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三章:红衣女尸

加入书签
  此刻,季亭双目茫然,立于一侧,全然一副任凭吩咐的空洞模样,神态与外界那些行尸走肉看起来没有什么两样。
  可是他的心脏在跳动,灵魂镇于躯壳之中,呼吸绵长安稳,是一个鲜活的人。
  只是不知为何,仿佛好似被什么东西摄魂控制住了一般。
  百里安心思百转,暗道看季亭这模样虽说极不寻常,但胜在性命无虞。
  季家兄妹二人同时失踪,那是不是意味着季家二姑娘也还活着?
  荒宅藏尸,幽鬼为王。
  在这个遍地皆是死人的凶宅之中,为何独留季家人的性命?
  百里安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季亭,性子沉稳的他并未出言寻唤。
  荒宅之中,邪气远胜于灵气,幽鬼郎所居之地,极阴极邪。
  方歌渔摘去头上的叮伶碰撞的凤冠,藏于大袖之中的素手将一道蓝色符纸揉捏成团,灌入灵力。
  手掌摊开之际,符纸被捏压成一道纸鹤模样,双翼无声振动,化作一道极快的光,朝着窗外飞掠出去。
  这是一张蓝色符纸,符纸之上,已经绘制出了大半符文,经过方歌渔的灵力催发,方可勾勒出一道完美的符来。
  大道有三千,修行者无数,放眼四海八荒,天曜大陆,亦有修行符道者。
  而符师共分五等:小符师,符师,大符师,神符师以及传奇符师。
  符师极其罕见且尊贵,因为能够感悟出精神力者少之又少,即便身具上品灵根,若无天赋机缘,也难以修行出一道精神力来。
  再者,空白的符箓极贵,都是通过昂贵的灵石购买而来。
  一般人绘制的符难以储存,以精神符力入纸,若是长时间不激发符纸的力量,其中蕴含的符力就会慢慢流失殆尽。
  像这样,将精神力拓印在授灵符纸之上,且能够保证符力不流失半分,放眼天下,唯有精神境界修为突破至大符师方可做到这一点。
  方歌渔手中这道符纸,其价值,难以估量。
  故而速度极快,就连百里安都难以察觉发现符纸的运行流转轨迹,只来得及捕捉到一抹细微的空间变化。
  对于灵符纸鹤的侦查,方歌渔亦是信心十足。
  就在这时,窗棂前,伸过来一只布满厚茧的苍白手掌,动作看似随意而缓慢,却是精准无误地握住了那只纸鹤。
  方歌渔面色微变,眉尖低压。
  只见那手掌微微用力,咔嚓一声,灵符破碎,指缝间,盈盈洒洒出斑驳碎裂的灵光,布满苔霜。
  百里安看着窗前安静站着的红衣女尸,她不动声色地捏碎方歌渔放出的灵符,又不动声色的收回手掌,垂在身侧,歪偏着脑袋,塌垮着肩膀,一副无神空洞的无所知模样。
  即便是发现了方歌渔的小动作,也没有丝毫要主动发起攻击的意思。
  方歌渔面色变得极为难看。
  若是寻常尸体,怎会如此轻松捏碎一名大符师用心制作出的蓝符。
  就连拓海巅峰境的修行者,都做不到这一点。
  若是……这园内的每一具尸体,都如红衣女尸这般恐怖强大……
  方歌渔心中掀起轩然大波,不敢想象。
  娘娘身边的女官,怎会允许这样的阴鬼势力留存于内城之中。
  大红喜帖的古旧窗户下,红衣女尸孤零零地站在那里,歪偏着脑袋,青灰色的眼眸难以倒映出一缕光来。
  她与荒宅之中大多死去的新娘打扮一致。
  唯一不同的是,她的腰间,悬挂着一个精致的黄皮小鼓。
  鼓身滚着一圈猩红的穗子,穗子间挂满了零零碎碎的青铜铃铛,但铃铛相撞,并未发出任何声响来。
  方歌渔警惕地崩紧身体,起身行至红衣女尸面前,手掌在她空洞的双眸前轻轻挥舞了两下,不见有丝毫反应。
  百里安恐她有危险,赶紧大步迎了上去,拉住方歌渔的手臂,朝她摇了摇首。
  方歌渔道:“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百里安看着女子黑发间镶别着的红羽,道:“应该是主办婚事的礼官。”
  方歌渔陷入沉思。
  两人不傻,皆很清楚,方才这名女尸出手毁去符纸灵鹤,是禁止屋内两人与外界有任何接触与关联。
  生者入厉鬼新房,若是没有绝息断气,化为荒宅之中的怨鬼之一,这礼,才算行完,方可归去。
  百里安本无气息,倒也符合这个条件。
  只是,他断不会让方歌渔发生任何意外。
  “这荒宅之中,全是灵魂具灭、没有意识的行尸走肉,不过是依靠身前的一口怨气入体,驱使者躯壳白骨不灭,这才会沦为鬼物的傀儡。”
  方歌渔手指探入乾坤囊中,灵流涌现,化为她平日里的那柄贴身佩剑。
  她扬起桀骜的眉角:“拆了这些死气沉沉的破傀儡,我就不信幽鬼郎他还要做缩头乌龟。”
  百里安深深地看了方歌渔一眼。
  看似张狂无度、自不量力的一句话,却隐含着其他的意图。
  未经风雨,荣尊无限的大小姐,却总是能够一眼观破诡谲玄机。
  剑未出鞘,杀意以至。
  两人前方那名失了灵魂的空洞女尸,在听到‘幽鬼郎’三字时,瘦弱的身躯蓦然一震。
  她终于有了反应。
  女尸缓缓抬起头来,用那双青灰色的死寂眸子‘凝视’着方歌渔。
  这时,方歌渔才察觉到,这具女尸并非是躯壳之下没有灵魂从而导致双眸空苍茫然。
  而是她的双眸本就没有任何焦距,她生前,应当是个视线有损的瞎子。
  方歌渔握紧剑身,剑柄处的宝石散发出幽幽的蓝光,将她眸色映得几分冷冽。
  女尸双眸茫然地‘看着’方歌渔,僵硬地脸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柔软,却也愈发苍白,如尸体一般。
  颈间手背上的尸斑快速消失,她忽而诡异一笑。
  百里安心知有异,掌心顷刻之间暴出一团柔和的水光,光华化刃,朝着女尸的脖子横切而去,欲将她先行拿下。
  红衣女尸身后便是一堵墙,而左路早已被方歌渔的站位封死,右侧则是百里安攻击。
  却不曾料想,女尸身法极其诡异,浅浅后退一步,大红的身影如泼血一般,涂于墙面之上,整个人化作无形的鬼魅,在剥落的墙面上如影而行。
  大红的身影绕至飞速绕至两人后方。
  百里安的秋水剑悍然出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