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你这个蠢货

加入书签
    出了医院,萧叶给虎子打了个电话,很快的就被接通。

    “大哥,咋了。”

    “住院费花了多少钱?”

    “我把那五十万全压在医院了,跟医生说不够就用那五十万,够了再还给我就是。”虎子大大咧咧的笑道,“当时给医生吓坏了,愣是没敢收那钱,好一通解释之后才放心。”

    “这不是废话吗?你们几个看起来就凶神恶煞的,又提着一个装着大把钞票的现金,还背着一个浑身带血的老头,是个正常人都会怀疑你们有问题。”

    “哈哈,不过那医院有个医生我认识,之前我还在CB区混的时候,经常被砍伤就跑他那里治疗,现在那医生是主任了,给他塞了点红包,让他帮忙多照顾照顾。”

    “行,你给安排一下,回头花了多少钱,我全给你报销。”

    “别介,你可是我大哥,我的钱就是你的钱。”虎子现在越发的认定了萧叶这个大哥。

    这个大哥,实力高超就算了,而且骨子里有一股比他还要凶狠的劲儿,仿佛从深山里走出来的野兽。

    不,是猎人!

    如果只是花点钱就能让萧叶认同他,那这钱花的也不冤。

    “行了,你就别跟我装胖子了,你们干这一行的也就收点保护费看看场子挣点钱,五十万是兄弟们被砍了多少刀才攒起来的?”萧叶虽然没混过黑,但多少也了解一些这里面的行情。

    道上的这帮人,外表上看着是风光,整天醉生梦死的,不顺眼了一个电话,叫一车兄弟个个带砍刀,想享受了,到酒吧去随便搂一个美女就去开房。

    可是背地里那些辛酸又能有几个人知道,很可能一些汉子刚给家里的老母亲打完电话,让她放心,这个月会按时寄钱回去供妹妹读书。

    而转身的一场街架中就被人乱刀砍死。

    现在中学生打群架致人死亡的消息都频频不断,更何况这帮身强力壮的汉子们,只是有很多时候,都被头顶上给的压力,给镇了下来,借口是为了社会的和谐与安定。

    毕竟小孩子打架,死人了也只是一个教育问题与年纪小不懂事就可以敷衍过去。

    而这种道上真出了事,就是社会管理的问题了。

    可以说,混黑的一帮汉子,每天都过着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日子。

    “好吧,那我也不跟大哥客气了,到时候该多少就是多少。”虎子听萧叶这么一说,心中微微有几分动容。

    这个大哥是真的替他们兄弟们考虑。

    跟虎子又交代了几句,让他们一定要盯紧医院那边,一旦出现意外马上给他打电话。

    之后萧叶挂了电话,逛了一圈发现压根没地方可以去。

    回学校吧,学校放假,202的几个室友都回家去了。

    自己也回家吧,肯定会被苏小妮子给赶出来。

    而虎子那头,几个兄弟们轮流看守者病房也挺忙的。

    “靠,这要是在大山里,随便找块大石头就可以打一下午盹,还有个永远不会嫌弃咱的小师妹。”萧叶忽然怀念起了山里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

    大都市比起山里的确要繁华不少,可在这繁华之下又掩盖了无尽的浮躁与虚假。

    每个走在街上的人,都藏着一张无形的面具,即便是揭开了面具也不一定能看清他们的真面目。

    “要不带个蛋糕回去认错吧,不管怎么说,毕竟她是弱势群体,不过倒是没想到,胸部居然能小到那个份上。”萧叶思索了半天,觉得不向雨晴妹妹低头不行了。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吧。

    就在萧叶从一家高端的蛋糕店里走出来,还在肉疼花了一百大洋的时候,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一阵躁动声。

    紧跟着就听见了几声尖叫,路口那边的人群如潮水般朝着四处散开。

    萧叶抬头望去,看到了一辆面包车在大马路上横冲直撞。

    车轮很明显的有一处爆了车胎,歪歪扭扭车速却飞快。

    而在面包车的身后,紧紧的跟着一辆警车,警车里还探出了一个脑袋,对着前方的面包车大喊道。

    “快停下!把人质放出来!现在束手就擒,你们还有活命的机会,等再撞死几个,你们就死定了!”

    萧叶差点没笑出声,这到底是哪个智障警察,居然能喊出这么幼稚的话。

    如果换做是自己,自己恐怕都不会停车的。

    结果定睛一看,那俏娇的模样,带着一丝英气的柳眉,不正是那个跟自己不对付的警花吗?

    “这小妞,除了身手好点,脾气跟智商都堪忧啊。”萧叶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警局那帮家伙到底怎么想的,居然把这小妞派出来执行任务。

    而就在这时候,楚霜做出了让萧叶更是惊掉了下巴的事情,她直接掏出了警用配枪,在这大街上。

    要知道大街上现在还有很多人,如果擦枪走火,一旦出现伤亡,可不是她一个警察能担当的起的。

    “擦,这小妞怕是疯了吧?”就在萧叶话音落下的时候,楚霜咬着银牙直接一枪对着前面的面包车打了过去。

    好在那警花小妞的枪法还算不错,一枪直接把面包车的另外一个轮胎给打爆了。

    一辆车四个轱辘,现在被打爆了两个,车身已经失去了平衡,在往前冲了一段距离之后,面包车司机将车停在了路边。

    很快的,车门被打开,几个凶神恶煞模样的大汉从车上跳了下来,其中两个人手中还挟持着人质。

    “都给老子站住!谁再往前跨一步,他们俩就别想要命了!”一个留着络腮胡的大汉,手里捏着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直指着人质的脑袋。

    萧叶仔细一看,那俩人质,一个中年女人,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

    主要是那个女人萧叶有点印象。

    好像是昨天去银行存钱的时候,那个女经理。

    这么说来,这帮绑匪等于是抢银行了?

    可以啊,这年头绑匪玩的都挺嗨的嘛,动辄就抢个银行啥的。

    这时候就听楚霜也举起了手中的警用配枪,冷喝道,“你们敢!把人质打死了,你们全都别想活命!”

    话音刚落,楚霜就感觉自己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扭过头去,看到了一张带着几分戏谑的眼睛。

    “你这样说话等于是在逼他们杀人质知道吗?你这个蠢货。”萧叶懒洋洋的耸了耸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