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越玩越大

加入书签
  “不能直播,不耽误你们继续给粉丝抽奖发放我们的通行证,让大家过来玩,不符合乐乐直播标准,但在娱乐设施的安全标准层面,没有任何问题。”
  苏辰给大家发话,他也是不得已必须得离开这里,担心大家心慌慌,提前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临走之前,还给大家放出风来:“闲着没事的,到时候过来帮我测试一下,我这边的新节目,智斗大逃杀!”
  什么东西?
  智斗大逃杀?
  苏辰没有留下任何信息的暂时离开他的‘游戏庄园’。
  面对传奇的老杨和被年轻人神话了的杨二姐,前者骑着自行车穿着老年衫,抽着几块钱的烟,约见苏辰的地方也不是远在南边的集团总部,不是什么高大上的地方,就是燕京一家卤煮店。
  他一个人来的,苏辰很凑巧这一次也是一个人来的,没有让克洛德跟着,至于苏天养,等到他停好车子过来,这两位已经蹲在了路边,抽着烟,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
  那位杨二姐,则在助理的跟随下,先到里面去点餐。
  早已忘却了的味道,曾经的塔山不倒,如今接过老杨手中的香烟,点燃之后第一口,还有点呛嗓子。
  “现在都抽好烟,不习惯了吧。”老杨津津有味,你难以想象他还会抽这样几元钱的烟。
  “很难适应,人都如此,我是比不了您,有钱了肯定是要享受生活。”苏辰实话实说,你再牛我也没有必要迎合你。
  最近一段时间大肆花销,他习惯使然,还是花自己从网络上赚的钱,临时抵押股份也是为了收购CCC魔影和TOP特效,他总觉得系统给的东西不要轻易出手,你像是古玩字号收藏这些东西,不喜欢的,挑出一些能卖就卖,股份之类的,他确实没想过,也是最近弄这个游戏庄园,他有一些想法,想要玩再大一点,钱就只是其中一个因素了,‘土地’是其中的关键。
  一碗卤煮,在味道和人群都透着烟火气的老牌店铺之中,苏辰和杨家父女坐了下来,为了避免周遭的人觉得他们三个是喜剧作品里的人物吹牛,三人并没有去谈实质的内容,因为谈到了,必然是几个亿十几亿多少土地想要盖什么建筑的问题,不认识他们的,听起来会将吹牛这两个字与他们深深的烙印在一起。
  真正吃卤煮,那就是吃,真正涉及到核心问题的,就几句话。
  杨二姐:“距离老厂区,一公里左右的位置,你如果能够说动蔡崇梅,我们这边没问题。”
  苏辰:“我没问题,股份的事你们商量好了告诉我一声,1%吧,也不用溢价了,平价即可。”
  老杨低着头,香喷喷的吃着卤煮,一路吃苦走过来,曾经年轻时对任何地方特色都不存在忌口,还能吃出本地人喜欢的精髓,这么多年来口味没有任何变化,如同他抽的塔山一样,有些变化,根本不曾出现在他的身上。
  “不用那么多,该给多钱给多钱,知道你现在不缺现金,想置换什么,也可以提前打声招呼。”
  杨二姐显然对这卤煮并没有多少喜爱,冲着苏辰笑了笑:“具体的事,我会安排人去办。”
  不到二十分钟的一次会面,老杨骑着自行车,悠哉的离开,杨二姐很忙,忙到她也只能抽出这么点时间来。
  苏辰转而前往恒璟药业,面对着蔡崇梅没有转弯抹角:“我给总部找了一个新的地方,不过几百米的距离,可能会小一点,但我希望您和董事会的人答应我这个请求,将整个老工厂区域,全部让给我。”
  对苏辰,恒璟药业从上到下,早已不是当初的态度,一个来自太国的开疆拓土机会,恒璟药业走出了国门,可以说,所有人都欠着苏辰的人情。
  根据地图和电子地图,蔡崇梅认真看了位置,基础条件和周边条件都差不多,只是相对较小,可能建一个总部大园区没可能了,但建设几栋楼做一个集成区域问题不大。
  “应该没问题。”蔡崇梅也直来直往,没有多浪费一点时间,她很忙。
  苏辰知道她忙,见自己绝对是抽时间特殊照顾的行为,耸耸肩,摆摆手往外走。
  “岳子清是个人才。”蔡崇梅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我知道,所以我应该怪你的。”苏辰回过头露出一抹故意装出来的苦笑,好似自己损失有多大似的。
  “滚。”能让蔡崇梅笑骂生气,实属不易,苏辰哈哈大笑的走出办公室,让外间蔡崇梅的助理和秘书,均露出不解的惊色。
  “你们啊,得多让蔡姐多笑笑,不然她都忘了怎么笑了。”
  现在上上下下都认识这位年少多金的钻石王老五股东了,恒璟药业今年乃至明年大发展,整个企业的价值都未必有他的个人资产多,这也让苏辰成为了全公司上下所有年轻女孩热议的对象,也颠覆了她们对于灰姑娘这个故事的未来期待值。
  如果谁能嫁给他,那肯定是现实之中最豪华版本的灰姑娘故事。
  ………………
  胜子开直播,节奏满天飞,不止是他,所有事关这一次新蛋糕的主播,一旦开播都会被节奏覆盖,询问的问题也都大同小异,你对这一次的检查怎么看?
