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加入书签
    羽汵没见过的形象。

    慕羽汵走到小摊前,拿起一个蓝色的,圆头圆脑,却没有耳朵的糖人,问道:“这是什么?”

    “这个是一个很厉害的神仙,你看他胸前那个口袋,里面有许许多多的神通法器。”摊主是一个看起来极其憨厚的汉子,极为热情地向慕羽汵介绍。

    “是么?”慕羽汵拿着那只糖人翻来覆去地看,实在想不出这个憨态可掬的家伙居然是一个神仙,还是很厉害的那种。

    “是啊,传说他为了自己的这身神通,把自己的耳朵让天敌咬掉了。”

    “那他的天敌岂不是更厉害?”

    “他的天敌就是一只普通老鼠,他原来就是一只普通的猫,失去了耳朵才变得厉害。”

    第一次听说猫的天敌是老鼠的,也是第一次见蓝色的猫,慕羽汵转了转手里的糖人:“那这个神仙叫什么?”

    “多拉矮懵。”

    “哈?”慕羽汵从来都没有听过这个名字,想必这应该是异域传来的神仙吧,所以才这么奇怪,碍于摊主的热情,慕羽汵决定把这个矮懵买下来,“请问,这个多少钱?”

    摊主竟摆出一副受了侮辱的神情:“不要钱!”

    “什么?”居然还有做生意的不要钱?

    见慕羽汵被自己的反应吓住了,摊主赶紧解释:“你正好是第一千个客人,所以不要钱。”

    “第一千个?大叔,你还数这个呀?”慕羽汵环顾一周,街上虽然人来人往,却没有人在这个摊子面前停下来,“大叔,你是不是生意不好啊?你生意不好我怎么能拿你的东西呢?这个糖人多少钱啊?你不说,我可不要。”

    摊主教慕羽汵一连串的发问问得都要冒冷汗了:“额,那个,我,我生意很好的,你是这个月第一千个客人,我每个月都要送出去一个的。”

    慕羽汵还是觉得奇怪:“今天是月初,这么快就有一千人来买,看来你的生意很好呀,可生意这么好,今天怎么都会没人?”

    慕羽汵话音刚落,呼啦啦涌来一堆人要买糖人。

    摊主一边招呼客人,一边对慕羽汵说:“你看,这不是来人了吗?你拿着多拉矮懵走吧,别妨碍我做生意了。”

    直觉告诉慕羽汵这很不对劲,但慕羽汵逛街经验有限,并不能发觉问题所在,只得对她的三人跟班说:“走吧,我们接着逛。”

    刚走出没几步,入画拉着慕羽汵,指着不远处道:“公子,我们去那个摊子看看?”

    那是一个卖小玩意儿的摊子,花绳编的手链,木头刻的簪子,手帕香囊小布偶,都是不值钱,但都做得很精致的小玩意儿,女孩子都喜欢这样的小东西。

    摊主是一个看起来很精明的中年妇女,见慕羽汵一行人看向她的摊子,立刻招呼道:“这位小少爷,我这摊上的东西都好得很,又便宜,用来哄小姑娘最合适了。”

    慕羽汵笑了笑,就向那个摊子走过去,入画跟在后边,小声道:“公主,不,公子最好了。”

    女儿家的确对这些东西没有抵抗力,抱琴选了一根簪子,司棋挑了两条手链,入画抓着好几个布偶,这个看看,那个看看,哪个都舍不得撒手。慕羽汵扫了一眼,看见了一块帕子,上边绣了一对白色的蝴蝶,不由得心思一动,拿了起来。

    摊主看慕羽汵盯着那对蝴蝶,立刻拿出一堆蝴蝶形状的东西来:“这位小少爷,你看,这是蝴蝶簪子,喏,翅膀还能动呢。你再看看这香囊,这蝴蝶是不是绣得栩栩如生,这香味也很好闻,系着还能招蝴蝶。还有这团扇,这可是双面绣,世面少有,两面都是蝴蝶,一面动,一面静,多好看。”

    慕羽汵看着那团扇,无奈地笑了笑:“现在用扇子是不是早了点?我就要这个帕子就好,再加上方才她们选的那些,一共多少钱?”

    “帕子十文,簪子十五,手链两条便宜算你二十文,这布偶你买得多,我只跟你收个本,一只八文,一共一百零一文钱。”

    慕羽汵刚想掏钱,摊主忽然从摊下抱上来一个木箱子:“小少爷,你买得多,我给你一个抽奖的机会。”

    “抽奖?”

