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联合

加入书签
  来自大明的妆容席卷西班牙半壁江山,甚至被前来做客的哈布斯堡贵族带回奥地利。
  没人能拒绝这些更加健康、更有魅力的化妆品,但事实上真正掀起风潮的原因与健康无关。
  这个时代绝大多数化妆品都有相同的样子,甚至大明的香水与阿拉伯人的香水都同根同源,只不过在宋朝使用蒸香方式而已。
  但大明的化妆品都秉承着来自东洋军府的经商理念,但凡要卖出国境的东西,就一个字,贵。
  看着贵、用着贵、卖的自然也贵。
  这事甚至已经不需要陈沐专门过问,来自景德镇的窑厂主是东洋大臣最忠心的拥趸,过去以诚为本的工匠从没想到窑烧出制式器物能卖到那么高的价格。
  现如今,他们承包了一切卖出海外高端货物的包装,粉底盒,瓷的;香水瓶,瓷的;首饰盒,瓷的;任何东西都要是瓷的。
  甚至在噱头上都要有最顶级的理念,粉底瓷盒要用上最新的青花五彩,上绘福船、鲨船、六甲舰。
  小小的香水瓶,上面也要有顶盔掼甲的大明军士才好。
  他们是最吃国力红利的行业,早年间还有欧洲贵族家庭通过东洋军府向他们定制一些纹章瓷器,如今那些纹章瓷器已经不时兴了。
  卖的最好的,是大明民户生息图、军兵演武图、军官戎装图、文官常服图,不过除了百姓的民户图,其他三类图套瓷需要有北洋军府开具证明才能卖。
  窑厂主也知道自己的东西为何卖得好,还能因为啥,就因为他们的东洋旗军能打,把人都收拾服帖了,自然就喜欢上他们的东西。
  因此不留余力。
  不过在如今的英格兰,下至黔首、上至王公,皆未能感受到大明风潮的魅力。
  伦敦北方九百里的诺森伯兰郡,阿尼克城堡中,女王伊丽莎白在堡垒中烦躁地走来走去,时不时气得跺脚,还会用赶路中生了铁锈的剑刺向厚重的挂毯。
  她的烦躁并非源于战略事态,事实上在英格兰,都铎王朝的局势正在变好,苏格兰王国的军队正源源不断地穿越边境,在阿尼克城堡短暂集结后开向南方。
  说来讽刺,当英格兰在岛上空前强大时,北方的苏格兰王国坚决不愿被英格兰吞并,可当英格兰衰弱之时,合邦的提议被快速通过了。
  他们简单地决定了苏格兰国王詹姆斯·斯图亚特作为伊丽莎白的继承人,宣布其母无罪,并将在伊丽莎白百年之后成为联合王国的国王。
  这样的决策使得苏格兰六大贵族动员三万军力倾巢南下,甚至通过交涉从法兰西王国召回了超过六千名苏格兰武士。
  那些受法兰西王室供养的苏格兰卫队多为早年苏格兰国王模仿英格兰长弓手招募、训练的好手,当苏格兰国王死去,这些卫士受法兰西雇佣,成为保护凡尔赛宫的王室卫队。
  法国人也不愿见到大明从南北两面钳制他们,因此很轻易地就放这些苏格兰人回国,而且还为他们配置了欧陆最好的板甲。
  苏格兰长弓手回到家乡,统统被国王奉为精锐作战力量,甚至派遣征召兵为他们携带长矛与长弓及近战兵器。
  但这样的好局势并不能缓解伊丽莎白的烦躁不安。
  因为伊丽莎白没有化妆品。
  十二年轻,伊丽莎白染上天花,后来虽然病好了却在脸上留下许多狰狞可怖的疤痕。
  这些年她一直依靠从威尼斯进口的铅粉及大量含砷、汞和铅粉底、口红来覆盖自己的面部与身体。
  这些东西让女王食欲不振、精神衰弱、失去健康,越来越容易陷入烦躁不安与没来由的悲伤之中。
  症状在快乐时会得到减轻,但当人的心理压力过大,一切都将如同洪水猛兽般爆发出来。
  此时此刻,身居阿尼克这座为防止苏格兰人入侵而修建的城堡中,每日每夜看着大量苏格兰人经此南下,毫无疑问是伊丽莎白有史以来心理压力最大的时候了。
  更别说还有数不清的消息不间断地涌入耳朵,那里面有谣言也有真相,没人能清楚区分发生在几百里外的事情究竟是真是假。
  女王的亲信异国大臣杨高一直尽自己作为忠臣的使命,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警告女王和领兵将领,他们面对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对手。
  ‘明军能携带三日干粮,两日奔袭三百里,一旦军队进入其三百里范围将不再安全。’
  ‘明军的斥候会越过前线上百里进行侦查,千万要小心。’
  这些话说多了,只会令人恐惧与厌烦——在英格兰的战争中没人能两日奔袭三百里,更没有侦察兵能越过前线上百里去进行侦查。
  这是他们闻所未闻的东西,如何去对抗?
  人们都认为杨高这是在蛊惑军心,后来就把他关进阿尼克城堡的地牢里了。
  只是女王迟迟没有下达处死杨高的命令。
  她很担心,过往的情况向她展示了杨高对她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一切建议都是对的,甚至还有那些预言。
  他预言了南安普敦的暴风、莱斯特伯爵的暗杀、爱尔兰的粮食短缺与叛乱,要求女王离开伦敦。
  如今伦敦果然被明军攻陷,如果不是她离开了,现在被困在伦敦塔里的就是她了。
  这一切都证明了杨高是个大忠臣。
  最关键的还是从来都没有大明探子找上杨高。
  即便到现在杨高被关在牢狱里,还一定要求女王命令前线军队向前推进三百里,后军阵地至少也要在一百里外的泰恩河畔设立防线,防止明军突袭。
  但直至苏格兰军队兵分两路进驻兰凯斯特与约克,依然没见过明军的踪迹,反而是从海上有经历九死一生的商船带回沙俄的消息。
  他们说沙俄失去了出产毛皮的能力,在乌拉尔山东部遭遇到非同一般的军队袭击,经过描述,女王非常确信,商人说的那支军队是明军。
  红帽子和蓝帽子,这世上还有其他任何人穿戴这样的奇装异服吗?
  紧跟着,驻守在南方约克的莱斯特伯爵传回消息,派往南方向伦敦挺进的苏格兰军团已经与明军交战,似乎明军向伦敦加派了更多援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