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加入书签
    凤鸾看完后只是恍然觉的她的父皇还没有死,凤鸾坐到床上,在床角敲了几下,这里是空的!

    凤鸾拉开扣环,只见里面有一块紫色的玉佩,上面一只栩栩如生的蝴蝶。旁边是一瓶红色的药水,就在凤鸾要走的时候有一把剑让凤鸾停下脚步,那是一把紫色的剑,凤鸾只是认为好看所以顺手拿住剑,当抽出剑时凤鸾失望极了,原来这把剑只是徒有外表罢了!。

    再看看药水,动作缓慢的将药水到入水里,慢慢溶解。。

    凤鸾轻轻的洗着脸,看着从脸上脱落下来的面皮,心里直打颤,凤鸾擦擦脸,望向琐曦,只见琐曦满脸的惊艳。

    琐曦不敢相信的问道“你还是凤鸾吗?”

    凤鸾点了点头,看向铜镜,也是诧异的摸着自己的脸,这还是自己吗?。

    就在这时,苏钰也冲了进来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面结巴的问道:“你~~~是谁?”

    凤鸾望着苏钰回问道:“你觉的我是谁?”。

    苏钰激动的说:“你是凤儿?”。

    凤鸾皱了皱眉:“别这么叫,让我觉的恶心!”。

    既然父皇让我重生,那么苏钰,别怪我不客气。

    “凤儿,你是不是恨我!”

    凤鸾轻笑道:“恨你,可笑你竟然说我恨你,苏钰,没有爱那里来的恨,原来我认为我以前爱你多深就恨你多深,可是就在刚刚我发现你根本就不配得到我凤鸾的恨,你懂吗?”

    从回忆之中挣脱出来的慕染不由得神色怔怔,再看向陆川之时她的面上也是复杂的神色,慕染不明白陆川忽然让自己记起的那一段记忆究竟是何故,只是她此时看着陆川面上犹如痛苦的神色,慕染甚至在那一瞬间晃神,竟然还会觉得陆川还是之前的那个陆川,他们从来都没有变过,不过也只是一瞬,慕染便很快反应过来,所有的一切,或许只是苦肉计罢了。

    “那时候你刚下了昆仑,从来不用楚慕染这个名字,也有了许多自己的身份,你当过高高在上的公主,也成过低贱卑微的影卫,只是那时候的你,总是天真快乐多一些,也好过如今的没心没肺。”陆川轻笑一声,伴着轻轻的叹气,听得慕染莫名心堵。

    “凤鸾。”她呢喃着这个名字,因为方才陆川同自己说这一段故事的时候,慕染不过当凤鸾是陆川生命里的一个过客罢了,她以为这不过是一个故事,却不想,这个凤鸾,竟然会是自己!

    而慕染,她的记忆力,却从来都没有这样的一段记忆。

    这样的感觉令慕染忽然之间开始心慌,因着她发觉自己自从来了这百年之前,竟然从许多人的口中知晓了自己之前的记忆,然而这些记忆,她自己却从未有丝毫的印象。

    就像是被人刻意抹去了一般,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陷入回忆之中的慕染此时此刻不由得神色微张,心中也是愈发惶然,虽说她此时能够清清楚楚地瞧见白夜瞳同莫依然之间的点点滴滴,毕竟如今身处白夜瞳的梦境之中,而她同阿洛不过是谁都不能发现的旁观者罢了,只是尽管如此,慕染愈发恍惚,她身旁的阿洛便是更加注意到慕染的异样。

    天真的面庞之上有一抹复杂的神色一闪而过,阿洛自然而然发觉慕染此时心中究竟是在想着什么,忽而他嘴角又似乎扯出一抹狡黠的笑意,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恶作剧。

    “慕染,你是不是想着苏钰呀?”阿洛眨了眨眼睛,赶紧的面此时此刻却犹如魔鬼,慕染心中一紧,想着这家伙总是如此,一阵见血地便指出什么,也不给自己一丝反驳的余地,她神色微怔,然而想了又想还是什么都不说出口。

    阿洛瞧着慕染如此反应,便是知道心中所想大概就是八九不离十了。

    他面上的笑意愈发的失去了原先的友善,慕染明知阿洛的心里定然是打着什么鬼主意,不过她此时此刻也无心探究,定了定神,当务之急还是随机应变,让白夜瞳改变对莫依然的看法才好。

    还是皇宫之中,眼前的莫依然此时正双手托腮,也不知道在想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些什么。

    慕染又是一愣,毕竟是她的记忆,她自然知晓那时的自己,也是此时眼前的莫依然,心中所想。

    然而接下来的一切,却是忽然叫慕染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其实莫依然只不过是大脑有些短路罢了,她总是觉得最近的白夜瞳,有些不一样……

    究竟是哪里不一样呢?

