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扎心的问题

加入书签
  朱爸爸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只要一闲下来就喜欢抽旱烟。
  吧哒吧哒吸。攫欝攫欝
  苟书寒买给他的烟斗,巴掌长。
  买来时,酒红色斗身,黄铜斗,黄铜嘴,锃亮、漂亮。
  现在已过了个把两个月时间,只有烟斗嘴那里看得出是黄铜了,其他地方仍旧锃亮锃亮,只是黑得锃亮。
  朱爸爸不说话,过了许久,朱苏轻声说:“爸爸……”
  朱爸爸打断了朱苏的话:“爸爸晓得了,娃娃是无辜的,你们两个人过得好,才是重要的。”
  说完朱爸爸继续抽烟,不说话,眯着双眼,典型的川老汉形象。巘戅追文小说网巘戅
  朱苏听见爸爸这么说,泪花又转了起来。
  苟书寒打算再说句什么,苟妈妈用眼神制止了他。
  ……
  ……
  时间很快又过去了两天,在主事伯伯的组织协调下,两家人把婚礼各个环节都商讨得仔仔细细,安排得也妥妥当当。
  按照苟书寒跟朱苏自己的意思,也不想把婚礼弄得很周折,计划先在双流大办一场宴席,然后一家三口回湖南,在湖南再宴请亲友。
  其他一切从简。
  双流婚礼定在五天后,2009年11月1日,黄历上宜结婚、会亲友,当天刚好又是周日。厺厽追文小说网厺厽
  与其说是婚礼,不如说是宴席更为合理。
  因为传统的许多东西在苟书寒和朱苏坚持下都省去了。
  回湖南的日子就定在婚礼第二天,周一,朱爸爸看了黄历说宜出行。
  朱苏还想多住几天,主事伯伯耐心的告诉她,结婚了就要去婆家,以后再回来。
  事情商量妥当,苟书寒就带着朱华朱苏两兄妹,三人一起去县城看房。
  朱建国没去。
  苟书寒已经改口喊爸爸了,他爸爸爸爸的叫着,朱老汉却借口要忙活地里的事情,不肯去县城。
  这季节,地里能忙出套房子不成?
  朱老汉是人老脸皮薄,他怕别人说他卖女换房。
  苟妈妈也没去。
  她倒是想去,苟书寒觉得看房辛苦,加上他不想听老妈碎碎念,打算看得差不多了再带她去,来个一锤定音。
  苟妈妈只得留在村里跟伯母婶婶们聊天。
  到了县城,三人转了好几个楼盘。
  2009年的房价相比如今,不高。
  但是放在那个时候,双流县的房价可不低。
  同样是县,双流彼时是全国百强县,苟书寒的家乡——整个湘西地区都是贫困地区。
  他想得太简单了,以为自己家乡县城600到800元一平方的价格,双流再贵也贵不到哪里去。
  顶多按照最贵价格翻倍嘛,1600元一平方。
  还能贵到天上去?
  哪知看了几家稍微好点的,都是单价2000元左右,有的快3000元一平方了。
  他嘴上说着:“嗯,买房子不是小事情,我们得多看看。”
  心里却在划算,原计划给哥哥朱华买套100平方的,这样看来一套房子至少20万了。
  还打算婚后买台车,至少得十几万。
  结婚还要花钱。
  自己卡里存款50万左右。
  怎么盘算,都不太够的感觉。
  哎呀,大意了!
  苟书寒突然想到自己老妈说,牛皮吹得那么响,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闭着眼吹下去。
  牙龈出血都得继续吹!
  朱苏其实从他听见售楼小妹妹报价后细微的表情里已经察觉到他的心思。
  看来我这个狗哥哥觉得有压力了。
  “要不我们选个小点面积的,两房,或者80平方的小三房也可以的。”
  朱华也说:“我喜欢刚才那个小房间,那个有电脑。”
  朱华说的是两居室样板房里的布置,他看中那个小小的电脑房了。
  苟书寒不同意:“那怎么行,必须买大点的。”
  然后他又对着接待了自己半个多小时的销售员说:“靓女,有没有单价便宜一点,户型大一点的呀?”
  售楼美女叫张丽,她笑眯眯的回答:“我们这边没有,你可以去机场那边看看,那边新开许多楼盘。”
  苟书寒眉毛一抬,忙说谢谢。
  “靓女,我们去那边看看,如果觉得你这边合适我们再回来,麻烦你了。”
  张丽仍旧笑眯眯:“不客气的,觉得合适你们再回来,机场那边我也不太了解,你们可以多对比一下的。现在双流相当于成都二圈层,成都是一圈层,所以买在双流是非常不错的选择。”
  苟书寒忙又说谢谢。
  美女张丽客气欠身,笑脸送走苟书寒三人。
  等苟书寒三人走出门口,张丽回到前台,对着自己的同事用川音说:“哼,爪子,买不起贵的,非要挑大面积,口气还大,硬说要一次性,他带的那个傻子哥哥兜比他清场得多,气死我了。”
  她的同事:“那你啷个还让他们去机场那边,那边更贵。”
  “就是要让他晓得我们这里才便宜。”
  ……
  ……
  苟书寒三人吃了中饭,跑去双流机场附近。
  看了两三家,每家只问了价格,就匆匆离开。
  双流机场附近最便宜的都4000左右一平方,贵的已经过6000了。
  站在大街上,苟书寒尴尬的笑了笑。
  “我以为你们双流房价便宜呢,嘿嘿,好尴尬呀,猪妹妹,我们回去?”
  朱苏:“嗯,回去,还可以赶上帮忙做晚饭。”
  “不,我意思回到刚才叫蓝色什么的那个楼盘,就忽悠我们来这边的那个靓女那家,不是回村里。”
  “人家骗我们,我们还去呀?”
  “要给哥哥买房子呀,他们小区环境好点,离村里也近,价格也实在,虽然小区不算大,但总的来说还合适,再去看看。”
  朱华凑过来听他们两个嘀咕,然后喊:“好耶,买那个有电脑的。”
  ……
  于是三人又回到张丽那里。
  张丽的同事提醒张丽:“刚才被你送出门的客户又回来啦!”
  攫欝攫欝。张丽透过落地窗往外面一看,得意的说:“看见没,没有对比怎么知道我们这里便宜。”
  ……
  这一次张丽明显比之前接待得更热情了。
  到了最后,苟书寒跟朱苏商量,选中了一套差不多90平方的小三房,单价1900元左右。
  因为汶川地震的影响,及国际经济形势不乐观,成都政府为了刺激房产消费,成交还赠送5000元优惠券,折算下来,一个平方也才1800多元。
  朱苏问苟书寒:“我们就决定交钱了,不让爸爸、妈妈来看看?”
  销售员张丽忙说:“先交钱,三天内,可以退定,理论上定金是不能退的,但是我们项目比较人性化,我在协议上面给你们备注一下就可以了。”
  苟书寒看着朱苏:“看了一圈,就这家最合适了,先把这一套定下来,明天带爸爸妈妈来看。”
  厺厽云轩阁厺厽。办理认购手续的时候,张丽问苟书寒:“老板,按揭还是……”
  苟书寒豪气回答:“一次性,贷款太不划算了。”
  张丽:“那不是呢,老板,贷款有贷款的好处,你这套房子买给哥哥,其实可以按揭,你们深圳房价以后还要涨的,这样你多一点现钱在手上,深圳可以再买一套——对了,老板,你们在深圳有几套房了呀?”
  巘戅云轩阁巘戅。这个问题,扎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