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二十八章 弑君7

加入书签
  盛喧帝没有错过皇后眼中极其复杂的变幻,他凝聚最后的力气,继续说道:“传朕的旨意,让老安国公监国,密不发丧,等福王回来继位。”
  皇位忽然明白了。
  皇上在托孤。
  她情不自禁地一边流泪,一边对盛喧帝说道:“皇上你好好的,咱们一起等福王回来......”
  盛喧帝打断了皇后:“杀了顺王,平息混乱。”
  盛喧帝还想跟皇后多说两句,可惜他的眼皮子撑不住了,他挣扎着说出了最后一句话:“朕唯一能托付的只有你了,朕欠你的......”
  盛喧帝痛楚地呼出一口气,没有说完最后几个字,闭上眼睛张开嘴,嘴角溢出殷红的鲜血,倒在皇后身上没了气息。
  盛喧帝驾崩。他闭上眼睛溘然长逝,不愿意看见他留在身后的乱局。
  惟愿他替皇后赴死之后,能用他们父子四人的性命,换取神仙门派的忌惮和安国公府的忠诚,保住申国的天不被颠覆。
  皇后伸手抱住盛喧帝,神色复杂地悲戚道:“皇上!”
  皇后的双手从盛喧帝的后背上,沾染上黏糊糊的血液,她抬起左手,在泪眼中看见满手的鲜血,忽然明白盛喧帝倒在她的身上,是为了救她......
  皇后悲从中来,她再次抱着盛喧帝,悲痛欲绝地悲泣道:“皇上,你不欠臣妾的!臣妾不要你还债啊!!”
  皇上都活不下去了,她如何能在群敌环伺中保住性命?她何德何能能替皇上保住江山,等福王回来继位?!
  皇后的天都塌了!!!
  她放声痛哭,放肆地沉浸在悲痛之中,等着有人来取她的性命,跟皇上一同赴死。
  她不相信,以她一介妇人,手无缚鸡之力,能够在敌人的残杀中活下去。她唯愿速死,不要在临死前被人凌辱,丢了皇家最后的颜面。
  皇后惊恐悲愤的鸵鸟心态,让她错过了身旁正在发生的一切。
  就在她的身旁,钱大监伸出右掌,“啪”一声跟罗英英的左手对了一掌,没有试图用伪先天三境的境界击伤罗英英,反倒顺着罗英英的力道,顺势向着他左侧的方向,向着贾长远的方向掠去。
  贾长远一击得手,也不管有没有杀死帝后,他在空中没有半丝犹豫,从头上抽出自己的玉钗,射向盛喧帝床榻前脚踏板上,最左侧小方几下的正方形空位。
  他不等玉钗落地,人在空中一个转身,也向着顺着玉钗射去的方向扑去。
  他如愿以偿地听见“夺”一声闷响之后,脚踏板下方传来轻微“咔嚓”声,脚踏板忽然升起三寸,向着床榻后方滑去,露出下面黑洞洞的暗道。
  贾长远和钱大监大喜,暗道打开生路就在眼前,明王果然没有骗他们。
  钱大监在空中伸手,向着半空中显出颓势的贾长远推去,贾长远借机调整方向,加速向黑洞众落去。贾长远得了钱大监相助,没有忘记反手拖住钱大监猛地一起向下落,帮助钱大监避开后方追击的符纸。
  眨眼之间,两人一起落进洞开的暗道中。
  罗英英飞出的符纸一击落空,她飞身而起紧跟而上,也想要紧跟着落进黑洞中,周怀安紧急在远处叫停:“穷寇莫追!明王身上有剧毒赶紧罩住他!!”
  罗英英硬生生在空中一个翻身,右手中捏紧的符纸,天女散花封堵住床榻前的黑洞,预防贾长远和钱大监落下黑洞之后,逃窜之时反手用暗器算计他们。
  她左手刷过储物袋,一个玻璃罩子顺着她左手的方向,带着风声罩向明王。
  周怀安一边向这边飞掠,一边急声提醒:“一个罩子不够,不能让他右手的毒药飞起弥漫杀人!”
  周淮安也是着急了,他距离明王至少还有十丈的距离,罗英英若是处置不当,等他赶到,殿里的人,只怕都保不住性命了。
  况且他还有其他的担心:“割断地上的绳子,不能留下一丝空隙。”
  “轰”一声巨响,玻璃罩子落地罩住明王。
  罗英英翻身落地,双手接连挥动,四个玻璃罩子紧跟着脱手飞出,罩住明王身旁的四周方位。她用暗器割断明王身旁的绳子,再用灵石打入地面中起阵,把明王四周的地方笼罩在阵法中,彻底封锁起来。
  罗英英一连串的动作行云流水,赶在周怀安飞身而至之前,让阵法的嗡鸣声响起来,堪堪做完了防护。
  她对着周怀安抱歉地传音道:“周师叔,是我一时不察,让人逃走了。”
  周怀安没有责怪罗英英,他沿着罗英英设下的防护阵法绕了一圈,发现没有遗漏之后,庆幸地松了一口气。
  周怀安抬手止住罗英英继续说话,他扬声对赵育儒传音道:“老赵,你那边还有多少人能用?”
  赵育儒身在寝殿的深处,对他们远远地传音道:“还剩下最后五人没有探查,估计能用的人,不超过十人。”
  周怀安也跟赵育儒交底道:“我这边先天之上的人手,还能一战的只剩下九人。我们要赶紧去西门。”
  赵育儒答应道:“多给我两盏茶时辰,咱们一起出发。”
  周怀安这才放下手,停在罗英英身旁,对她传音入密道:“走了两个也好。”
  “我用银针封住了明王的人,不会再像明王三人一样有危险。你留在这里,万一西门失手,明王的人最多留一人。你带着皇后逃出皇宫。”
  周怀安已经预料到了最坏的情形。
  寝殿中只剩下二十来个先天高手能战,对上西门四十五个伪先天,哪怕伪先天全都是先天一境,他们也有可能落败。
  他对罗英英吩咐道:“去让皇后明白情势,不要让她拖你的后腿。”
  周怀安的目光落在明王和英王的玻璃罩子中,只见淡红色的粉尘覆盖之下,明王和英王裸露在外面身体,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
  罗英英顺着周怀安的目光看了一眼,当即转身飞掠向盛喧帝的床榻。
  她谨慎地多看了一眼床榻前的脚踏板,短短的片刻之间,脚踏板已经恢复原状,除了贾长远插在脚踏板小方几下的玉钗,格外突兀而显眼之外,别无其他的异样。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罗英英不明白,盛喧帝刚才为什么不用暗道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