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教材

加入书签
  叙拉古的黑帮历史,就是一个充满了背叛的背叛史。
  从德克萨斯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选择了德克萨斯的爷爷的爷爷的大伯作为继承人开始,原本的帮派家族就变成了血缘的家族。或者说血缘意义上的家族同伴在地位上,要高于没有血缘的家族同伴。
  事实上这是一个必然要发生的事情,只是说德克萨斯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把这件事加快了一个进程。即便那位老人家不那么做,在当时的西西里家族之中,那些跟随者初代一起奋斗的第一代家族成员之中,他们基本上也有了自己的血缘上的家族。
  所以在二代目和三代目交接的那次分裂之中,本质上并不是因为质疑德克萨斯家族把帮派变成了自家的,而是以这件事作为引子,将独立的想法合理的发表了出来。只要查阅当时的一些历史记录就会发现,当时分裂出来的几个家族,都是第一代西西里家族元老建立的,并且他们各自带领了一批中下层离开。
  这是一场很正常的政治上的斗争,结局便是分裂,而后第三家由剩下的几个大家族联合形成的西西里家族,也再次分裂了,再次爆发了政治斗争。之后的那个继承了初代目姓氏的莫里蒂家族,在日后也再次分裂了,这里面,就有了现在甘比诺和卡彭所在的鲁索家族。
  这边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如今西西里女士的出现,暗合一套理论。
  鲁索家族传承至今,其实也算是叙拉古帮派之中的一方豪强。那些第一次分裂和第二次分裂出来的家族里面,包括德克萨斯家族和拉普兰德家族在内,一共到现在也就不到五家了。剩下的都是在发展之中,因为分裂,也有因为背叛和篡夺而失去身份的,就像是现在的德克萨斯家族。
  鲁索家族的过去很厉害,曾经一度和德克萨斯家族争夺过佛罗伦萨城的掌控权,即便在日后一度的被清算出佛罗伦萨城,之后他们也能再度的打回来。
  但好汉不提当年勇,鲁索家族在七十多年前,出现了一次篡夺。篡夺鲁索家族位置的人,是当时的鲁索家族的第三继承人,他不甘心家族被完美的第一继承人继承,于是下手暗杀了第一继承人,又一不做二不休的暗杀了第二继承人。
  这种事情是瞒不住的,之后鲁索家族就爆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内战,最后还是当初的第三继承人击败了那些忠诚于其他继承人的家族成员,掌控了鲁索家族。然而这个时候鲁索家族和当初的家族已经完全不同,这次内战让鲁索家族从叙拉古排名前五的大家族,一路掉到了连前二十都进不去。
  当时的鲁索家嘴把家族重心放在佛罗伦萨城,内战的发起者当然是从外部发起的,打到最后,鲁索家族就只剩下了佛罗伦萨城的一些产业,其他城市的产业全都丢掉了。这个时候的鲁索家族已经和佛罗伦萨的王··德克萨斯家族完全没得比了,于是鲁索家族成为了德克萨斯家族的附庸。
  直到德克萨斯家族的覆灭,鲁索家族并没有参与其中,这不是因为他们忠诚,而是因为计划根本就没来到他们的层次。事实上就是鲁索家族已经非常非常弱小了,已经弱到他们连最高层的发展都看不到的程度。然而他们还是得到了足够多的好处,成为了叙拉古十二家族,但他们真的不强,因为第十三的那个家族也可以说叙拉古十三家族,滑稽。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家族,内部还是充满了斗争。呃··不应该这么说,如果以地球上的公司来作为对比,这就好比世界五百强和一些小公司。
  世界五百强内部的各种条令非常明确,董事会和理事会泾渭分明,职业经理就是最高级的打工仔,也许可以用功勋和金钱换取董事会席位。即便你再惊才艳艳,你获得的金钱也不会比董事会更多,只能在决策上影响公司,而无法在金钱上控制公司。
  一些小公司呢?这里面没有支撑那些条令的可能性,因为每一条条令其实都在增加公司的运营成本。小公司的运行就太过于随心所欲了,如果这个时候出现了惊才艳艳的员工,那种一个人的业绩大于等于其他所有人业绩的存在,这个时候老板就要考虑一个问题了。
  老板要以一个什么样的身份面对这个员工?
