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收获

加入书签
  “钱大哥!呜呜呜呜!”
  水牢中,李玉瑶抱着钱锣嘤嘤嘤的哭,这妖精是吓坏了。钱锣也只能笨手笨脚的安慰她。
  两条鱼妖抱在一起也没有什么看头,知道李玉瑶除了受到惊吓之外也没有受伤后,大家都放松起来。
  水蛟庄倒是有十来个炼气期的修士,这些修士都是公孙蛟的弟子或者仆人,现在一并被管轻带走关押起来,等到审问清楚,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公孙蛟是一个隐退的大盗,他的发家史就是一部犯罪史。等到抢够了,他就想不能这样过下去,于是就金盆洗手来到这里隐居。
  他曾经带着部分‘志同道合’的强盗在西州烧杀抢掠,直到遇上西州最大道观金盏观和最大寺庙大雷音寺的联合追杀。公孙蛟的兄弟被杀了个七七八八,剩下的也鸟兽散。而公孙蛟靠着替死之术逃过一劫,最终趁机金盆洗手来到星州隐居。
  而诸葛三个修士则是他以前道上认识的朋友,也是西州来的。
  西州,是一个斗争很激烈的地方。
  作为一个隐居大盗,公孙蛟的家里有一个藏宝室。这个藏宝室也是清电发现的,作为一只雪貂,他不仅仅速度很快,而且特别擅长钻洞打洞,也特别擅长发现密室。
  这藏宝室隐藏得很好,但是也禁不住清电的翻查。
  一行人走进密室,这密室中居然还有不少的宝贝。其实也是,公孙蛟劫掠多年,但是也有一些东西很难出手。比如一些秘籍和特殊材料。这些东西有着太明显的特征,销赃的话很容易露出马脚。他就是因为一次销赃混入了一位金盏观的弟子私人物品,然后被金盏观的人发现,接着才被全州通缉。
  打劫是个暴力活,而销赃是个细致活。一些不能销赃出手的东西,都被他给收了起来,毕竟这些东西也是有价值的。
  “哟!这是千手观音像,应该是西州大雷音寺的东西,想不到这里有!”裴郭青忽然拿着一尊菩萨像说。
  几个人凑过头一看,周万全说:“似乎这里有一道大雷音寺的传承,要是卖给那些秃驴能值不少钱。”
  众人点点头,这佛道的传承他们又用不着,卖出去是最好的打算。
  “可以!等许珍茹来了,交给她去卖,她是西州人。”裴郭青说。
  几人又点点头。
  这许珍茹也是共赴社的社员,只是这些年一直没有来到这里,不过现在下一甲子马上要开启,她必定是要过来的。
  张英也拿起一段枯黄的竹子看了看,这也是一件传承物。说起来这密室最多的就是传承物和典籍,大概这些东西最不好出手吧。
  在修行界,典籍和传承物是最值钱的,但是也是最不值钱的。如果这些东西没有主人,那道无事。兴许这些东西还能卖个好价钱。但是这些传承是有主人的,那就等着被主人追杀吧。
  头可断,血可流,传承不能外流!这是修行者的底线。五庄观为了守护袖里乾坤这个法术,也是斗争了一万年,差点将自己的传承都打断了。最终才答应将袖里乾坤有条件外传。
  而这个代价是星州除了五庄观外没有其他门派,只有修行家族存在。因为那些门派都被五庄观消灭干净了。
  五庄观用惨烈的代价将觊觎他传承的门派全部消灭,霸道吗?霸道!但是就是这样,他将自己的传承保护下来,这传承就算是要开放出去,也要他五庄观的人主动开放!
  这就是知识产权的保护,不管是穿越前还是穿越后,重要的传承都是用武力来保护的。
  在公孙蛟的密室,这样的传承物有十几件,有些传承很低端,但是有些传承很奇特。就比如张英手中的这节枯竹,这就记录了一门叫‘李代桃僵’的替死之术。
  这门传承用得好,可以说是保命的神技。除了这门秘法,还有一些路子非常野的传承。
  比如‘探幽’之术,这是一门非常脑洞大开的秘法。冥界不是有蛊惑鬼对人进行蛊惑吗,投靠到冥界的人不是有众多好处吗。但是这种人最终是会被冥界同化,变成冥界的利刃,转而来对付正常人和修士。
  而这‘探幽’之术就是用骗的方式去欺骗冥界。相当于去当卧底,这冥界给的好处我要,但是我人在曹营心在汉,不帮你冥界干活。是顶级的二五仔,比无间道还要刺激。
  修这门秘法的人估计骨头都变成渣了,不是所有的二五仔都能三年又三年,坐上大佬位置的。多数在半途就凉凉了。
  还有那种特别废的法术,比如叫‘生光’。这法术可以让你制造出一个光源,在有光的地方能发出亮光而且永不停息。
  刚开始张英以为是神技,仔细一琢磨,只能给出一个字‘淦’!
