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重回梦魇

加入书签
  智能钻机的设计和改装都是相当精密的技术,原先这种钻机的智能到不了如今这个级别,就是说初代钻机的智能其实跟一般的人工智能没什么分别,它们也做不了多少出格的事,所以江潮生他爹流落到水星以后才可以忽悠银心城的人,造了那么多原型机出来。那个时代有一部分钻机就已经失控了,它们钻下去就没了影子,谁也不知道它们最后去了哪里,就消失在地底了。后来这部分无用的钻机又被随后赶来的盛成章遇上,他比江潮生他爹那个时代有更多的知识,而且他对人工智能的理解也深刻得多,于是他利用创世会里的身份偷偷做了许多原子脑出来安进以前那些钻机里,再把钻机扔到矿下面去。这一部分钻机才是真正的智能钻机,它们钻得深打得远而且完全不可操控,安在它们身上的所有监控设备最后都要因为古怪的原因失灵,包括伽马信号放射器,这种东西用对原料的话持续几千年都没有问题,就连这个家伙都要失灵,这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完全失控”了。
  也就是说,在智能钻机上面安装什么监控设备意义都不太大,或迟或早会有一些什么东西出来把监控它们的东西处理掉。这让人想起以前地球上的一个纪录片,人们在抹香鲸身上安摄相头,想看看它们潜到深海到底做了什么,但抹香鲸在下潜以前会互相蹭,把身上的摄相头蹭掉——有的东西,不想让你看,你就永远看不到。
  在现在十七进去的这个钻机里有全套的通讯和监控设备,盛成章已经往她的座舱里输送了一部分食物和水,她现在的问题可能就是大小便不太方便——钻机里是没有这样的地方的,那个钻机本来就是按照无人设计来的,给一个活人留着的生存空间非常小——十七马上就注意到这一点了。
  “你能听得到我吗?”她对着墙上的通讯器喊了一声,在盛成章答应一声后她才接下去,“我怎么洗手呢?”
  “打开后舱门,那里通往排废舱,是钻机处理垃圾的地方,你随便找个地方安排就行,过一阵子舱内会加温压缩,就把废料一起处理了。”盛成章这时已经准备睡了,躺在床上懒洋洋跟十七说道。
  “可是我怎么知道它什么时候加温压缩呢?”
  “你试试吧,如果能拉开门就代表里面没有高温高压,不然你所在的船舱也会失压,人工智能不会那么傻,它比我们聪明得多。”
  然后盛成章就想赶快睡觉,他这么着急忙慌地去睡觉,也因为他想看看走到了这一步自己的梦境会不会有什么变化。但是想睡觉你还得问问别人同意不同意不是吗,这船里又不止你一个人——王烬钻进来了,她把他对面墙里的床铺拉下来也躺了上去,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起话来。
  “你说,我身体里的这种能量该怎么激活呢?就是非得有别人危害我的生命这种能量才会起反应吗?”
  “不知道,我没有这种能量。”
  “如果我说人的梦和人的现实其实是可以互动的,你信吗?”她又沉默了相当长的时间,盛成章都快要睡着了,她却说起话来——这种女人,你是不知道起床气有多可怕……
  “信,人人都会梦到现实里的人。”看来盛成章没有起床气。
  “不是这样……你们这边的人做梦吗?”她这么问,当然就是因为火星人从来不做梦。
  “我不知道,我们这里谈这个的非常少。”
  “你们没人会常常谈论梦到了什么,又象征着什么吗?”
  “起码我没听过几回。”
  “如果我说我曾经被人拉到他的梦境里,看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你信吗?”
  “信,因为也有人进到了我梦里。”
  “来!说说你那个梦呗!”王烬找到了一个她想谈的话题,兴奋起来,支起身子面朝着盛成章说道。
  “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章天河跑了进来,他告诉了我一些事罢了。”
  “奇怪,也是他把我拉进他的梦里,也告诉了我一些事,可是我感觉他说的那些东西我们都很难明白……你知道吗?火星沦陷以后我以为我妈妈去世了,结果我在章天河梦里看见过她,而且他说其实我妈妈并没有死,她还以某种形式活着……”
  “这是好事。”盛成章慢慢悠悠来了这么一句。
  “所以你发现了吗?也许我们的梦境世界和其它世界是相通的,许多人可能就活在别的世界——我不是说死后还有一个世界,而是说……哎!感觉说不清楚……”
  “梦境可能是连接我们的现实和意识的一条路吧……有很多东西哪怕我们从来不对别人说,那些东西还是会进入我们的梦境中来,也有很多东西在梦里发生了,后来还要在现实里应验……”
  “你也有这种感觉呀!”
  “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过这种感觉。”
  “那你说,章天河是不是可以主载梦境世界呢?他可以随意进入别人的梦,又可以随意把别人拉到他的梦里去……”
  “应该不是,因为哪怕他不来,我的梦还是存在的。”
  “你梦到了什么?”