  胜子眉宇神情很轻松:“过几天,我会去燕京,大哥那边有个新游戏,我们去玩玩,你们跟着担心什么,你们觉得我们的直播会被耽搁吗?没那回事,好好直播就好了。”
  ‘天上掉馅饼’出现在他的直播间,胜子欢迎过后,铺天盖地的询问声音又冲着苏辰而来。
  正躺在夏甜床上的苏辰,嘴角含笑打字:“粉丝们中奖的随时愿意来都可以过来,我这里现在只是不能用来直播了,别的并不耽误。”
  苏辰的出现,犹如定海神针般,让馅饼家族内部对这一次的风暴,不再受到影响,大哥的情绪那么好,主播们也都照常直播,作为始作俑者一点不受影响,自豪感一出来,粉丝们的心态也随之转好。
  看到夏甜围着围裙站在门口一言不发的样子,苏辰一个鲤鱼打挺起来,随便刷了点礼物离开胜子的直播间,边刷礼物边走出卧室,餐桌上早已摆放好了各类的蔬菜和肉类、海鲜,电火锅内,清汤锅已经小小沸腾起来。
  之前放在餐厅上的房产证,此时被垫在电火锅的下面,充当着这个四角有着一点点质量差异并不平的电火锅‘垫子’。
  “吃完饭去那边看看?东西都买好了,你看看什么不喜欢,再换?”苏辰带着一点点卑微的小心翼翼。
  夏甜瞄了他一眼,冷笑一声:“没打算去,这里挺好,你也不用这样。”
  苏辰露出一抹好吧你说得对的表情,放下筷子,突然一把将夏甜抱起来,水在沸腾的火锅也不管了,卧室才是这间房子内的主旋律。
  半年之期的话题,谁也未曾再提,房产证是信号,夏甜没表示欣然收下,却也没有拒绝,那故意垫在电火锅下的行为,恰恰是她展现自己小脾气的一种方式,对待这种事,苏辰不会去低眉顺眼的哄起来没完没了,一两句让对方感受到自己心意的态度就可以了。
  征服女人,永远是需要征服通道的,畅通无阻才能心情愉悦,在这方面他是越来越有自信。用最简单的方式完成最复杂的命题,他也清楚,已经能够摸到棱角的腹肌和足够砸晕任何人的钞能力,都是这最简单方式的附加品。
  夏甜不擅长厨艺,至多是简单一个小炒家常菜的水准,她也不喜欢任何的厨房工作,哪怕是弄一个很小资的蔬菜沙拉水果沙拉,晚上喝一杯红酒。
  但她喜欢干净,且是那种很古怪的洁癖,不太喜欢自己的东西被别人触碰,上大学的时候如此,在寝室里也属于并不太合群的那一个,漂亮、学霸,人又古怪不合群,若不是情商还够能够维系与别人的关系,她这样的人是非常容易在学习工作环境中被人所孤立。
  任何人,触碰她的东西,她都无法接受,尤其是比较个人的物品,床铺在家的时候连父母都不会去坐一下或是躺一下,拖鞋如果被人穿了一下,保证会成为遗弃品,诸如毛巾、刷牙杯子之类的,那就更没可能与人共用。
  收拾火锅,然后看着苏辰拿着自己浴巾擦拭刚冲洗过的身体,夏甜眼角的神经是下意识的抽动,当她看到苏辰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支烟就知道,他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你说,如果是一款大型的真人追逐类游戏,是NPC作为追击一方好玩,还是双方在过程中根据特定条件互换身份相互追击好玩?”
  夏甜深吸一口气,她告诉自己,你在他的面前不能生气,不然这家伙肯定会变本加厉,无需去装出笑脸,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碗,里面放了一点点水,铺上一张餐巾纸,让水浸湿餐巾纸,放在茶几上,给苏辰充当烟灰缸。
  苏辰的手一抖,一点烟灰落在了茶几上。
  夏甜走到厨房,拿出一把剪子,拿出一根黄瓜,咔嚓,一剪子,剪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