    然而,白夜瞳望着莫依然这番模样,只当她是真觉得自己如此了,心中便是愈发的气恼,转而忽然有些恶狠狠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变态一次好了。”

    说着就要俯身向着莫依然灵巧的嘴唇稳住。

    那一刻,莫依然呆若木鸡,却也终于明白了过来,白夜瞳的异常。

    她只是觉得,白夜瞳的冷漠少了些,却还是多了不同以往的额霸道。

    只不过面对这样的霸道,她心里却是五味具杂。

    没有多想些什么,莫依然忽然附和着白夜瞳,香丁在炽热的唇间纠缠着,她竟然缓缓地勾着白夜瞳的脖颈,微微闭上了眸子,既是如此,那就放纵一次好了。

    白夜瞳似乎有些惊愕,在没有人的巷弄里,他紧紧地搂着莫依然纤细的腰肢,一双炙热的手在她的身上游走着。

    “依然,依然。”他的声音是不同以往的低沉而沙哑。

    “呵呵。”莫依然只是痴痴地笑着,许久忽然说道,“我们回扬州去,从此不问世事,可好?”

    果然,白夜瞳闻此言,霍的松开了手。

    莫依然心里一沉,只是很快脸上就恢复了平静,毕竟这个答案是在她的意料之中。

    若是白夜瞳答应了,她才会觉得奇怪的吧,虽然此刻自己的心里并不好受。

    “依然,给我一点时间。”白夜瞳只沉声说道,朝纲刚刚才建立,改朝换代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不能弃齐律于不顾。

    “那一夜,你给我的,也是这个答案,不是么?”

    白夜瞳还想抓着莫依然的手的,却只被莫依然面无表情地一把甩了开,她只是冷冷地说道,“白夜瞳,我不相信齐律,从你站在他身边的那一刻起,我们早就已经形同陌路了。”

    白夜瞳只沉默不语。

    没有解释,也没有挽留。

    他只是看着莫依然就这样转过了身子,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里,也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只是他却没有看见,那样无助而落寞的莫依然。

    她走在一片死寂里,忽然觉得鼻子有些酸酸的,这个讨厌的白夜瞳,竟然又勾起了自己的伤心事!

    慕染从来不记得那时苏钰竟然强吻果真自己,那是她从来都没有的记忆,尽管此时眼前之人是白夜瞳同莫依然,慕染却仍旧没有回过神来,因为此时此刻,她脑海之中的那些画面,除了自己同苏钰的相貌,还能有谁!

    慕染忽然记起方才阿洛面上似乎不善的笑意,她测过身子对上阿洛清澈的双眸,不由得怒道,“阿洛,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在……”

    “慕染,我可什么都不知道!”阿洛此时倒是觉得冤枉了,之前白夜瞳的梦境之中因着自己的存在,害得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同慕染解释,其实他很早之前就认识了楚慕染,那时他觉得这丫头好玩,不时地也会逗逗她,后来慕染完成了任务之后,阿洛见慕染要回了昆仑山,心中失落,便再慕染离开之前删去了她对自己的记忆,毕竟他的道行要高出了慕染几百年,所以即便后来慕染也不曾知道。

    阿洛本想着这件事情还是不要告知慕染的好,怎想却是要在这样的境地还是让慕染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面上一阵红一阵白的,不过心里想想其实慕染知道事情的真相也很是不错,看,她一直只当苏钰是自己的蓝颜知己,同苏钰认识了那么多年的情谊摆在这里,可是自己,自己也是那么早就同慕染认识了呀!