  你敢给股份吗?信不信就以这位的业务能力,成了董事之后几个月下来,以资金入股稀释股份最终拿到公司的掌控权。但如果不给股份,涨工资要涨到人家满意为止,而这个时候事实上不给股份光涨工资很可能不会让人家满意。所以这是一个死结,最后那名员工有两个选择。
  第一就是忠诚,拿到高工资以后没有异心,继续兢兢业业的为公司发展付出自己的劳动。第二个选择就是离开那家公司自己单干,而他最终并不会单干,因为他的业务能力强,可以号召起一批愿意跟随他一起离开的伙伴。无论如何,只要走了第二条路,那家公司就要元气大伤。
  这放在叙拉古的这些家族中同样适用,所以头脑简单的甘比诺留了下来,而心思缜密的卡彭被派遣到了龙门,去开辟家族的另一块势力。诚然可能是因为卡彭也的确是更适合被派遣到龙门,因为以甘比诺的性子,他到了龙门很可能不出半个月就实在哪个臭水沟里。
  然而从鲁索家族现在的情况来看,很明显,这个家族没有足够多的人才储备,所以在上一代教父去世之后,家族就落在了甘比诺的肩上。那么有人可能会问,鲁索家族的子弟去哪了呢?原因很简单,人家不干黑社会了,人家家族有钱了之后选择太多。
  在老王得到的信息之中,鲁索家族的后代目前正在哥伦比亚,人家的家族分布在物流、时尚、人员派遣、人员培训等几个行业之中,已经彻底的转型和黑社会无关了。
  只有头脑不好的甘比诺,和真正意义上忠心的卡彭,还坚信着并非是鲁索家族的荣光,而是曾经的西西里人的荣光。
  然而令人敬佩,或者说讽刺的是··
  “这两个人并没有西西里血统。”,看着文件的老王对临光感慨的摇了摇头,“也许是当初西西里家族势力最大最强的时候,那个时候才加入帮派的小弟的后代吧?不是这样的人,又有多少人会为了热血把西西里的荣光传承这么久呢?”
  临光摇了摇头,有些气恼的说道:“我不知道,请您不要把黑社会和骑士放在一起对比!”
  “身份不一样不代表对信仰的虔诚就不一样,不是吗?”
  “这··”,临光有些郁闷,但她也看了这些资料,对于卡彭和甘比诺这种信仰,其实挺敬佩的。因为至少这两位还有虔诚的信仰,而在卡西米尔,无数的骑士已经丧失了信仰。
  老王呵呵一笑,躺在沙发上笑着说道:“人生在世不如意十之八九,总是要有些东西作为信仰的。并不是他们有多么的虔诚多么的高尚,事实上他们还是一群黑社会。人与人的三观不同,人与人的信仰不同,仅此而已。”
  “先知您也有信仰吗?”
  “当然。”,老王的回答没有任何迟疑,“我的信仰就是要帮助别人,救助那些在这个世道之下,没有办法自己救助自己的感染者。”
  临光皱了皱眉,“这是追求,不是信仰。”
  “不,是信仰!”,老王轻微的摇着头,“我本来是没有这种追求的,是一个人影响到了我,我相信,如果她还在我的身边,我就应该做着我现在正在做的事情,而如果没有她,我就不会是现在的我。你说,这是不是信仰呢?”
  “这··也许··”,临光迟疑了,在战场上她可以所向披靡,但在语言逻辑和思想观念上,她还有所欠缺。
  这位秘书小姐需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老王笑呵呵的考验她:“你觉得甘比诺这个人值得帮助吗?”
  “如果是我个人的意愿,我根本不会帮助他。但如果是从罗德岛考虑,我觉得··”,临光还是摇了摇头,问道:“先知,您为什么会限定在这个人身上?如果我们非要选择一个合作者,也有很多人家族比他更合适。”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王大笑了起来,这让临光感到有些羞怯,因为她在做这种政治上的判断的时候,还不够自信。
  “先知!我说的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没有没有。”,老王收住笑意摆手道:“完全没有,我笑的是,你的判断很好,你在这方面上的成长让我非常高兴。我只是在开心的笑,只要继续这样成长下去,你终究有一天可以重回卡西米尔,带领那里走出现在的怪圈。”
  “感谢您对我的教导!”
  临光深深的鞠躬,老王欣然的承受,躺在沙发上抬头看着天花板,眼神略微有些迷离。
  “我之所以在乎甘比诺,是因为我认识他。当然不是我现在认识他,而是在未来。他最终会被西西里女士逼迫到背井离乡,去龙门寻找卡彭,然后被卷入一场闹剧之中,成为培养一个大少爷的道具。”
  “真是个残酷的故事。”,临光也有些于心不忍,“他们需要法律的惩罚,而不是被更大的强权玩弄。”
  老王看着临光,心里有了更多欣慰,骑士少女的三观真是正的不能再正了,这里也有老王一份功劳。可惜老王只能摇摇头:“没办法,目前的泰拉世界,没有这份公正。即便不是如此残酷的世界,这份公正也不那么容易实现,所有的一切都有价值衡量,他们需要的那份公正,他们无法创造足够的价值支持。”
  “那我们?”
  “离开吧,这里的事情就让他们继续走下去吧,没有太大的必要性。”
  临光离开办公室去布置罗德岛启动的事情,她不知道的是,与日后峯驰物流boss锻炼拜松的方式差不多,老王对甘比诺的无视,本身也是在用他和卡彭,用整个叙拉古的局势,在锻炼临光而已。他们至始至终都只是道具,被更大的权势,用来作为锻炼成员的道具而已,而他们本身,毫不知情,也没有任何知情权。
  这··就是世界的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