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梦仆

加入书签
  “它看上去味道应该不错。”梦魇之主眼睛在放光。

  “你是指梦还是指其他?”白烨问道。

  “当然都可以。”梦魇之主幽幽道。

  “让我思考一下。”白烨说道。

  这只鬼老槐是现如今斗兽场的吸金利器。

  哪怕他不怎么离开白家堡也知道一只领袖品质的黄金级魔物价值几何。

  一些小家族购买一只会伤筋动骨大出血,而对白家来说一只领袖品质的黄金级魔物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因为御兽的品质分为普通品质、精英品质、领袖品质,以及更上层的王。

  精英品质是数十挑一,那领袖品质就是万里挑一。

  而且这万里挑一还不一定准确,这只是一个大概的界限。

  越是弱小的种族诞生领袖品质的几率就越小,越是强大种族诞生领袖品质的几率就越大。

  “如果要拿下它价格应该不会低,就算是我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所以我要知道它能给你提供多少养分?我不怕付出,只担心付出没有回报。”白烨问道。

  察觉到了御使的为难,梦魇之主嘿嘿怪笑,“不需要你购买,只要能够让我见他一面就好,实在不行可以托人将这个东西带到它面前。”

  梦魇之主嘴巴张开,吐出一枚灰色的珠子。

  吐出这枚灰色珠子后它的气息似乎有些萎靡。

  “这是什么?”

  “蕴含我梦魇之力的珠子,只要带到目标附近就能侵蚀它,日积月累下慢慢就能进入它的梦镜。”梦魇之主说道。

  “这样的话我可以去多找一些品质不那么高的黄金级的魔物或者御兽,品质低一点的我可以多找几只。”白烨说道。

  如果只是需要高等级的魔物,并一定要这只鬼老槐。

  “不一样,品质越高的魔物提供的梦就越精纯,一只能远胜数十只。”梦魇之主犹豫了一下,补充道:“更重要的是如果能够在梦中完全解析它,我能在我的梦里创造出梦仆。”

  “梦仆?”

  “梦仆能在我的梦镜里发挥出等同于现实的力量。”

  “梦仆分为两种,一种是被我解析创造的梦仆,它的力量被恒定在被我创造的那一刻。另外一种是可以自行修炼突破的梦仆,我更愿意将其称为梦使。”梦魇之主放开了话匣子。

  “对本体有没有什么影响?”白烨心底有些想法。

  “被我解析后就会变成我的‘种子’,只要它一死亡,就会自动沦陷永远的进入我的永恒梦镜,而且无法通过其他手段复活。”梦魇之主歪头看向白烨。

  “所以我没有解析你家人的御兽的想法,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同意的。”梦魇之主嘎嘎怪笑。

  白烨默然。

  心底的念头打消。

  “我现在发挥的实力有限,所以当然要选择同等级下战斗力强一点的。”梦魇之主说出了为什么要选择鬼老槐的原因。

  “可鬼老槐也不是最强的,同等级下比它强的还有不少。”白烨沉吟。

  可这不容易寻找。

  苍茫野外,魔物繁多,自己在野外去寻找同等级下品质比鬼老槐还要更高的魔物,那最低也是王者品质。

  在野外想要找到王者品质的魔物,比中彩票的几率还要小。

  要说最容易找王者品质的魔物御兽,倒是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

  那就是各大青年才俊的排行榜。

  各种高手的排行榜。

  成名已久或者新兴的天才他们的御兽品质肯定不会低。

  白烨若有所思。

  他似乎有了一个想法。

  越是思索越觉得可行。

  “你的这个珠子有没有范围限制?”

  “现在的话覆盖这座城市勉强可以,珠子就是媒介,只要媒介离我不是太远就能将其拉入梦镜。”梦魇之主说道。

  “那就好。”白烨低声说道,“你的这个珠子能不能通过某种方式附着在画上?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梦魇之主瞪大了鸟眼。

  脸上笑容逐渐扭曲。

  “你这个人类好奸诈,不过本大人喜欢。”

  “那些天才就喜欢附庸风雅,只要我能成为一名天才画家,想要收藏我画的人肯定不少吧,再控制筛选一下售出的渠道和阶级......我的画落在他们手中的概率就会大大提升,这样就算我没有和他们接触,但只要我的画和他们有了接触,你就依旧可以将他们拉入梦中......”白烨低声喃喃。

  他从兜里取出烫金的名片。

  看着上面陈意夫三个大字。

  忍不住微微一笑。

  踏入画家的这一步还需要你帮忙呢。

  “不过想要成名并且将画流传出去需要时间,现在就先解析这只鬼老槐吧。”

  白烨按下冲水马桶,然后闭合水龙头从卫生间出来。

  “张叔,我想去见见那只鬼老槐,我只是单纯对它有些好奇。”白烨对张管家说道。

  ...

  “少爷小心,虽然斗兽场有高手坐镇,但毕竟离得太近...魔物的脾气反复无常,你们一定要小心。”管事满脸愁容的在前面领路。

  要是出现了什么意外,自己饭碗掉了都是轻的。

  但他也不敢拒绝。

  白枭和张管家一前一后将白烨保护在中间。

  穿过过道,前面是一个密闭的大厅。

  管事掏出一把钥匙,然后打开门锁,哐当一响。

  门锁打开,十米高的铁门伴随着吱哑的低鸣徐徐打开。

  管事很懂事,打开门后就站在门外背对着大厅,张管家也跟着一起在外面停下脚步,只有白枭跟随白烨一起进去。

  他知道什么该看什么不该看。

  向内走了十几步,四周的墙壁全是鳞片状的墙砖。

  空气有些沉闷。

  在大厅中央。

  鬼老槐静静矗立在原地,如果不是刚才在斗兽场见到了它的动静,一般人恐怕会将其认作一株普通的槐树。

  白烨站在原地,抬头望着安静的鬼老槐。

  他从怀中取出一个灰色的玻璃球然后对着鬼老槐丢去。

  灰色玻璃球落在地面破碎,化作一阵灰色的烟雾散去。

  鬼老槐依旧没有反应。

  白烨驻足目视良久,然后转身向回走去。

  “走吧。”

  白枭什么都没问,什么也没说,只是跟在弟弟身后。

  当白烨离开不久。

  重新恢复安静的大厅里。

  鬼老槐轻轻抖动舒展树枝。

  它的枝节还有枝丫的末梢鼓起一个个小包,小包从无到有逐渐生长裂开,从里面生长出一片片翠绿的嫩芽。

  不多时,光秃秃的树枝上长满了新的树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