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怒火

加入书签
  姜贵妃眼看着皇上的背影消失在眼前,大殿中一片静寂,所有人仿佛都被惊住了,九皇子先回过神,他走回姜贵妃身边,伸手拉扯了姜贵妃的袖子。
  父皇这是怎么了,九皇子不知晓,他刚刚哪点做的不对,他也想不明白,但一个在宫中长大的五岁孩子,却深知父皇对他们母子的宠爱非常重要。
  姜贵妃半晌才伸出手缓缓地抚摸着九皇子的肩膀,轻声地道:“前朝后宫出了不少事,你父皇心中烦乱,你不要去打扰父皇。”
  九皇子点了点头。
  姜贵妃看向周围,此时她恢复了往日尊贵的神态:“今天进出永春宫的人一律不准离开,尤其是碰过那糕点的人……”
  姜贵妃话还没说完,就听到皇帝冷冷地呵斥道:“拖下去杖毙。”
  姜贵妃后面的话顿时吞了进去,只看到一个宫人被拖拽了下去,宫人不停地求饶:“皇上开恩,奴婢再也不敢了,奴婢再也不敢了。”
  行刑就在院子里,惨叫声响彻在整个宫中。
  姜贵妃身边的内侍打听到消息:“那宫人在屋子里乱叫,说是德妃娘娘没气了。”
  皇上打死这宫人与案情无关,只是因为她说错了话。姜贵妃眼睛忍不住一跳,仿佛被一盆冰水从头倒灌而下,皇上在她面前从未如此失态过,皇上不是并不在意德妃吗?这后宫是她这个贵妃被皇上独宠。
  姜贵妃的手微微颤抖着,她向内殿中看去,她准备仔细去找到答案,看个清楚。
  内殿里。
  皇帝抱着虚弱的德妃,龙袍上沾了德妃吐过的污秽,他伸手轻轻地拍抚着德妃的后背,德妃闭着眼睛,没有一丝力气说话。
  太医紧张地为德妃诊脉,他能看得出来,如果德妃有个闪失,太医院前来诊脉的人全都活不成了。
  皇帝目光阴沉地盯着太医:“德妃是中毒?中的什么毒?”
  太医说不出来:“以德妃娘娘的情形,应该是类似……类似野葛根又叫山砒霜,也有可能是其他东西,不过微臣已经用药催吐,又开了方剂……”
  “德妃有没有事?”皇帝没有听太医说完话厉声道。
  太医不敢说,这样的毒谁也说不清,每个人都不同,有人服用会死,有人就能活下来。
  “还要治治看……”太医擦着额头上的汗水,“最好能拿到那种毒药。”
  皇帝看向黄昌:“将所有人押起来审问,朕要找到那毒药。”
  黄昌应了一声,看向身边的内侍。
  皇上要毒药,他们就必须要将东西找到。
  姜贵妃宫中的宫人和内侍都被带了出去,有些人见到这样的阵势已经哽咽地掉下眼泪。
  姜贵妃站在门口看清楚了这一幕,皇上神情扭曲狰狞,一双眼睛中仿佛有两簇火苗在燃烧。
  皇上如此的失常。
  姜贵妃手指收紧,皇上心中此时只有德妃,根本没有想到那毒药差点就被九皇子吃进去,如果换做是年幼的九皇子,现在说不定已经没了。
  姜贵妃胸口燃起一把火,有种被愚弄的感觉,她被骗了,这些年因为独宠承受的诟病就像是一场笑话。
  皇上是故意的,故意用她们母子来对付魏家,对付大周那些老臣和名门世族,让她以为皇上是在为她和她的儿子铺路,其实皇上另有打算。
  她在前面披荆斩棘,有人在后面只能着收获。
  姜贵妃不敢却深想,生怕那些想法铺天盖地将她整个人湮灭在其中,但她又不能不去想,皇上废太子的时候没有半点犹豫。
  因为皇上就没打算让她的儿子承继皇位,这打击让她猝不及防,几乎承受不住,如果是平日里足智多谋的姜贵妃,面对这样的情形她应该退到一旁不再说话。
  可现在她也是去了往日的聪慧。
  “皇上,”姜贵妃道,“那毒是下在栗子糕上的,九皇子喜欢吃栗子糕,这毒是冲着九皇子来的,请皇上为九皇子做主,找出下毒之人。”
  姜贵妃说完,感觉到皇帝那两道凌厉的视线落在她身上,目光中没有了往日的体贴和深情,其中饱含猜忌和恼怒。
  皇帝冷冷地道:“你想说什么?”
  姜贵妃不知为何,眼前这张熟悉的脸上看到了厌恶,就像是被人在胸口重重打了一拳,让她喘不过气来,她脑海中一片混沌,麻木地道:“皇上,那些糕点是德妃宫中的,又是由德妃拿出给各位皇子和公主的,如果当时皇子和公主们都服用了这吃食,皇上可想过会是什么结果吗?”
  姜贵妃看着趴在皇上怀中的德妃:“那就真的是天大的祸事了,真是那样的话,德妃难辞其咎。”
  怀中的德妃面若金纸,呼吸急促,不知承受着多大的痛苦,贵妃却还在动心思,想要将罪责怪在德妃身上,皇帝眯起眼睛。
  这一刻姜贵妃感觉到了一抹杀机,脸色不由地一变。
  就在这时,黄昌进门道:“皇上,德妃娘娘身边的宫人招认了,是她下了毒,从她身上搜到了一只纸包,里面还有药粉残留。”
  太医听到这话立即前去查看那毒药,药粉没有什么味道,闻着竟然有股微甜的气味儿,这就是为什么撒在栗子糕上没有被察觉。
  太医没有辨别出到底是什么药,但仿佛也只有毒根、山砒霜之类才会有德妃这样的症状。
  “皇上,”太医哆嗦着道,“要不然再用一遍麻油吧!”用麻油灌下去,让人呕吐,兴许能再排除些毒素。
  皇帝虽然舍不得,但救下德妃性命要紧,他点了点头算是应允了太医的要求。
  “德妃娘娘,”太医上前道,“一会儿灌麻油难免难受,您可要忍着些。”
  黄昌命宫人上前扶起了德妃,太医立起了屏风。
  不一会儿功夫屏风后传来德妃挣扎的声音。
  皇帝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屏风,半晌才咬牙切齿地道:“那下毒的宫人呢?将她剥皮抽筋,审出她是受了谁指使。”
  皇上没有吩咐黄昌也会让人这样做,眼下抓住真凶最重要,让真凶逃脱,皇上的怒火就会烧到更多人身上。
  静等了片刻,黄昌将一个血淋淋的人提到侧室中,皇帝亲自讯问:“是谁?”
  那宫人不过二十几岁年纪,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她抬起头虚弱地道:“是……皇后娘娘让奴婢做的,想要害死九皇子,嫁祸给德妃娘娘,这样一来贵妃娘娘就会为九皇子报仇。”
  两败俱伤之后,得利的就会是皇后。
  皇帝听到这里大喊一声:“这个贱人。”
  皇帝刚刚骂完,就听到殿外有人道:“皇帝在骂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