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何为君?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南北枝

  “表姐喜欢的,是昀亲王爷?”

  过了许久,叶寒枝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同时向乔子情再次确认。

  乔子情和乔子意停止嬉闹,拉着叶寒枝的手红着脸不肯说话。看到乔子情这个模样,她还有什么好怀疑的?不承认,却也没否认,这和承认了有何区别?

  “果然是他……”

  叶寒枝垂着眼眸,声音似感叹,又似失落。

  “阿枝,你说什么?”刚才叶寒枝声音太小,乔子情没听清。

  “啊,没什么。”叶寒枝抬头,笑着看向乔子情,“表姐,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他的啊?我怎么都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了。”乔子意说道,“那时你还在刑部大牢呢,不过要不是因为你,我看乔子情和昀亲王爷的缘分还没那么早来,这么说起来,阿枝,你可是他俩的月老哦!”

  “瞎说什么?什么月老,昀亲王爷他怎么想的都还不知道呢,要是他没有那个意思,那我岂不是成了笑话?”

  乔子情很清楚她和昀亲王爷现在的情况,完全是她先动了心,昀亲王爷那边或许并没有什么感觉。

  乔子意倒不在意这些,在他看来,乔子情虽然不完美,可她要是喜欢谁,那人必定也会喜欢她。

  叶寒枝听着他们两兄妹的对话有些沉默,乔子情有所察觉,也不理乔子意了,只拉着叶寒枝问她怎么了。

  “没事,我只是在想我竟然还有做月老的潜质。”

  “你呀,别听乔子意那家伙瞎说,他嘴里就没个正经话。”

  “好好好,我不正经,就你最正经,那你们俩说,我不打扰了。”乔子意说完哼着曲子一步一跳的离开了,乔子情朝着乔子意的方向轻哼一声,拉着叶寒枝去了她的房间。

  这是叶寒枝第一次进乔子情的房间,房间里的装潢简雅别致,就是书比较多。

  乔子情让人燃了火炉沏了茶,然后遣散下人,和叶寒枝坐在炕上一边喝茶一边说话。

  “刚才乔子意胡言乱语,弄的我都没好好跟你说说话。”乔子情抱着茶杯道。

  “也不全是胡言乱语啊。”叶寒枝道,“至少他说你喜欢昀亲王爷这件事就是真的。”

  “哎呀,你怎么又说起这件事了?”乔子情不好意思的想回避这个话题,但叶寒枝却没给她这个机会。

  “表姐,你喜欢他什么啊?”

  他,指的是萧昀。

  乔子情低着头,脸色微红,她为什么喜欢萧昀呢?

  “其实我也不知道,在江南时常听人说起昀亲王爷如何如何,那时候也只当是话本故事,听听也就过了,从未放在心上过。后来在同福轩与他遇上,那些故事忽然就变的鲜活起来,他在我脑子里也开始挥之不去,或许在那个时候我的心里就已经有了他的影子。”

  听着乔子情的话,叶寒枝忽然想起在同福轩的事,那时萧昀英雄救美,乔子情对萧昀也应该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不同的。

  叶寒枝眼睛闪了闪,问:“后来呢?表哥不是说我是你们的月老吗?”

  “你说这个呀?”乔子情笑了起来,“是他瞎说的,当时我们为了找葛大夫,和昀亲王爷一起上了凌山,遇到了蛇群,也算是经历过一场生死吧,但不像乔子意说的好似发生了其他什么事一样。”

  “这样啊……”

  “好了,我们不说他了,你好不容易回来,提那些外人做什么?”乔子情结束了这个话题,问叶寒枝道,“这次宁王殿下特意从金原赶回来,祖父也是看在眼里的,估计他对宁王殿下的态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现在都已经快月底了,距离你和宁王殿下的婚期也只剩下两个月,阿枝,姑父他有没有……有没有……”

  乔子情说到最后不好再说下去,只是拿一双眼睛看着叶寒枝,叶寒枝明白她要问什么,她是想知道,叶家有没有做准备,毕竟两个月太紧了些。

  “表姐,你放心吧,这件事情我自有分寸。”叶寒枝道。

  听叶寒枝这么说,乔子情也明白了一二,说道:“我看陛下对宁王殿下十分上心,或许会让礼部来操办这件事。”

  叶寒枝点点头,只说有可能。

  同乔子情说了一会儿话,又翻了翻她屋里的一些书,傍晚时分,乔公和乔琢回来了,乔夫人让人来叫叶寒枝和乔子情过去吃饭。

  到了饭厅,其他人都已经等在桌上了,乔夫人看到乔子情想说什么她不懂规矩,让长辈等着她一起吃饭,但看了一眼叶寒枝后就把这些话咽了回去。

  “外公,舅舅,舅母。”

  叶寒枝依次叫了人,乔公拉着叶寒枝坐在他身边,然后才让大家动筷子,期间,乔公、乔琢夫妻、和乔子情乔子意五人不停的给她夹菜,叶寒枝看着碗里堆的老高的菜,一时间不知如何下手。

  但她很开心。

  家人的温暖可能说两句话让人感觉不到,但他们关心你时的动作却会让你感到真诚而又充满爱意。

  叶寒枝笑着埋头吃饭,等吃过饭,乔公又让她跟着一起去书房,说是有话跟他说。

  叶寒枝到了书房,乔公铺了纸笔,让她帮忙研磨。

  叶寒枝走到书案前研起磨来,乔公用笔蘸过墨水,写了一个“君”字。

  “阿枝,你看外公这个字写的如何?”

  “龙飞凤舞,入木三分。”

  “那你说说,何为君?”

  “一国之主者为君。”

  乔公放下笔,道:“为君者,为国为民,仁君者,利国利民。阿枝,你可知这两者的区别?”

  叶寒枝道:“阿枝知道。”

  乔公点点头,今日陛下留他在宫里,同他商讨了他许多事情,其中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太子的人选。

  当今皇上有八子,二皇子已经被废,去守了太庙,四皇子被贬为庶人,去守了皇陵,如今只剩下睿王,邕王,宁王,静王以及容王和十四皇子萧景恪。

  如今陛下想要立储君,必然得在这几位里面选一个,而听皇上的意思,似乎有意于宁王殿下。

  乔公并不喜欢朝堂争斗,也不想参与皇位争夺,但如果这人是宁王,那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独善其身。

  乔公看着叶寒枝,问:“你觉得,宁王殿下可否为仁君?”

  叶寒枝愣了一下,外公是想试探她的态度?

  看外公那模样,似乎自己若是支持宁王,那他便会不遗余力帮助宁王。

  前世自己为了萧景钺劝说了外公许久才劝得他答应帮助萧景钺,而今世外公却这般轻易就有了想要帮忙的心思,其实只看这两处的不同,便知道乔公也是属意宁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