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最美女老师

加入书签
    “靠,老四,刚才那一幕实在是太帅了!特别是那一群道上混的家伙,主动对你弯腰鞠躬,还喊大哥好,连我们这些吃瓜群众都看的贼激动!以后兄弟几个都要靠你罩着了。”饭后,回学校的路上,唐正豪眉飞色舞的回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其他几个室友也都纷纷表示赞同。

    “是啊,老四你这可远远不止练过几年的程度了吧?你小子绝对藏着掖着了,要不找个时候也教教我们哥几个?随便学会几招几式,拿去撩妹稳稳的。”彭佳良也一脸激动的说道。

    “喂,老大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吧,以你的条件,完全可以请一个保镖来手把手教你练啊。”唐正豪揶揄道。

    “别闹,一般的保镖恐怕都没老四厉害。”

    本来一群人也只是开个玩笑,过过嘴瘾,不过却没想到萧叶竟然点了点头,轻笑道,“行,回头找个时候教教你们,不过你们现在才打底子的话,练起来太迟,只能稍微提升一些。”

    “靠!真的?!!稍微提升一些也够了啊!只要能撂翻一两个人,我们就满足了。”202的室友们都一脸激动的盯着萧叶。

    “如果只是这点要求的话,苦练一段时间就可以办到。”萧叶认真道。

    202的这帮室友都还算不错,为人单纯,没什么心机,挺合他胃口。

    而且下山前,家里那老头子就嘱咐过他,一个人的拳头,哪怕是再硬朗也不能掀翻一座山头,况且三个臭皮匠还能顶个诸葛亮,多交良友绝对没有坏处。

    “老四你真的太帅了!”唐正豪夸张的叫着。

    “是啊,老四我爱你!如果我是妹子我一定要给你生猴子!”彭佳良也哈哈大笑道。

    “滚!恶心。”萧叶笑骂着,张非跟在他们身后傻乎乎的笑着。

    一行人之间的氛围其乐融融。

    就在刚走进校门的时候,萧叶忽然感觉到了一股不太寻常的气息。

    他眉头一紧,诧异的扭过头去,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的年轻女人从他的身边擦肩而过,卷起了一阵香风。

    那女人看年龄约摸在二十五六之间,标准的瓜子脸,柳叶眉,皮肤白皙光滑,身材高挑纤细,行走间都透着一股优雅的美丽。

    关键是胸前那对几乎要撑开衣襟的娇嫩,随着她脚下的高跟每一次的踩地,都会剧烈的摇晃上一阵子。

    女人的出现,几乎成为了视线的焦点,让所有来往的男生目光都投放在了她的身上,不过看她眉头隐隐露出的一丝急切之色,仿佛是想赶着去完成某件事情。

    “奇怪,明明看起来只是个普通人,为什么从她身上感觉到了十二符的气息。”萧叶小声的诧异了一句,这时候就听唐正豪说道。

    “擦,不亏是咱们学校公认的最美女老师,连走路的姿势都那么优雅,也不知道哪个系这么走运,能有这样一个美女辅导员。”

    “怎么,老二你认识她?”萧叶问道。

    “不是吧?老四你连刘一涵的名字都没听说过?报考江南大学的男生,百分之九十九都知道这个名字,甚至有一部分男生是专门为了能够看到她,才报考江南大学的。”唐正豪像是看刚出土文物似得盯着萧叶。

    “这个还真没怎么了解过。”萧叶实话实说道。

    他现在关注的点并不在那个最美女老师的颜值与身材上,而是她身上隐隐散发出来的那股十二符的气息。

    “到时候你就会了解了,她可是我们全校男生的梦中情人啊,就连三大校花跟她比起来都要逊色一些,倒不是说模样身材差到哪里去,主要是她身上那股迷人的气息,简直跟吸了大麻一样,看一眼就无法自拔,而且传说她对学生还特别的温柔。”唐正豪一脸欲罢不能,看着已经走远了的那道妙曼背影。

    “靠,有你说的这么夸张吗?”彭佳良的好奇心也被调动了起来。

    “老大你是不知道……”就在202室友围绕着刘一涵展开了激烈讨论的时候,谁都没有注意到,萧叶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溜走了。

    ——

    江南大学的一处小花园中。

    刘一涵行色匆匆的走了进来,先是警惕的四处望了望,在确认没有人之后,她才浑身松懈了下来。

    松懈下来的刘一涵,浑身有些滚烫,脸颊潮红,连走路的步伐都有些跌跌撞撞。

    很显然,从学校大门到花园的这段路,她都是强撑着怕被人发现什么异常。

    “这该死的病又发作了,最近怎么越来频繁了……呼,呼……”刘一涵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她伸手解开了胸前的第一颗扣子,硕大而白皙的胸部又往外涨了几分,有着随时都要弹跳出来的迹象。

    同时,她伸手从随身携带的小包包里掏出了一个药瓶,从里面倒出了几粒胶囊,刚准备丢进嘴里的时候。

    “别吃那个药!!”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阵男人的冷喝,吓的刘一涵娇躯一颤,惊慌失措的回过头去,却发现了一个学生模样的男人站在她的面前。

    刘一涵尴尬的只想找一条地缝钻进去。

    毕竟她一向都是以温柔甜美的形象出现在学生与其他老师面前的,可是现在的她发丝凌乱眼神迷离,双腮潮红,胸前的一颗扣子还解开着,诱人的事业线狠狠挤压在一起。

    这幅放.荡的模样居然被一个学生逮个正着,她还没办法解释。

    那种怪异的病,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

    就在刘一涵想硬着头皮离开这里的时候,那个学生却大胆的走到了她的面前,不分由说的就伸手开始解她的上衣扣子。

    “啊!你……你干嘛!!你是哪个系的学生?快,快住手……”这种胆大妄为的举动差点让刘一涵晕厥过去。

    但关键是现在她的浑身都非常的滚烫,连意识都开始逐渐变得模糊,根本没有力气去反抗那个学生。

    很快的,她白色的制服上衣就被那学生解开,露出了里面的黑色蕾丝胸.罩,以及快要弹跳出来的娇嫩。

    被一个学生脱下了上衣,近乎半luo的娇躯呈现在他的面前,刘一涵只感觉自己脸都丢光了。

    “不……不要看……”她像是小猫一样的乞求道。

    “嘘,安静点,我是来救你的,对你的身体没有兴趣。”萧叶把手指放在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你这么大声喊,只会让更多人闻声赶来。”

    顿了顿,萧叶又道,“你也不想被更多的人看到这幅狼狈的模样吧?”

    看着他一脸认真的模样,刘一涵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却有一种这家伙不是坏人的荒唐念头。

    念头一出就被她强行的按压了下去。

    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那种病已经烧到脑子里去了吗?

    被一个学生扒光了上衣,就差没解开胸.罩揉两把自己的胸了。

    自己却还觉得他不是坏人。

    可是他的神情看起来那么的认真,清澈的眼瞳里也没有半分的欲.望。

    就在刘一涵胡思乱想之间,萧叶的下一个举动让她感受到了绝望。

    她被萧叶推.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