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3 洪……登

加入书签
  “你霜姐说的还真没错,看看你这嘴,我还没说话呢,你就先唠叨上了。还郊游,来吧,见识见识啥叫高科技,把这两样东西学会了,我再告诉你干嘛去。”
  一想起刘若霜对自己的态度突然转变,洪涛也是一脑门子官司,假扮男朋友的连续剧演的挺好,自己还设计了好几个场景没来得及发挥演技呢,怎么突然就杀青了呢。女人心啊,真是摸不透。
  “这就是你说的监控设备?我怎么看着像炸弹啊……你不会是**一伙儿的吧,我先说清楚啊,我很爱国,你被指望利用我干坏事……”
  伸手接过洪涛递过来的两个小塑料盒,焦三只看了一眼,就像烫手似的扔到副驾驶座位上,又开始幻想了,这次更狠,洪涛不再是外国特务了,成了洪登,和**一辈儿的。
  “国家毁就毁在你们这些口贩子爱国者手里了,别废话,赶紧学,我还赶时间呢,中午之前必须放好!”洪涛也不打算替自己辩解,你越说不是他们就越觉得你是。
  “这都是你自己做的……除了恐怖分子和特工,还有人没事闲的学制造这些东西?”焦三对电器类的东西本来就很熟悉,摆弄游戏机、手机啥的利落极了,学习怎么接收视频信号和音频信号也没什么障碍,很快就能正确使用了。
  不过他还是觉得洪涛很可疑,在他脑子里,缺什么了直接去买多简单,非要舍近求远去手工制造,那就肯定没憋着好屁,逻辑上说不通嘛。
  “你这几年大学算是白上了……哎对了,认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是学啥专业的呢?让我猜猜啊,是不是工商管理?不是哈……那就是艺术类的吧?电视传媒?哈哈哈哈……知道我为啥猜这么准不?就你脑子里那点容量,除了学艺术类也不够学别其它专业的,你知道啥叫艺术不?就是文科不灵,写个检查都满篇错别字,理科更没戏,交流电直流电都分不清的那群人,总不能没有毕业证吧,所以就弄了个艺术类专业。你告诉我,同样画一个苹果,以什么标准评判是大专水平、大本水平、研究生水平?没有吧?全世界都没这个标准,你和导师谈得来,家里有关系找人捧,那你就是高水平。我画的比导师还好,可没人捧,我就没水平!”
  洪涛本来想和焦三简单解释解释啥叫无线电DIY,再谦虚谦虚,自己这点水平,扔到无线电爱好者论坛里去,连个屁都不算。可是转念一想,还是别贸然给人家当老师了,先问问学生的基础吧,别自己讲了白天,口吐白沫,结果学生一句没听懂,多煞风景啊。
  这一问还真问对了,焦三果然是学艺术类专业的。不能说百分百吧,反正很大一部分富人家孩子出国留学,除了商业就是艺术,前者是需求,学好了回家接班,后者就是糊弄了,艺术类院校在国外对文理科分数要求低,但收费极高,这正好符合了部分留学生的需求。要钱有的是,要文化课成绩没有!
  “我都录下来了,老东西,你等着!”焦三是废物不假,但他不是二皮脸,相反,自尊心还挺强呢,让洪涛这顿夹枪带棒的挤兑,脸都气绿了。
  可他倒是没失去理智,知道打不过也骂不过,干脆打开了拾音器的开关,把这段话都录下来了。准备拿回去放给同为艺术类留学生的哥们听听,大家同仇敌忾,一起想办法对付这个老不要脸的家伙。
  “文的武的尽管招呼,你们不怕死我就不怕埋!来,去这个地址,等这件事儿办完,我给你笔报酬,最少也够你换辆新车的。你还别撇嘴,这钱不是从父母手里拿的,是你靠本事挣的。你仔细想想,活了二十多年,真正靠本事挣过钱吗?钱是啥?钱是别人认可你能力的价值,也就是说这么多年了,除了你亲爹妈,就没人认可过你值钱,哪怕一块钱都没有。还整天觉得自己是个人物呢,丢不丢人啊?二十多年白活了,要不是我慧眼识珠,在别人眼里你们还不如一摊屎,一文不值。结果咋样,你们还恩将仇报,反过头来要对付我,这是啥世道啊……”
  怕不怕呢?这事儿得两说着,要是真刀真枪的对垒,洪涛半点不怕这群二世祖,给他们一人一把刀,自己拿根吸尘器的管子,照样把他们打得抱头鼠窜,在玩命的问题上,他们还真不如街边的混子,甚至不如普通高中生。
  但要是被这群玩意黏上,还不能翻脸,那还就真难受。他们有的是时间和钱和你耗,自己就算再闲,也没功夫和他们打持久战,所以还得防范于未然。当然了,说软话是不可以滴,求饶咱都得说得和骂人一样,不能弱了气势!
  “这么大买卖?他是干啥的?”可能是被刺蹬惯了,焦三也没在措辞用句上挑毛病。
  上次跟着洪涛搞了一次,挣了十多万,钱不多,可意义完全不同,一听说这次报酬都上百万了,眼珠子立马也瞪了起来。家里有钱是不假,可伸手要和自己挣的滋味能一样吗?
  “想挣钱就别多问,再有就是把嘴管好,你也不小了,应该能分清好赖话,也知道世界上没有白给的钱,挣多挣少和付出总是成正比的。上次咱们是涉嫌违法,分了十几万,这次一下上百万,你琢磨吧,得违法到什么程度。我不和你说是爱护你,免得将来真翻车了,你跟着我一起吃瓜落。到时候真有人找你问话,知道怎么说不?”
  洪涛是实在没人可用,这件事又非得有人帮忙不可,焦三肯定不是合适的人选,但也只能凑合,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我压根不认识你,啥也不知道……哎呀!你干嘛,我开车呢,别动手!”焦三的眼神已经有点闪烁了,说的也太邪乎了,按照这么算的话,这次还不得够枪毙的罪过啊!
  可为了面子还得硬撑着,怎么仗义怎么说。结果得到的就是后面扇过来的大巴掌,结结实实拍到了后脑勺上,毛线帽子都给打歪了。
  “你当别人都是傻子,还不认识我。到时候你就原原本本的招供,我能让你知道的也就是能让你招供用的,一五一十全说了,对我没半点损伤,对你可就重要了。顶多算个不明真相的傻子,是受了我的蒙蔽,以你们家里的关系,卖卖脸花点钱也就没事儿了,明白不?记住啊,以后有人在干坏事的时候啥都不瞒着你,甚至让你说话算数当领导,那就赶紧离这个人远远的,他不是崇拜你,也不是尊敬你,是打算把黑锅让给你背,一出事儿,所有人都指控是你下的令,你有八张嘴也说不明白。我瞒着你是爱护你,傻玩意,自己多琢磨琢磨吧!”
  这番话洪涛说的半真半假,但中心思想对,不想让焦三他们卷入太深。可是和这群孩子没法好好谈心,他们也不吃这一套,把好话翻译翻译当成骂人的话讲,反倒容易接受些。
  “……你个老东西最坏了,我信你个鬼!”焦三信没信、琢磨没琢磨,外表上看不出来。反正他是有点怕了,握着方向盘的手都不由自主的抓紧,还是两只手一起抓。
  这在平时基本见不到,他们开车都和一个师傅教的差不多,全是一手流。这就叫失态,没刻意训练过的人,一紧张就会失去平时的状态,还不自知。有心人就会专门盯着这些细节看,用来判断对方的心理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