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东临军万岁

加入书签
  轰——砰!
  修罗轮转一圈,带起猎猎狂风,最终被林南抗在肩膀上,双手紧握刀柄。
  “准备躺下吧。”
  嗡嗡嗡......
  自那修罗阔长的刀身上,逐渐升起袅袅红烟,随后修罗剧烈震动,自林南手上蔓延而出的血斑,将那三米长的大刀一点一点吞没......与此同时,那刀上散发而出的,不再是开山断海的锋芒,而是噬骨碾魂的血煞幽寒......
  “你到底......是什么人......”
  面对林南诡绝的变化,面对那刀上的滔天血煞之气,吕东门牙齿打着颤儿,脚步竟然下意识退后一步,不过瞬间他便止住身影,咬了一口舌尖强行让自己清醒。
  回身看了一眼三门会,看了一眼满怀期待看着自己的两个兄弟......吕东门苦笑,只是这笑越来越扭曲,越来越疯狂......他不能退,一步也不能!
  “既然你找死,我便成全你!啊——”
  吕东门喷出一口精血覆在毒铠之上,脸色猛然苍白了一分,但气势却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
  “吕东门竟然......被逼出了本源秘法!”硬九天瞠目结舌,断然没想到吕东门竟然被逼到了这种地步......
  众所周知,修炼者一般不会轻易使用本源秘法,因为使用后的代价太过沉重,正常修士将陷入三个月的衰弱期,这期间都不能过度动用元力,否则便会伤及命脉。除非寻到了修复气血的那等天材地宝,才能快速恢复,但毫无疑问,那种宝物一定贵得离谱,或许只有柏家那等富甲全城的大家族才能消受得起。
  而随着吕东门气势的攀升,他的黑脸竟然开始变绿,身上的毒铠也开始不断膨胀......直到绿的都有些发黑时,身材已然接近四米高度!而他的气场,也宛如洪荒虬龙般可怖,那远超人类气息的龙威降临,骇得修为弱小之人精神力都在颤动......
  “这吕东门,不光祭出了血源秘法,更是使出了他的看家本领,虬龙天变!”姜长曲沉声道,只是这声音中有着难隐的快意。
  林南面无表情,精神力全部集中在肩上的修罗,此时的修罗已经完全被红斑吞噬,紧接着一道道獠牙似的狰狞血纹逐渐形成......那血纹好像有着生命,形成的同时不断蠕动,不断变化.....最后竟然形成了一张张布满刀痕剑疤的猩红鬼脸,那鬼脸闭着眼睛,好像沉睡的恶魔般......
  “宁......还有我的继承者......我已行至深渊尽头,请承吾命......葬灭......萨罗......”
  心中传来一个温和的苍老男声,林南一惊,那是......修罗!只是这修罗的形象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的,心声自会带着对方的精神表象,这修罗给他的感觉......似乎太过平和了!
  无论是赤渊决,还是修罗刀,都是煞气很重的血族属性,就连林南自身也被功法所影响着......但这个修罗给他的感觉,就像一个垂暮的老爷爷,在生命之火即将燃尽的那一刻,留下今生最后的嘱托......
  “修罗......不要......”宁悲怆的灵魂之音回荡在林南心际,回荡在他的神识之海......那一刻,林南猛然握拳,因为来自宁灵魂的感染力......仿佛是一片无穷无尽的浩瀚虚空!林南之前见过的所有精神力,甚至沐韵仙的精神力......在这面前......都与蝼蚁无疑!
  那仿佛根本就不是和人类一个层面的精神力,哪怕她不是故意施压,哪怕他的精神力只有那么虚弱的一丝丝,但对林南的冲击力也如开天辟地,毫无抵抗能得就被宁所感染,心情竟然不知不觉间也开始低落,悲痛......
  “宁......轮回的尽头,再见......”
  “不!”宁的灵魂之音几近嘶吼,但修罗没有再说话......
  一阵莫大的悲伤涌上心头,林南能感觉得到,那是一种何等的绝望......
  铿!
  修罗刀激发到了一个饱和状态,那刀身上的鬼脸也越来越凝实......只是已经没有了慑魂的魔力,仿佛已经死去......
  “断灭——”
  轰隆!!!
  一声爆炸铮鸣,林南全身肌肉猛然收缩,青筋暴起,脚下的合金地面陷下去两个大坑,背后的修罗刀带着毁天灭地之威横抡而出!
  砰砰砰砰!
  一道足有四十米长的巨型的黑红裂痕自修罗刀身迸发而出,带着绝对毁灭性的力量横空而去!所过之处合金地面寸寸凹陷,由林南身前出现一条深深的沟壑!
  而裂痕卷起的气浪,如怒海狂涛般横推而去,竞技台两旁的观众被吹得东倒西歪,溃不成群。
  “不可能!”姜长曲猛然起身,感受到那漆黑裂痕中所蕴藏的恐怖力量,纵使是他......双手都在打着颤......甚至连上前阻拦的勇气都没有,因为他知道,就算是自己祭出最强杀招,也根本不可能抵挡!
  那是真正毁灭性的力量!
  “我的天......”李冰几人连忙看向上官飞羽,可就连她都是红唇微张,完全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尽管她自认为非常了解林南,甚至对方吃饭能吃几个包子都知道......但眼前这一幕,依旧对她的眼球和心魂造成成吨的冲击,看向那个矗立于天地间的背影时,突然感到陌生......震撼......
  上官飞羽都是如此,更别说是别人,场下的新生已经完全傻了......这特么还是人吗?
