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你已经不香了

加入书签
  从灵药店走出来的二人漫步在大街上,看着形形色色的修士唏嘘不已。
  “拿来!”姜仁宝伸手摊在沈岢面前。
  “啥?”沈岢装傻道。
  “那玩意儿可不是好东西,你留在身上只会留下祸端!”姜仁宝一本正经道。
  “你当我傻!”沈岢白了姜仁宝一眼,“天澜商会的紫金卡啊,多少人梦寐以求却不能得的东西。有了它,吃喝玩乐应有尽有!”
  “关键咱压根不具备使用的实力啊!”姜仁宝准备伸手抢了,“用多了只会让麻烦缠身!”
  “那你告诉我,你是咋得到的?难道你实际上是某方大佬的私生子?”沈岢躲到一边。
  “瞎扯!这是我姐送我的!”
  “你姐?哈…,果然是私生子啊!快快道来,你爹究竟是谁?”沈岢凑到姜仁宝身边小声道,一副八卦到底的架势。
  “…”姜仁宝终究还是属于那种话不多的人,看到沈岢开始准备胡搅蛮缠,干脆不再开口了。
  沈岢又逗了姜仁宝片刻,见对方真是铁了心不搭理自己,也觉得无聊,双手揣袖,开始四下搜寻美女所在。
  给力网址阅读
  “你带我来妖城,不仅是因为这里有场盛大的拍卖会吧?”姜仁宝问道。
  “那是当然!这些年真隐山神命真隐宗的门人全力搜寻修罗门的所在。不过说来也奇怪,自从十年前的那次集体出动后,修罗门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直到最近这两年,开始有人会偶尔看到修罗门弟子出没的踪迹。这次带你来也是因为有消息说,修罗门的某个长老还是护法之类的会来参加。”
  沈岢说着,灵光一闪,耸眉看向姜仁宝道:“你是不是傻,有这东西不懂用啊!”
  说着,沈岢拍了拍胸口。
  “天澜商会势力这么大,想要找个修罗门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儿?非要费这么大劲儿让我去搜集!你真当我是你下属啊!”
  “…怎么扯来扯去又扯到这上面了!”姜仁宝不耐烦道:“给你说了,我现在根本没能力消费天澜商会,消费的越多,我欠天澜商会就越多,到最后甚至有可能被天澜商会操控而身不由己。”
  “…”沈岢显然没料到姜仁宝会想这么多,同时他自己也没有想这么多,“那…那些你说的材料。”
  “那些材料既然都是罕见难得的,价格肯定不菲。再看看吧,我闭关的十年里也炼制了不少罕见却很实用的丹药。先去拍卖行看看能定个什么价格吧!”
  “我擦,多才多艺啊!”沈岢惊叹道。
  在接连问了几次路后,二人终于来到门口没有几个人,显得极为冷清,只是一层小平房的拍卖行前。
  “这…就是要举办大型拍卖会的地方?”沈岢哑然道。
  蛟龙阁。
  三个血红色大字龙飞凤舞的刻画在匾额之上,肃杀之气弥漫周遭数十丈开外。
  恐怕这是唯一一处能够彰显蛟龙阁不同寻常的地方了。
  “这个匾额应该是用赤蛟的骨骼雕刻出来的。”姜仁宝惊讶道。
  “天澜商会的手笔,没必要吃惊!”沈岢似乎已经司空见惯,随口道。
  就当二人来到门前准备进入时,一条赤色蛟龙的虚影长啸一声从匾额上俯冲而下,朝着二人呼啸而去。
  二人皆是心头一颤。
  “切,下马威吗?!”
  沈岢见状不屑道,然后骈指朝着蛟龙虚影便是一指,顿时一道臂粗剑芒喷薄而出,在手腕的带动下挽起一道剑花,便将蛟龙虚影荡得无影无踪。
  随后二人踏入黑漆漆的门内。
  进入门内的瞬间,二人才发现,这里原来是另有洞天。
  仰头望去,这里就像是一处天然的万丈深渊一般,一眼望不到顶。
  四周的岩壁一条宽大的栈道盘旋直上,洞壁之间亦是大桥横跨其中。
  这里的人数之多,是外面的数十倍。
  叫卖声不绝于耳,嘈杂万分。
  更有不少摊位上宝光四射,晃人双眼。
  “哇塞…”姜仁宝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叹。
  “二位能够毫发不损的进入蛟龙阁,一看便是人中之龙,不知此次前来有什么宝物想要出售或是竞拍的?!”
