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信任

加入书签
  李承泽恍然大悟,她那的茶可不就是红茶黑茶吗?自己倒是只喝绿茶一类的茶。
  正寻思着,就听慧兰继续说了,“要是避无可避的话,教你一个简单不出错的招数,菜就挑清淡的素菜吃,茶就要求换一杯,少吃少喝,问题不大,慢性毒总不见得出门就死掉吧,那就解释不清了。”
  “还有呢。”
  李承泽玩着她修长的手指,心不在焉的问。
  她咯咯的笑了,摸摸他俊美的脸庞,“傻了不是,你还有我呀,没到那个地步呢。
  看病我不如太医,但解毒还少有人比我精通的,有我在,不怕。吃三天的清心丹就没事了,那个药就是厉害的毒也能压三天呢。”
  她一脸的满不在乎,李承泽明白了,在她看来都不值得紧张吧,小事而已。
  想到这又笑了,抓着她的手咬了一口,“没良心的丫头,不怕孤死掉?那你可要守寡了。”
  慧兰眨巴下眼睛,顿时哭笑不得,“不会死啊,这是最近一年才开始下的毒,是上瘾的慢性毒,一般用来控制你的。
  你是太子,哪里真的蠢到直接毒死啊,这个毒不严重,就是会有依赖性,要很多年才有效果呢,其实可以戒掉的,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她摇摇头,确实不理解,也不知道谁下的毒,猜测是皇帝的妃子。
  李承泽这才放心了,“你不用操心这个,知道了就好办,不许说出去,闹大了连我都保不住你。”
  “知道了,我又不傻。”
  李承泽这才满意的笑了,“今送的首饰喜欢吗?不喜欢下回自己挑。”
  说起这个慧兰才来了兴趣,一个劲的点头,“喜欢,你看我戴了戒子,还有耳环,我喜欢那个蝴蝶的簪子,一晃脑袋,蝴蝶的翅膀会颤动,特别好看呢!”
  见她喜欢,他扬起嘴角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清隽美好。
  “那爷怎么没见你戴呢。”
  “我也喜欢珍珠啊,我想等你来了戴给你看,别人没有就我有,我好开心呢,特别喜欢,爷选的都是我喜欢的,我要换着样戴。”
  慧兰高兴的晃晃脑袋。
  “好,换着戴,让针线房再给你做些裙子穿。”
  “嗯,衣裳做了好几件呢,还有没做好的,我什么都不缺。”
  她乖巧的靠在他怀里。
  晚膳端上来了,有惠兰惦记的烤羊腿,还有好几道精美的菜肴,还有一道汤品。
  李承泽拿了刀把羊腿上的肉片下来放在她的小碟里,方便她吃。
  慧兰吃的高兴,看她吃饭都觉得有胃口了。
  可惜不能喝酒,李承泽也就没问。
  这几日药浴效果越发明显了,连睡眠都好了很多,头也不会在抽着疼了,这个小丫头确实有能耐。
  吃饱喝足,常吉让人去烧水了。
  “今晚上泡完换一种了,休息两天换药。”
  慧兰交代了一声。
  “好啊,就随便折腾吧。”
  李承泽倒是越来越信任她了。
  她教的功法每日都坚持练,目前感觉还是不错的,神清气爽,十分舒服,虽然日子短看不出什么,但这个已经能说明问题了。
  夜里照常泡完药浴,李承泽抱着她睡觉,慧兰睡觉不老实,晚上不抱着她会转圈,然后早晨还能回到原位,也是本事了。
  “屋里的冰够用吗?”
  “够了,爷让人给的多,我身子骨不是很强壮,不能用太多冰。”
  慧兰得宠了,底下人还哪敢为难呀,自然东西捡好的给了。
  “嗯,不够了找常吉要。”
  “爷对我真好。”
  慧兰把脑袋埋进他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着闭上眼休息。
  “孤明日不来了,你自己玩。”
  李承泽临睡前交代了一句。
  “唔。”
  慧兰已经睡着了,他笑了一下也睡了。
  一大早丁香秋云还有常吉进来伺候他穿衣洗漱。
  蕙兰醒来时太子早就上朝去了,今儿不过来了。
  秋云伺候她起床,才小声嘀咕起来,“昨儿听说于良娣带着丫头去书房送汤水,结果被太子爷给斥责了,连汤水都没留下退了回去,于良娣可丢了一回大脸面呢。”
  慧兰莞尔一笑,“书房是禁地,我在家读书都是在学堂和后院折腾,连我母亲也不去书房的,更别提我们不过是太子爷的小妾罢了。
  哪来的脸面从书房拉人,传出去像什么样子,太子爷就那么急色,这可是个昏招了。”
  秋云也抿着嘴笑呢,“可不是么,于良娣今日连面都没漏,昨儿听说灯亮了一夜,不知道是不是等太子爷呢。”
  “既然拒绝了就不会去,否则就是出尔反尔,上位者最怕朝令夕改。”
  “主子英明。今儿爷临走时说二皇子请客吃酒呢,不过来了。”
  “好,这几日跟着爷吃的清淡,我嘴里没味道,让厨房给我上个锅子,要辣点的菜换换口,再把送来的酒水也烫一壶。
  这个季节有桂花了吧,咱们自己可以酿点酒么,全当是玩了。”
  “好啊,隔壁院子就是东宫的花园,都不必去御花园了,就有不少玫瑰和桂花呢,奴婢明儿让人去采一些桂花回来好不好?”
  “好啊。拿回来我弄,我在家闲着无聊就学过酿酒。”
  秋云笑了,“可惜现在有点过季了,梅子不多了,有也不太好了,不然可以做点梅子酒呢。”
  “你去的时候少弄一点,咱们有个一小罐就够用了,等下回应季了去跟爷要就是了。”
  慧兰也想喝一口酒,空间里还有药酒呢,有日子了,一直没舍得喝,忘记了。
  “好啊,奴婢让人去折腾,您且等着就是了。”
  “我在泡点药酒好了,讨好了爷咱们日子也能好过一些。”
  慧兰笑了笑。
  因为泡了药浴效果明显,李承泽也没亏待她,各种好吃的好玩的穿的用的戴的都往她屋里送,药材是不管多金贵的药材,第二天就送过来了。
  有了这些药材便宜了慧兰,可以多做一些实用的东西方便自己留着。
  今儿太子爷不来了,慧兰练了一会字,写了几张符练手,在院子里练拳,身体不可能一日就练好,也不指望能练成什么样,好歹有点保命的能力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