    这样想来,阿洛心中忽然又豁然开朗起来。

    而慕染见阿洛否认地这么快,只当他是死皮赖脸死不承认,还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将注意落在莫依然的身上。

    而她眼前的莫依然神色恍惚地走在夜色之中,这样想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月仙楼中,华灯初上,这一刻的月仙楼,是偌大的洛城最热闹的所在,莫依然抬头看着高高挂起的牌匾,阿秀的闺名依旧屹立不倒,那价钱也比之前高出了不知道多少倍。

    她深吸了一口气,想着这些还不是要收到自己的口袋里,这样想着,莫依然的心里才好了些。

    眼神有些恍惚,莫依然一个眼神没有注意,忽的撞上了人来,一把长剑只刹那间架在她的脖子上,“走路不长眼的么?”

    莫依然动弹不得,只是看着身边一身华服的男子。

    只见面前不过是三十好几的男子,正值鼎盛之年,身高近七尺,偏瘦,穿着一袭绣绿纹的紫长袍,外罩一件亮绸面的乳白色对襟袄背子。袍脚上翻,塞进腰间的白玉腰带中,脚上穿着白鹿皮靴,只是那乌黑深邃的眼眸却分明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

    这个男子,好大的气场!

    只不过莫依然瞧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一柄长剑,只觉得两腿发软,颤巍巍就要跌倒下来一般,脸上更是欲哭无泪的表情,天哪,她不过是晃了一下神,如何就遇到了这般的主子?

    “不碍事。”然而,男子却只是淡淡含笑说道,不过她不笑也罢,嘴角上扬的时候确实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到与莫依然第一眼的印象大相庭径。

    几个侍卫这才收了手中的长剑。

    莫依然拍了拍胸口,只觉得心有余悸。

    “我倒没见过,这月仙楼里还有这般俊俏的姑娘?”没想到那男子竟然伸了手来,勾着莫依然精巧的下巴,看着莫依然的眼里更是浓浓的挑拨之意。

    莫依然可算是明白过来了,敢情这家伙是将自己当作楼里的姑娘了。

    这可不得了,莫依然只僵硬地笑着,“这位大叔,您误会了,我不是姑娘。”

    大叔?!

    没想到莫依然刚一说出口,旁边的侍卫们气得脸都绿了,就要抽出了长剑来,却被男子一把拦住。

    虽然心里暗想着究竟自己有没有这么老,他脸上却是依旧含笑说道,“那姑娘来这儿是为何,难不成是寻偷情的丈夫不成?”

    说的云淡风轻,却叫那些个附近地不由得窃笑起来。

    莫依然忽然急中生智,这才说道,“大叔多虑了,我呢,其实是这儿的老鸨!”

    此话一出,就连男子也暗暗惊愕,刚想开口寻问什么,却见人群中忽然走来了以为白衣飘飘的少年,是比女人还要美艳三分的相貌,将莫依然揽在了自己的怀中,是轻车熟路。

    男子只是含笑,“内人多有得罪的地方,还请敬王恕罪。”

    话说的轻巧,只是那淡然的语气,足以使人不寒而栗了。

    敬王只笑道,“我当这般俊俏的姑娘是谁,原来是白兄的娘子,当真是失敬了。”

    “不敢当。”男子却只留下了这句话便带着莫依然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莫依然似乎是若有所思,“他就是敬王?”

    只是她不知道,她口中的敬王此刻正站在自己的身后,注视着自己的背影,忽然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来,“这就是莫依然,当真让本王长见识了!”

    说着只是朗声大笑,拂袖而去。

    这大半夜的,莫依然来了月仙楼。

    男子不用想都知道,不是她觉得无聊了,就是有求而来。

    果然,莫依然也不含糊,一开口便是直入正题,“男子,你可还有什么稀奇古怪的花卉之类的?”

    “我哪里有这些东西?”男子却只低头品茶,只是毫不犹豫地就拒绝了莫依然的话。

    “怎么可能!”莫依然一屁股坐在了男子的面前,只眨巴着眼睛看着她,“你那个三儿,可是懂花之人呢,你肯定是要物尽其用,拿了很多千奇百怪的花朵来的,你就发发慈悲,借我一日,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