几个富家女此时更是害怕的连声尖叫。

    这还不算完,萧叶一掌朝着另外一个保安拍过去,掌心内暗劲悄然涌现。

    “嘭!”

    仅仅只是一掌,直接将几人给震的像是多米诺骨牌般的倒下,紧接着萧叶又猛然拧身,一记高抬腿行云流水般,带着一抹强烈的劲风,扫在了另外一个混混的胸口,将他踹飞出去,狠狠的砸在了墙壁上。

    “呯呯呯!”

    接下来的时间,仿佛成了萧叶单方面的虐杀,十多个保安却没有一个人能近他的身,在萧叶的灵活步伐之下,像是一条滑腻的泥鳅般,游走在人群之中,每一掌都能震飞一个人,每一脚都能踹趴下一个人。

    所有的人都看呆了,仿佛在近距离欣赏一场武斗大片一样,一些原本瞧不起萧叶的富家女,此时望向萧叶的眼神中,竟有些水雾溢出,感觉下身都有些湿润。

    她们痴痴的望着萧叶那帅气的身影,心中更是后悔至极。

    刚才为什么不在所有人都嘲笑他的时候,站出来替他说一句话。

    错过了最佳时机,恐怕这时候再假惺惺的贴上去,也会被他给冰冷的拒绝。

    有些男人或许会对她们这种有钱多金的富家女魂不守舍,而有些男人却足以让她们这些富家女魂不守舍。

    萧叶显然便是后者。

    楚兴阳整个人跟傻了似得怔在原地,他没想到这个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农民工家庭长大的土鳖,居然强的如此离谱,那些个保安的身手他再清楚不过了,就算他这种跆拳道黑带,来三个都不够那保安一个打的,可萧叶现在却在独自一人勇战十多个。

    而且还处于绝对性的压倒。

    “妈的,跟他拼了!”楚兴阳心中明白,这时候再不偷偷去偷袭萧叶,等他把沈傲的那帮人收拾光了,下一个就轮到他了。

    所谓恶向胆边生,楚兴阳悄悄的从地上捡起了一个酒瓶子,还没来得及接近萧叶。

    “啪!”忽然迎风而来的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把他打的一个趔趄。

    萧叶对付保安的同时还抽空对他笑了笑,“不好意思啊楚少,刚才失误,扇错人了。”

    “妈的!”楚兴阳的火气更旺,也更加坚定了要下黑手的决心,他握紧了手中的酒瓶子,刚溜到萧叶身后。

    “啪!”又是一巴掌迎风甩来,直接把楚兴阳的鼻血都给打出来了。

    “咦?楚少你刚才不是在角落吗?怎么跑我身后来了,不好意思,没注意到楚少,下次一定注意。”萧叶打着哈哈,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样子,让楚兴阳差点吐血。

    这小子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他早就发现自己想要接近他下黑手的企图了,能在对付十多个人的时候还能注意到他的小动作,这个怪物绝对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

    楚兴阳开始后悔与萧叶为敌了。

    他刚打算灰溜溜的继续蹲角落去,结果萧叶飞起一脚直接朝楚兴阳的面门踢去。

    “大哥!我错了!我这次真没打算偷袭你!”楚兴阳大吼一声,萧叶的脚在堪堪离他脸不到几厘米的地方停下。

    这时候,一股刺鼻的味道从楚兴阳的胯下传出,萧叶定睛一看,顿时无语。

    靠,这小子居然被吓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