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辣鸡厂商,毁我青春

加入书签
  昏暗的房间中,那弓着腰在众多文件中不停翻阅的身影有一丝疲惫。
  那是一个青年,有着一头细碎清爽的金色短发,小麦色偏黑的皮肤。
  像是终于发现了什么,青年的眼中闪过一丝猜疑,表情意外,翻阅文件的手也停了下来。
  到底是……为什么……?
  他咬了下嘴唇,再次回忆起前几天的惨剧。
  巨大的爆炸声响彻天际,房屋的瓦砾横飞,砸中道路两旁的行人,一个,又一个。
  这起恶性爆炸案最终致10人死亡,数十人受伤,现场人员初步调查后,确认了这种炸药是一种十分难以获得的高爆炸药——RDX,黑索金炸药,又名环三次甲基三硝胺。
  这种炸药的威力是TNT的1.5倍,但稳定性却要比TNT炸药差得多。
  高温、震动、撞击、摩擦,都能让它轻易的爆炸,是一种十分危险的炸药。
  安室透也在暗中协助名古屋警方调查此事,在他的帮助下,警方最终确认了炸弹的携带者——某家珠宝公司的女老板。
  当天,她上午十点从池袋乘坐新干线出发,下午两点半在名古屋站下车,来到事发旅店,三点,名古屋爆炸事件发生。
  调查得知,这女人购买的票是从池袋到京都,至于她为什么提前在名古屋下了车,警察们没能调查出个所以然。
  犯罪目的,警察们也没能搞清,只能将这件事情草草结案。
  而在名古屋警方将卷宗整理归档后,安室透便受到了来自上级的秘密调查任务,调查的依旧是名古屋爆炸案,但这次里面多出的证词,让安室眉头忍不住紧锁。
  新干线上的一名工作人员,在餐车上,很幸运的看到了携带炸弹的女人和一名穿着黑色风衣、一头金发的奇怪男子交谈、交换手提箱的场景。
  结合描述以及那枚来历不明的RDX炸药,几乎是下意识,安室透的脑海中浮现出了那双冰冷的墨绿色眸子。
  GIN.
  是琴酒,将那枚炸弹交给她的。这样一来,炸弹的来源也清楚了。
  这样的事情在组织里面很常见,得到了需要的东西,直接杀掉对方,不留下任何活口。
  可如果真的想要清理踪迹,以琴酒的性格,让炸弹直接在列车上爆炸岂不是更好吗?
  杀掉了列车上的人,哪里还会被他查到这么多目击证词?
  连他都能简单想到的事情,他不认为琴酒会想不到,那他这样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安室透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而这一份疑惑,很快就在另一份列车工作人员的证词中放大。
  据某间车厢的乘务员说,当时,有两个穿着黑衣的奇怪男子坐在他所负责的车厢,因为有些可疑所以他特别关注了一下两人的行踪。
  两人中途去了一次餐车,再回来的时候,原本的手提箱就变成了巨大的行李箱,之后,两人再次离开车厢,再也没有回来过。
  而根据另一位京都的警务人员的证词,因为一名熊孩子踢碎玻璃,列车紧急停在京都疏散乘客,当时就有两个黑衣人一直坐在餐车二楼。
  安室透很是敏锐的发现了几个问题,在猜想分析后,他似乎找到了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
  “琴酒在列车上看到了某个人,因为这个人的出现,他不得不改变计划,让原本应该在列车上爆炸的炸弹转移地点,在名古屋爆炸。”
  “而且,他似乎不想让那人发现自己,所以躲避到了餐车的二楼。”
  “应该就是这样……”
  安室透感觉自己脑海中的思路越来越清晰了,他连忙翻找出那天新干线的乘客信息,对比着证词中琴酒所在的车厢,找到了同车厢内其余所有乘客的信息。
  右手灵活的转着笔,思考了一会,他毫不犹豫的将几名乘客的信息划了下去,“琴酒最开始上车的时候并没有发现那个人,所以,从门口到琴酒座位的这些人,不是。”
  继续分析,他手中的笔再次转动,“从餐车返回后没有立刻发现这个人,说明琴酒看不见那人的脸,所以,座位朝着餐车方向的人,不是。”
  手中的笔再次滑动,划掉的名字中出现毛利兰、江户川柯南以及黑泽成实的名字。
  “从餐车返回后的一段时间内,琴酒都没有发现这个人,之后发现,应该是这个人做了什么事情,比如说话,起身拿东西,去洗手间等一系列行为让琴酒意识到这个人的存在,改变了原有的计划。”
  安室透拖着下巴,沉静的注视着剩下的几个位置,“应该就是在这些人之中了。”他拿出对应车厢的信息,依次对照着上述座位上的名字。
  “梅川库子……毛利小五郎……黑泽凛……”
  剩下的人就需要好好调查了啊……
  整理好这几人的资料,一共4个人,单独存放在文件袋,安室透目光微凝,“这个人,能让琴酒突然改变炸毁新干线的想法,又能让琴酒刻意避之不见,恐怕是组织中地位极高的人!”
  “他隐藏在普通人中,恰好坐上了这列新干线,被琴酒发现,为了不让他暴露引起怀疑,琴酒便更改了爆炸的地点……”
  “即使不是组织的高层,也会是和组织有关,极为重要的人”
  总感觉这次好像抓到了什么大鱼!
  安室透目光闪烁,轻轻抚过文件袋。
  连自己都没有听说过的、组织地位更高的人,很可能就隐藏在这群人之中……
  …………
  一个月后。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死了人的缘故,这部由黑泽凛参演的电视剧,最终被叫停了。
  原带收回,就连拷贝录像也被收了上去,忙活了一个月的时间,最后就得了个这结果。
  黑泽凛钱也没拿到,力气还白出了,浪费了这么多时间,连份录像带都不让留下来作纪念,一想到这儿,他就恨得牙根痒痒。
  真恨不得直接找到叫停这部影片的人,抽他个百八十下,再用上煎炒烹炸加满清十大酷刑,让他敢叫停自己的戏!
  但这也只是想想……就算真的被叫停,他也只能独自一人坐在座位上,双手托着腮帮子,抵着课桌,在心中默默吐槽:
  辣鸡厂商,毁我青春,扣我钱财,颓我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