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断骨重生

加入书签
  “天气怪冷的,葛老喝杯茶吧。”叶寒枝让人葛老看茶,葛老转过身没好气道:“不喝!”
  不喝就不喝呗。
  叶寒枝也不在意,让人把茶撤走,这下葛老更不高兴了,他大老远跑到叶府来,连口热茶都不给他喝一口,真是,恶毒!卑鄙!
  “你今天要是不把那东西还给我,我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叶寒枝看着葛老那一副被人欺负了的样子,心情总算好了些,她道:“我并没说不把‘卖身契’还给你。”攫欝攫欝
  “哼!”葛老转过身来看向叶寒枝,“那为什么我办完了事情,东家的哥哥却不肯给我了?”
  叶寒枝笑了笑:“当初葛老你因我救了你一命,为报恩答应留在回春医馆五年,如今我又给了你机会让你可以向你的孽徒报仇,不知这算不算得上是一份恩情呢?”
  “……”葛老犹豫了一会儿,给他机会报了仇这件事确实算是有恩,“勉强算得上吧。”
  “那好,既然葛老都说算,那我便当它是一份恩情了。”叶寒枝道,“如今我想用这份恩情换葛老再在回春医馆待上三年,不知葛老愿意不愿意?”
  葛老愣了一下,他怎么感觉事情不太对呀,反应了一会儿后葛老终于明白自己被叶寒枝给绕了进去。
  “你你,你又算计我?!”葛老气的瞪大了两眼,两撇小胡子被吹得飞起,十分好笑。
  挽竹和柏雪忍不住偷偷捂住嘴笑,被葛老瞪了一眼后勉强收住了。
  叶寒枝忍住笑,道:“这可不算算计,不过葛老难道想做个知恩不报的小人吗?”
  “谁说小老儿我知恩不报的?!”葛老跳了起来,他这下是来了脾气,他这人最讲究有仇报仇,有恩报恩的,叶寒枝竟敢说他知恩不报?
  “那这么说来,葛老是答应了?”
  葛老白了叶寒枝一眼,道:“当然答应了!”
  “好,那‘卖身契’暂且就不还了,还了还得再签一份,太麻烦。”
  “你你……”葛老吃了哑巴亏,指着叶寒枝道,“你太狡猾了!”
  叶寒枝不置可否,她这应该不算狡猾吧,顶多算是有些聪明。
  “说了这么久,葛老也渴了吧,柏雪,快给葛老斟茶。”叶寒枝面不改色,柏雪赶紧给葛老斟茶,葛老这次没有拒绝,只是仍不想看见叶寒枝,喝茶也是端过去转身坐着喝的。
  叶寒枝笑了笑,道:“其实这次我让人请葛老过来,是想让你给一个人治伤的。”
  葛老放下茶杯,气呼呼道:“不去!”
  “不去?”叶寒枝道,“那我只好在‘卖身契’上多加一年的时间了……”
  “你你,你简直太可恶了!”葛老站起来拿着药箱问,“还不带路?!”
  叶寒枝给玲珑递了个眼色,让她在前带路,她和葛老跟在后面。
  到了华阳居外,里面灯火通明,家丁丫鬟们乱做了一团,甚至隐隐还能听到齐氏的哭声和叶舒影骂下人的声音。
  叶庭站在院子里,神色焦灼。
  叶寒枝带着葛老往华阳居里走去,被叶庭看见,葛神医可是齐念的师父,医术之于齐念,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有葛神医来医治叶墨书,他的伤一定能好起来。
  叶庭连忙走过去寒暄:“葛神医大驾光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啊!”
  葛老愣了一下,他回头看了眼叶寒枝,这位叶丞相说话怎么这么……难受?
  叶寒枝面色平淡的叫了声“父亲”,然后再无其他言语。
  葛老又见叶寒枝没什么反应,只得回身回应叶庭:“丞相大人客气,客气……”
  “葛神医医术高超,您能为了犬子特意过来一趟,叶某感激不尽,有您出马,犬子的伤总算是有救了。”
  他在说啥?难道东家让自己医治的人就是里面那位?
  葛老又转头看向叶寒枝,想问她话,可叶庭看见叶寒枝那副什么都不在意的脸就有气,他板着脸对叶寒枝道:“阿枝,为父和葛神医还有要事,你先回去吧。”
  “回去?”葛老道,“东家,你不是让我来给人看病?怎么又要走?”巘戅叮叮小说巘戅
  “东家?”叶庭眉头深深皱起,葛神医竟是替叶寒枝办事的?
  叶寒枝道:“葛老,我请你来就是为了大哥,你且进去看看。”
  “哦。”
  葛老和叶寒枝一起往华阳居里叶墨书的房间走去,根本无视叶庭,叶庭心中有气,只是此时只能暂且按下跟在他们身后一起进去了。
  一进房间,葛老就皱了皱眉头,什么乌烟瘴气的地方,闷得慌!
  齐氏守在叶墨书的床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看见叶庭过来,立刻扑过去寻找依靠:“老爷,书儿,我们的书儿可怎么办啊?”
  叶庭拍着齐氏的肩膀柔声安慰道:“好了,书儿会没事的,嗯?”
  或许是叶庭的话起了作用,齐氏果然哭的没有那么厉害了,只是眼泪还是在不停的往下掉。
  葛老看着这个与在外面截然不同的叶庭,忽然起了鸡皮疙瘩,这人腻起来的时候真是有些隔应……
  叶庭一边替齐氏擦眼泪一边说道:“阿枝请了葛神医来医治书儿,书儿一定会好起来的,你呀就别担心了。”
  齐氏沉浸在担心与叶庭的温柔中,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只听到说请了大夫,她点点头,离开了叶庭的怀抱,可一转身就看见叶寒枝也在,脸色骤然一变。
  叶庭看向葛老:“葛神医,犬子如此……全靠你了。”
  葛老先看了一眼叶寒枝,然后才道:“丞相大人先不必谢我,是叶二小姐请小老儿来的,要谢也是她谢,再说治不治的好也还另说,你谢小老儿谢早了!”
  葛大夫说话也是不客气,叶庭有些尴尬,齐氏更是不满,可葛神医的事她也听说过,为了书儿,她只能隐忍着没发火。
  但是叶舒影就不这么想了,叶寒枝与他们如今算是撕破了脸皮,所有的和睦都只不过是在父亲面前粉饰太平罢了,可难保叶寒枝不会趁机对大哥做些什么。
  “不可以!”叶舒影挡在叶墨书床前,道,“爹,之前妹妹就下毒害过娘和大哥,我担心,担心她会再次对大哥下毒手!”
  叶庭有些头疼,“那次是个误会,影儿莫要闹脾气,你大哥的事更重要。”
  “不行!”叶舒影还是不同意,“知人知面不知心,爹啊,妹妹她根本没安好心!”
  “影儿!”齐氏看叶舒影胡闹心里也不好受,可是齐念已经被关押,除了葛神医,她真的找不到其他医术高超之人来救书儿,“别胡闹了,葛神医医术高明,他能治好书儿!”
  “娘……”
  “够了。”齐氏吩咐下人,“把大小姐带下去!”
  叶舒影不可置信的看着齐氏,在这个时候她竟然帮叶寒枝不帮她?!
  叶舒影冷哼一声,“不用了,我自己走!”
  叶舒影怒气冲冲,路过叶寒枝时冷冷瞪了她一眼。厺厽 叮叮小说 dingdingxiaoshuo.com 厺厽
  你给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