  “记不清了。睡会儿吧,也许这一次我就能记住这个梦,到时候再说给你听。”
  “好吧……”王烬委委屈屈地翻了个身去睡觉了。要说,这个女人其实上下限是非常高的,天生的娇生惯养,可是受了打击环境恶劣她照样也吃得下睡得着——我们打赌,这世上有九成以上的人禁不住在她身上发生的那些事,会难受得吃吃不下睡睡不着,可是她就能办到。这不是说她没心没肺,自己的妈死了都一点不伤心,而是她能把这种伤心憋得住,不耽误其它事——这是一样非常牛的能力。
  盛成章见王烬不说话去睡觉了,他自己又想了很多东西。看来不论是梦境还是意识方面的那些东西都是真实存在的,不过是他还不知道这中间运作的原理,也就是说其实他先前还在找寻的那些神秘的东西一定是真的,王烬不会跟他胡扯,他只是现在还没找到它们罢了。至于梦境和现实的那种纠缠,在他看来不论这种纠缠是怎么作用其实都无所谓,更重要的可能是它的真实存在会改变一个人的观念,章天河再有能力,也不可能从梦境世界里把水星内部的那些智能钻机处理掉,还得有人着手去做。有了基本的动机,做起事情来就不会像以前一样一点头绪都没有……
  盛成章这样胡思乱想的时候也慢慢睡着了,心安理得的睡觉和提心吊胆的睡觉毕竟不同,现在他做着自认为正确的事情而且有了一个笃定的方向去睡觉,连睡着也比以前痛快得多。同样,他做的梦也不太一样,这一回,他梦到了一些别的东西……
  一如既往的,他还是像以前一样向水星深处那个火红的巨眼缓缓坠落,这个梦自从他开始搞智能钻机就出现了,老有个这样的巨眼在瞪着他,让他痛苦不堪——在梦里,他也是一边忍受着极度的高温一边向水星深处那个巨眼坠落,然后他会像上次描述过的那样掉进那个巨眼里去,火红的熔岩,迸裂的皮肤,灼烧着的灵魂之火,这都是盛成章过去好些年都在默默忍受的痛苦。章天河出现以后这种情形没发生多大的变化,不过是那种痛苦可能被他自己心里的信念冲淡了,以前他属于不明所以,现在他可能就是心服口服——痛苦固然还是痛苦,但这是一种有信念的痛苦,所以后面他的日子总算是好过了一些。
  今天,他在现实里开始真正地要去面对水星内部的那个火红的巨眼,他在坠落的中间心里其实也是知道这是个梦的,也就是说,他的意识起码处在和这个梦同等级别的状态下,但他没法在梦里完全清醒——可以意识到,不一定就能挣脱,不然人世间就没有恶梦了,痛苦他还是要承受的,受完了,他也就醒了——那是以往,今天,他还没完全落到底就远远看见下面火红的岩浆里有个东西在闪闪发光。
  那可能是我开着的猪鼻子……他在梦里也可以自由思考的,于是就这么对自己说道。可是这个温度掉下去,该吃的苦还是一点都不会少的……
  盛成章已经有了相当的心理准备,他从根本上明白了那个噩梦的原理,其实就是水星的……如果按十七的话来讲,水星的星灵在折磨他——他活该,他认,所以他是没什么负担的,这个苦他早就做好了痛痛快快受完的准备。
  可是今天掉下去他不偏不倚地就掉在了那个闪闪发光的……就跟湖心岛一样的东西上面,在他的认知里这个东西应该是灼烫如火,会把他从脚到头慢慢融化掉,可是并没有,这个湖心岛反而十分清凉,以往的那种掉下来就必受的灵魂之火一点都没有感受到。
  我……我受够苦了吗?他在心里想,也不知道是在问谁。然后他俯下身子摸了摸那个闪光点,也看不出来是不是他驾驶的猪鼻子,反正火星产的材料都是那种灰扑扑不起眼的样子,谁分辨得出来。他起身望向四周,还是一样的火热的熔岩烈焰,可是今天这些东西好像并不准备伤害他,他感受不到什么苦楚。
  这是要告诉我什么信息吗?还是要教我下一步该怎么走呢?又或者,我做得不对,她(我们这本书内太阳系行星都以“她”指代)在提醒我应该分外注意什么地方?
  就在盛成章这么想着的时候,他看到四周的岩浆像开水一样沸腾起来,他有些悚惧,想往后退,但迟疑了一下还是立住了身子。然后他看到许许多多黑色的丝状、片状、羽状和球状物从那片沸腾的熔岩中升腾起来,它们正围绕着一个看不清楚的什么核心旋转,有的快,有的慢,有的几乎要撞到那个核心上面。然后这些小黑球自己也在不断地融合、交汇,它们变得越来越大,运动得越来越快,中间那个核心开始显露出来——那是一个光华夺目的球体。接着是一声剧烈的爆炸,这一切都在他眼前消散,四周沸腾的岩浆又重回安静,开始慢慢冷却。那些黑色的东西不见了,中间那个明亮的球体也不见了,一切都在归于死寂——
  盛成章从梦里一下子惊醒,从床上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