  琅玉已经吓得花容失色,那道裂痕正朝着她们的方向碾压而来,裂痕上的毁灭之息宛如魔神的巨爪,只要是看上那么一眼,元力,精神力,乃至灵魂都在战栗!而她无比肯定,她们身前的那个绿色的巨大物体,根本就无法抵挡!
  “什么......”毒铠下的吕东门瞳光涣散,口中的呢喃先于自己的意念溢出,无数道从未有过的寒气,在他全身的毛孔疯狂窜动,一瞬间毒铠竟开始寸寸瓦解,就像被飓风侵蚀的沙尘,化作满天绿芒......而随着他身上的毒铠消失,皮肤逐渐暴露在那撕裂般地暴风之中,刹那间锥魂的刺痛感自面前袭来,一对未来得及闭合的眼球瞬间充血,天地之间只剩下黑与红。
  叮儿——
  就在那滔天的血煞魔痕即将毁灭吕东门时,一道紫色屏障从地面生出,挡在吕东门面前......而吕东门,已然散软地跪坐在地,久久不能回神......
  咔滋——咔滋——
  难听的摩擦碎裂之音折磨着众人的耳膜,好像有无数只恶鬼挠墙般,那黑红裂痕竟与紫晶僵持不下!
  “哼!”紫衣老妪一声冷哼,探出干枯的手臂轻轻一挥,刹那间紫晶光芒万丈,一下子就将那黑红裂痕消弭的无影无踪......而她的修为也因此暴露——天星!
  “好小子,心狠手辣!”紫衣老妪皱紧嘴巴干笑两声,看向林南的眼神已经彻底发生变化......如果说先前她还只是略有注意,甚至因为林南的诡异而有些排斥。但现在,她无比肯定,面前这个小孩而将是整个伊罗高级学院的一颗新的耀眼之星!
  甚至......比得上当年一年级就横扫伊罗全院的那个女孩儿......华潇君!
  林南轻笑:“过奖......我赢了吗?”
  “过奖?”老妪有些不悦,气场降临到林南身上,但后者仅仅是一个动作,便让她僵住......
  难道,他发现了?
  林南下巴微扬,指了指先前抽签的黑盒子方向,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林南看不穿,但他可是拥有一个万能的宁姐,当姜长曲以“绝对公平”的方式将纸条递给紫衣老妪时,那纸条上分明写着:三门会、雪魄会!
  把全场最强的敌人甩给自己,而后让雪魄会不费吹灰之力获得重生魂地名额......这其中的算计,林南还是真感兴趣呢!
  结合枯骨,黑鲅的人生阅历,他心中已经有了些答案......但他不想计较,但要让她们知道,我东临军不是傻子,不是谁想算计就可以算计的!
  紫璇皱眉......缓缓摇头后说出了一句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话:“东临军,夺得东苑会第一名,雪魄会第二名,三门......军第三名。”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因为从原则上来说,三门会根本没有主动认输,全是紫璇强行出手而已,而雪魄会还没比试就......
  “紫璇大人不是最讨厌破坏规矩吗?为什么......”
  林南冷笑,规矩?什么叫规矩,人定的才叫规矩!紫璇为了自己的利益破坏了比赛的平衡,破坏了自己的规矩,就必须用另一个新的规矩填补。
  若是一直将东临军当成傻子,一直玩弄规矩,破坏社会的人伦之理,那林南不介意将雪魄会那帮小妞也屠一遍。
  在大家即将陷入更大的混乱之时,只见一个身着凤袍的女孩儿飞身上前,对着林南和众人抱拳道:“妃雪自知不是林公子对手,便提前和紫璇前辈说了,还望支持雪魄会的同学海涵。”
  “哦......”众人长叹,原来人家夏妃雪早就和紫璇大人说了,怪不得......这么一想,雪魄会这步棋走得还真挺有道理。现在谁看到林南不头皮发麻,和他打......太残忍了。
  至于前一秒还宣称自己是东苑唯一的王,现在被人打得落花流水,跪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的吕东门,大家已经失去了对他的关注。
  林南并没有和夏妃雪紫璇说客套话......她们不知达成了什么暗黑协议,林南猜测多半是和金钱挂钩,冷哼一声不再理会。
  至于先前紫璇略有些偏向三门会的那种种举动,林南也不想去细究原因了,一切,还要靠实力说话!
  他散去诛神黄昏,转身走到竞技场正中心,面向东临军方向,感受着那一双双震撼,期盼,激动的稚嫩脸蛋儿,舔了舔嘴唇......虽然难为情,不过为了大家,还是张开手臂,大声道:
  “东临军!”
  “万岁!”
  东临军帮众瞬间燃爆!
  “东临军!”
  “万岁!”
  ......
  呼喊声一浪高过一浪,这是东临军众人来到这里后,喊得最爽快的一次!甚至就连周围人也被他们感染,一起高呼着东临军万岁!
  那个站在竞技场正中心的男子,一下子成了所有人的焦点!
  人们说,那是个极端血腥暴力,极端可怖的男子,也是东苑的骄傲,同时......也是伊罗的新王!同时,也是伊罗历史上最年轻的王!就算是现在伊罗高级学院的真王道无垠,也未曾达到过他这番成就,仅仅入学三个月多一点就封王,想想就觉得疯狂,但他办到了!
  人们见证了伊罗的一段辉煌历史,同时也见证了一位前无古人的天才诞生!
  竹儿在台下急的都快哭出来了,大声呼喊着:“我还没打呢!我一拳就能把他打飞!啊——烦人精林南!”
  但她的呼声和全场对林南的恭贺之音相比,宛如大海中的一艘小船......
  夏妃雪和琅玉哭笑不得地拦着她,但又怕把她惹急了,只能软声安慰道:“小妹妹,咱们不打了,回家好吗?改天姐姐带你去东临军上门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