    “对,这个箱子里有字条,写的是优惠和奖品,你随便抽个上来。”

    想不到还有这么玩的,挺有意思的,慕羽汵伸手抽出一张字条,只见上面写着两个大字:免单。

    “哎呀,小少爷,您运气真好,这次就不收您钱了,欢迎下次再来啊。”做了赔钱买卖的摊主笑得一脸灿烂,亏她看起来那么精明,真是人不可貌相。

    “这怎么行······”慕羽汵打开钱袋,还没来得及拿钱呢,一群人涌上来把她们四人从这个小摊前挤开。

    饶是像入画这样单纯的,也觉得奇怪了:“公子,今天你的运气是不是太好了?”

    慕羽汵摸着下巴想了想,忽然笑起来:“我们去下一家,看看他们还有什么样不收钱的奇怪借口。”

    入画觉得奇怪,还想再问,抱琴拉了她一下:“少爷自有定夺。”

    慕羽汵往前走了两步,停在一个糕点摊前:“我不会正好是你的第一百,一千,或者一万个客人吧。”

    摊主尴尬地笑了笑:“那,那自然不是了······”

    “你这边也不会买得多就免单吧?”

    “呵呵,小本生意,不会的。”

    “那好。唔,我看看,这个桂花糕来一份,豌豆黄来一份,米粿也来一份。”

    “这位公子,您也太不小心了,看了看就要买,万一我做的糕点不合您的胃口呢?”

    还有这样做生意的?慕羽汵瞪大了眼睛问:“那要如何?”

    “来来来,您试试,随便试,试过再决定要不要买,多吃一点啊。”

    还能这样?慕羽汵算是懂了,难怪她从刚才出门就觉得总有一些若有若无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等她仔细去找,偏偏又找不到。现在她敢肯定,这整条街都有问题!他们一定都是娘的旧部,听说自己回来了,全都赶来围观了,自己又不是猴子,也没有三头六臂,有什么好看的!

    慕羽汵气呼呼地往前走,身后的糕点摊主急了:“小小姐,您不吃点么!哎呀——”说漏嘴了。

    慕羽汵回头瞪他一眼:“不吃!”

    “话说那孙悟空,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一眨眼就到了观音跟前······”

    慕羽汵走到一座茶楼面前,停下脚步。茶楼内,说书人正摇头晃脑说得起劲,台下的观众也听得津津有味。慕羽汵站在门口听了会儿,的确是很精彩的故事。临时弄个小摊可以,总不能一口气变出个茶楼吧?

    “走,本少爷今天请你们喝茶听书。”慕羽汵兴致高昂地把手一挥。

    一进茶楼,小二就殷勤地迎上来:“客官可是要听书啊?”

    慕羽汵点了点头:“是啊,还有没有好一点的位置?”

    “有有有,客官这边请。”

    慕羽汵本以为的好位置只是靠前一点的位置,可是,第一排正中央,这位置也太好了吧?

    慕羽汵愣着不坐,小二小心翼翼地问:“这位客官,请问是不是对这个位置不满意啊?”

    不满意,这还不满意,开什么玩笑。慕羽汵难以置信的问:“这么好的位置,怎么会没人坐?”

    “哎呀,客官您运气好啊,前一位坐这位置的客人刚走,您就来啦。”

    慕羽汵忍不住问:“你是不是认识我娘?”

    小二神色茫然:“我应该认识吗?”

    慕羽汵舒了一口气,暗道自己这次应该只是纯粹的运气好了,于是拉着抱琴三人坐下。

    “客官,您喝茶么?一壶十文。”

    “好,来一壶吧。”

    等小二把茶端上来,慕羽汵着实吃了一惊,这是可以媲美贡茶的上上品碧螺春,居然卖十文!更让慕羽汵难以接受的是,小二居然上了好几盘点心果子,说是点茶水附赠的。哪家茶楼这样做生意不会亏死的?

    慕羽汵狠狠一拍桌子:“你还说不认识我娘。”

    小二吓得一抖:“小的,小的真不认识啊,是上头交代,要照顾好您这位贵客。”

    想不到娘亲手下还真是能人辈出啊,慕羽汵算是没了玩的兴致,打道回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