  大家兴高采烈的翻看完这些传承物,然后大家都有些意兴阑珊。就这?
  秘法不是越多越好的,都要花时间去修行的。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不能用有限的时间投入到无限的秘法中。在场的众人都不缺秘法,缺的是修行秘法的时间。他们自己的传承都修行不完,怎么可能对这些东西感兴趣。
  他们最感兴趣的还是煞气丹。
  这密室中翻出了三百余颗煞气丹,这算是一笔意外之财了。除了这个,还有一份腥臭难闻的膏药。根据几个大妖的话,这膏药能增加妖类筑基的成功率,妖类渡劫本来就要简单些,加上这膏药的话几率就不小了。
  这份膏药应该是公孙蛟给自己的那几只水蛟准备的,不过现在他是用不上了。而几个大妖都渡过了雷劫,于是张英就要了。如果有可能,这可以给夜枭用。只不过现在夜枭修为太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用上。
  最后还有一件法宝胚子,这是一件用水蛟皮做成的内甲。因为材料档次的原因,这内甲还需要温养才能晋升法宝。
  这也是法宝来源的一个途径,通过时间熬出一件法宝。这个时间通常是很长的。
  这件法宝胚子在鹿妖的强力要求下分配给吴夭夭。吴夭夭虽然有点嫌弃这是被人用过的东西,但是这是一件防御法宝胚子,对她的帮助还是很大的。她想了一下,还是同意了。
  不管是张英得到的药膏,还会吴夭夭得到的内甲,这些最后都是要结算的,大家既然都出了力,就要平分收获。
  最后大家打包完密室的东西才离去。这些传承物也是可以出售的,共赴社的人别看都有点逗比,但是他们都是有根脚的人,加上有管轻作保证明这些东西都是来自一个大盗,那么这些东西就能出售了。
  强盗抢来的东西不能出售,那叫销赃。抢强盗抢来的东西能出售,这没毛病!
  不过这些典籍和传承物在出售前,大家都能记录一份。就算自己不用,献给门派当做底蕴也好啊。只是没有传承物,这种记录方式就会有偏差。不过也没有办法,毕竟是不要钱的。
  裴郭青在销售秘籍这方面有路子,这些秘籍都交给他处理。大家商量好之后,才走出水蛟庄。
  出到庄外,就看见天边赤潮回来了,此时他的嘴里叼着一个生死不明的人,正是公孙蛟。
  赤潮将公孙蛟放在张英面前,有点得意的问:“这人不堪一击,我弄回来了。现在要怎么办?”
  张英说:“当然是交给管轻老兄处理,他是管这里的。”
  管轻点点头,说:“这几个犯人就交给我处理吧,巴老爷会很高兴的。”
  他口中的巴老爷就是五庄观的五老爷,他的袖里乾坤被他改造成监牢,真的是‘我有一所随身监狱’。据说这些犯人在他的监狱中还要干活,给他创造了不少利益。
  不多时,李玉瑶终于走了出来。她有点害羞的对着众人说:“玉瑶多谢大家的出手相救,玉瑶在此拜谢了。”说完她对着大家盈盈一拜。
  大家都受了这一礼,这也是他们应得的。
  张英对钱锣说:“从这次的事情来看,李道友不适合在外面居住了,何不迁来万寿山呢?我们都在万寿山,多少也有些照应。”
  钱锣迟疑了一下,还是点点头说:“我这就去帮她搬家。”
  其实钱锣也不是万寿山的人,他类似于进城务工人员,他的老家离万寿山上万里。不过当李玉瑶定居万寿山之后,他必然也要定居万寿山的。
  落户城市的外乡人,总有一个落脚的理由不是吗。
  原来四海为家的鲶鱼妖也要告别漂泊……
  大家回到万寿山,各自离去不提。
  张英回到自己的院子,他从他记录的传承中掏出一份来。
  这是一份叫《乌衣见识》的典籍,是记录在纸上的。虽然名字是见识,但是这其实是一本符箓典籍。
  上面记载了张英一直想要的筑基期符箓。
  这书的原主人一共留下了五种筑基期符箓。五种符箓分别是:岳神符、五火龙符、光遁符、离魂符和困神符。
  其中这光遁符就是当时公孙蛟逃跑使用的符箓,这符箓的速度极快,而且有不可阻挡的效果。赤潮也只能追着他直到符箓的效果失去才抓住公孙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