  一个悬浮在空中,长的约有四尺高的鲶鱼怪突然出现在二人面前。
  “你是…”姜仁宝少见多怪,一下没适应鲶鱼怪油腻腻的长相和它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土腥味,不由向后退了两步。
  “三蝽咕,你他妈的又插队,这次轮到老子了!”
  还不待姜仁宝和沈岢有反应时,又是一条悬浮的鲶鱼怪冲了过来,尾巴一摆,把方才那条鲶鱼怪扇飞出去。
  “呃…”姜仁宝一脸懵逼,小声问旁边的沈岢:“啥情况?”
  “好像是…抢生意?”沈岢也不确定。
  “二位少侠,我是这里的导购员之一,如果你们有什么需求,尽管给我说!这是我的工牌,编号38。这是我的名片!”
  鲶鱼怪说着,嘴里还时不时吐出水泡。
  只见它把尾巴翘到二人面前,鱼尾上夹着一块金属牌子,上面写着编号及姓名。
  “咕噜嘣…”姜仁宝把牌子接了过来。
  “正是在下。”咕噜嘣又吐出一个水泡,砰地一声轻响在面前破碎。
  “呃…天澜商会的导购员不都是美女吗?你们这就没有?”沈岢有点儿接受不了。
  “这样啊,二位稍等!”
  只见鲶鱼怪的尾巴又是一摆,一粒丹药从鱼尾飞入它的口中。
  下一刻,鲶鱼怪的身体开始在二人面前扭动。
  不消片刻,一个仍然长着鱼尾,但却拥有火爆上身和美艳面孔的人类面孔将之前的鱼身鱼头取代。
  “二位见笑了!”咕噜嘣说着,鼻孔里挤出一个水泡,“为了满足广大客户的需求,我们都会准备不同品质的化形丹。不知二位对现在的这副容貌是否满意?”
  “…”
  “…”
  姜仁宝和沈岢你看我,我看你,最后纷纷叹了一口气。
  咕噜嘣见二人都没有拒绝,顿时乐开了花。
  于是一边带路,一边对二人介绍道:“二位应该是头一次来咱们妖城吧!其实咱们妖城和天澜商会只不过是合作关系,创建妖城的实际上是咱们海妖族的赤蛟龙王!赤蛟王的地位和实力超然…”
  “等等!”姜仁宝立刻打断道:“你…你说什么?来自海妖族?深海的封印解除了?”
  “…”咕噜嘣一脸诧异地看着姜仁宝,心底冷笑,“没想到竟然是个土老帽!”
  “这些事,我抽空再跟你说!”沈岢勾住姜仁宝的肩膀道,然后对咕噜嘣说:“我这兄弟正好在十年巨变的时候闭关修炼,所以对于现在的大势不是很清楚!你继续!”
  “闭关?”咕噜嘣心中又是冷笑,“区区一个金丹期的修士,竟然还闭关十年…关键还好意思说出来!我呸!”
  虽然心中不屑,继续道:“此洞天乃是咱们赤蛟王曾经的修行洞府,现在闲置下来,就拿来做这拍卖场了。能进入这里的都是需要经过门前蛟龙匾认可的,想来这位少侠应该是占了朋友的光才能进来的吧!”
  姜仁宝闻言,呵呵一笑,也没有多做解释。
  “他可是姜仁宝,你没听过吗?”一旁的沈岢立马插嘴道。
  “哈哈…”咕噜嘣笑了几声,然后一副女儿姿态地轻轻拍了沈岢一下道:“小兄弟这玩笑开得,已经有好多人冒充姜仁宝了。你就不要再逗奴家开心了!”
  “…”沈岢看了姜仁宝一眼,耸了耸肩。
  意思是说:“你看吧,把你身份说出来都没人信了,就这还想让心怀不轨的人找你麻烦?以后也别装什么身负重伤,不堪一击了!你已经不香了…”
  姜仁宝挠了挠头,撇了下嘴,一脸无奈。
  同时,他也很好奇,在这十年里,这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