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谁干的?

加入书签
  三天后。
  蒋浩峰的儿子连续高烧,一路飙升到了4℃!呼吸急促,整个人烧得都可以烫鸡蛋了,整个人昏迷不醒,生命指证一塌糊涂,已经到了濒死边缘。
  蒋浩峰急得发疯,把院长刘禅、副院长严福明、主任陶然都叫来一通臭骂:“我儿子这是怎么了?你们这医院不是在全国也数得上号的吗?为什么我儿子会成为这样赶快给我治,治不好我拆了你们医院!”
  刘禅赶紧问严福明:“到底怎么回事”
  严福明又望向主任陶然:“怎么回事?蒋少爷怎么会烧得这么厉害”
  陶然挠挠头:“我也不知道啊,最好的抗生素都用到了,还是没用,可能是严重并发症吧。”
  蒋浩峰忽然想起先前杜杰说的话,说道:“三天前,那个中医科的杜医生来说过要气管切开,否则会肺部感染,是不是这个原因啊?”
  陶然说:“怎么可能,他一个小中医,不懂装懂,在这乱弹琴。”
  严福明却被提醒了,他是资深神经外科医生,说道:“病人原发性脑干损伤昏迷很深,如果不做气管切开,增加气体交换量,的确是容易引起肺部感染的,当时下手术就应冷切开气管做气管插管,怎么拖到现在还没做?搞什么赶快动手啊。”
  于是乎,陶然这才赶紧给病人做了气管切开。
  气管一切开,立即涌出了大量脓性痰,非常吓人,如同地下岩浆一样咕咕的往外冒。
  由此可见,病人肺里已经严重感染发炎,汇集了大量的脓性痰,难怪会引起高烧,呼吸急促。
  严福明赶紧下令使用联合抗生素最大剂量,并立即抢救。
  蒋浩峰的夫人心里着急,悄悄来中医科找杜杰:“杜医生,我儿子蒋勇笠病得快死了,您能不能去看看?我一定重重酬谢。”
  杜杰点头:“行啊!”
  他跟着蒋夫人来到了病房。
  蒋浩峰的儿子病重,刘禅院长和几个副院长都在病房里。
  杜杰没理睬他吗,径直走到床边看了一眼病人,连诊脉都没有,扭头对蒋浩峰说道:“西医已经救不了你儿子。我能用中医救你儿子,要我救吗?”
  蒋浩峰望向自己夫人。
  蒋夫人哭着说:“就让中医试试吧?”
  一旁副院长严福明却大怒:“杜医生,你这时候来显摆中医比西医强,太过分了,没看见我们在抢救吗?赶紧出去!”
  陶然也很生气,对蒋浩峰和夫人道:“别信他的,中医就是骗子,对付这么严重的化脓性肺炎,只能用抗生素,至于中药,那就是个屁!”
  蒋浩峰当然相信西医,不过不敢对杜杰无礼,想起了之前的神鬼,只好摆摆手说:“不需要,你走吧!”
  蒋夫人不敢违拗丈夫,只能哭着无奈地对杜杰说对不起。
  “明天天亮,你儿子必死!”
  说罢,杜杰扬长而去。
  脑外科继续给蒋少爷使用大剂量抗生素和脉冬眠。
  深夜。
  蒋少爷病越发沉重,主任陶然没办法,只能下病危通知。
  蒋浩峰急得团团转。
  昏迷中,儿子蒋勇笠说胡话:“这大学生美人是老子的,你们这几个渣渣也敢跟老子抢?老子弄死你们……!”
  蒋浩峰赶紧问手下怎么回事?
  跟着蒋勇笠的保镖赶紧说:“出事前,二少爷看中了一个电影学院的女大学生,开车进校园把她强抢了出来,正好有另外几个少爷要跟二少爷飙车,也很喜欢这女大学生,于是就非要跟二少爷打赌飙车,拿这女大学生当赌注,结果二少爷飙车时出事了。”
  “那女大学生呢?”
  “二少爷出事了,那几个少爷的人都跑了,我们忙着救少爷,没人管她,可能回电影学院了吧。”
  蒋浩峰的大儿子蒋勇道说:“我带人去电影学院把那女大学生抓来,让她陪着老二,冲冲喜,兴许老二的病就好了!”
  蒋浩峰阴着脸没说话,蒋勇道手一挥,带着保镖出了门。
  他和几个保镖如狼似虎开车冲进大学,硬生生把那女大学生从大学强行带走,来到了医院。
  这女大学生吓得脸都白了,拼命挣扎,还是被强行带到了病房。
  眼看女大学生还在挣扎呼救,蒋勇道用手铐把她铐在了弟弟蒋勇笠的床头铁栏杆上。
  他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在女大学生面前比划:“你乖乖伺候我弟弟,否则,老子划烂你的脸!”
  女大学生吓得不敢再叫。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了,杜杰走了进来。
  他今天在住院部中医科值夜班。本来是想再来看看蒋家是不是改变主意让自己帮忙救人的,没想到刚到门口就听到了蒋勇道威胁女大学生的话,推门进来,就看到了眼前这一幕。
  杜浩大致明白怎么回事了,他一言不发,走过去双手抓住女大学生手腕上的手铐环轻轻一扯,手铐立即被硬生生掰开了。
  女大学生赶紧躲在他身后,惊恐地说道:“医生救我!”
  杜杰简单问了事情经过。阴着脸扫了一圈屋里的人:“谁干的?”
  蒋浩峰反应非常快,他总觉得眼前这人很恐怕,先前被无形巨手强行按压磕头的一幕涌上心头,立即一脚将大儿子揣倒在地,吼道:“谁让你去抓人的?混账东西,还不跪下磕头赔罪!”
  蒋勇道反应到也快,老爸是很嚣张的人,他都害怕这年轻医生,肯定大有来头,赶紧跪在地上磕头道:“对不起,是我错了,请姑娘你原谅,我愿意赔偿你所有损失。”他冲着那几个跟着去抓人的保镖吼道:“你们几个还不跪下赔罪!”
  几个保镖赶紧跟着跪倒磕头。
  蒋勇道掏出一叠现金双手捧着,跪爬过来给女大学生,足有好几万。
  但女大学生却摇头,害怕地躲在杜杰身后:“我不要你的钱,只要你们以后别来骚扰我就好!”
  杜杰说道:“冲进大学绑架女生,你们还真的无法无天啊。要知道,人在做天在看,虽然你们已经磕头赔罪,但还是要惩罚的,就罚你们就腿痛半个月吧。”
  “什么?……啊!”
  蒋勇道和几个跪在地上的保镖同时惨叫,跌倒在地,抱着双膝痛得冷汗直流。
  杜杰用灵力波直接撞伤了他们的膝盖,将会连续疼痛半个月,这是灵力损害,没有任何止痛药能减轻疼痛。
  他们软在地上哀嚎。
  杜杰却面无表情望向蒋浩峰:“你两个儿子都是个目无法纪的混蛋。幸亏我还没出手救治,否则我还得弄死他。现在,我不会再救你儿子,他就等死吧。——还有,这女大学生你们要再动她,你们会生不如死!”
  蒋浩峰打了个哆嗦,连声说着不敢。
  杜杰带着女大学生走出了病房,剩下的保镖看了一眼那被硬生生掰开的精钢手铐,再看看地上不知什么原因双膝剧痛哀嚎的蒋勇道等人,竟然没一个敢出来阻拦。
  杜杰送女大学生到医院门口,帮她拦了一辆出租车。
  女大学生感激不已,非要跟杜杰加微信,只好加了,得知她是电影学院的大三学生,名叫苏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