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我要摽你一辈子

加入书签
    三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许燕没告诉我租没租到房子,也没对我说啥时候搬家。这几天她不搭理我,就连睡前的“晚安”都免了。我也不敢和她说话。

    许燕头上缠着毛巾,身上穿着浴衣,坐在那个红木沙发上,一边修理脚趾甲一边看着电视。小丫在屋里安静地写作业。

    我在她跟前晃了几晃,故意挡住电视,引起她的注意,好让她说我一边去,我就能借机跟她搭讪。这个臭丫头,根本不理我这茬,看几眼电视看几眼脚趾甲。我只好在她身边坐下,还故意咳嗽了两声。没用,她那对大眼睛亮晶晶的,像夜空上的星星,一眼角都不瞭我,将一条长长的白腿伸出去,津津有味地欣赏。白白的长腿,映着灯光,不因为我的存在,那样白皙诱人。

    我忍不住溜了一眼。她的腿真美,不仅脸蛋美,腿都这么美,她的……我浮想联翩,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连忙将歪歪心眼拽回来。看着她专注的神情,我实在忍不住了,清了清嗓子

    “猪妹。”

    “哎,陈世美,啥事?”许燕的两只大眼睛一眨不眨,带答不理地应声。

    臭丫头,我不和你一般见识。我在心里骂了她一句,看看她的大眼睛,顺着她的眼光看去,发现她的眼睛盯着她的脚呢。五个脚趾头染成了黑色的,像一排大虫子趴在脚上。

    “你说你去租房子,租到没有?”

    “你说啥?”许燕的大眼睛还盯在虫子上。

    我加重了声音:“我问你租到房子没有?”

    “哎呀,坏了!”她急忙放下大长腿,转过身来看着我,一脸的惊恐:“我把这事忘了。”

    “什么?!”我有些发急:“你不是说你第二天休班去租房子吗?”

    “是呀,我本来是去租房子了,小区旁边的信息站都去了。刘护士长给我打电话让我陪她去商场,我就去了,租房这事就忘脑后边去了。”

    “还不如我去租呢,你说不用我,我才……”我看看不焦不急的她:“房东爷爷要是来撵咱们搬家可咋办呢?”

    “咋办?我也没办法,先挺着吧,房东爷爷不至于把咱们的东西撇出去吧。”许燕看了我一眼,“他来了跟他老人家好好说说,再宽限两天。”

    我叹口气:“不好说。”

    许燕捏起一根棉签,蘸了一下指甲油,伸出另一只脚,专心致志地涂起来。

    “猪妹……”看她没心没肺的样,我把话咽了下去。

    “干嘛?陈世美。”许燕不耐烦地看了我一眼,“叫我也没用,大黑天的也不能搬家,也不能出去租房子。爱看电视呢你就看电视,不爱看电视呢你就看我抹脚趾甲,不爱看我抹脚趾甲呢,你就回你的房间里睡你的觉。”

    我可不像她,心大得能从屁股掉出去,还有心思看电视?还有心思看美女抹脚趾甲?急又急不得,说又说不得。

    我站在她面前,“猪妹,还有一项议程没进行呢。”

    “今个儿也免了。”许燕眼皮都没翻我一下。

    “免啦,谢谢。”我兴奋地转身就走。

    “你给我回来!”许燕瞪着我,咬牙切齿地:“我让你高兴!”

    第二天,房东爷爷没来,平安无事。第三天,房东爷爷也没来,仍旧平安无事。一连几天过去了,不见房东爷爷来撵我们门搬家。许燕依然倒班,只要休班在家除了做饭收拾屋子,就是坐在红木沙发上一边抹脚趾甲一边看电视。小丫按部就班地去上学,放学回到家吃完饭,就安安静静地写作业复习功课。

    咳。许燕这臭丫头真能沉得住气,那几个脚趾甲有什么好修理的,还抹得黑黢燎光的,自以为很美。房东爷爷这几天没来撵我们,或许是有什么事顾不上,等事情办完了还不来呀。

    “猪妹。”

    “哎,啥事?”

    “啥事?你记性不会这样吧?”我盯着她秀美的大眼睛。

    “啥事,你倒是说呀,你这人咋这么磨磨叽叽的。”她还不耐烦了,两只大眼睛像拴在她的脚趾甲上。

    我说:“你说,房东爷爷咋没来撵咱们搬家呀?”

    许燕抬起头来,好不容易把大眼睛从她的脚趾甲上挪出来,放在我的脸上。“你傻呀,你还盼着人家来撵咱们搬家呀。”

    “我不是盼,是担心,你不去租房子,又不让我去,哪天人家来了,咱们往哪搬呀。”

    “你把心放在肚子里。”许燕看着我:“我对小丫说了,不会领她钻下水道,也不会领她住露天地。你要是跟着我俩呢,我也不会让你钻下水道,也不会让你住露天地。”

    “我说猪妹,这到底是咋回事呀?你心里有底了,我心里可没底呀,这几天课都上不好了,心里老是合计这件事。”我对她有些不满。

    “是吗,有这么严重呀。”许燕看着我,妩媚地笑了。“看你那傻乎乎的可爱样,我告诉你吧,咱们不用搬家了。”

    “不用搬家了?”我不解地看着她:“咋不用搬家了呢?”

    “你这人哪,有时候心眼来得比贼还快,有时候木头疙瘩似的咋点也点不透。”许燕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房东爷爷要是让咱们搬家,他早就来了。他到现在还不来,就是不让咱们搬家了。”

    “你就这么有把握,房东爷爷肯定不让咱们搬家了?”我真的是无可救药了。

    “猪,你真是猪!我和你前世咋能是同一只猪!”

    “不是我要的,我知道我的心眼还是模样和你都不在一个级别,是你摽……”

    “对,是我摽住你的,我就要摽住你,大傻子,我要摽住你一辈子。”许燕打断我的话,还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房子我又租下了!”

    “真的,你又把房子租下了?”我有些不相信,又有些激动。

    “是的。”许燕伸出另一条大白腿,看着那一排虫子,嘴上说:“我说第二天陪刘护士长买东西是骗你的,实际我去了房东家,向他解释清楚了,他就不让咱们搬家了。”

    我也看着那一排虫子,嘴上说:“你是咋解释的?”

    “我说,我男朋友那人挺好的,他不是陈世美那样的人,我俩从小一起长大,他能舍得不要我了吗,是我错怪了他。他从小带着妹妹挺不容易的,又把妹妹带在身边上大学,一边念书一边照顾妹妹。你老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看我的面子还把房子租给我们吧,房东爷爷就同意了。”

    “就这么简单?你几句话就搞定?”

    “我是谁呀,像你那么笨嘴笨舌的。”许燕晃着脚丫子,给我看,得意地问我:“这个颜色好不好看?”

    “好看。”我咧了咧嘴应付她,心里说黑了吧唧的,像一堆死壳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