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黄裳重出江湖

加入书签
  “聚灵阵。”
  先不去管虚竹的震惊,此刻远在中原腹地的一处城镇当中正发生着一件大事。
  当然这所谓的大事并没有人知晓,不过也仅仅只是限于此刻而已。
  一名老者站在一处宅院外,只见他胡须头发皆白,可皮肤却光滑如稚童,双眼更是锃亮。
  不过此刻这双眼中却是弥漫着杀气,带着仇恨的目光。
  此刻,院落后宅内。
  “小尹,跑慢点!”
  “太奶奶,我没事!”
  院落内,一个苍老的老妇人躺在摇椅上,满是宠爱的看着一个三四岁的孩童。
  这老妇人的身后站着两名侍女,原本一切都很平常、安和。
  结果,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将两名侍女击昏。
  身后出现的异响,使得老妇人一愣。
  多年远离江湖,她已经有些懈怠。
  她足足愣了数秒,才一个闪身,离开了摇椅,护在了孩童身前。
  出现在眼前的不是什么邪恶之徒,看起来倒像是一个和蔼的老者。
  “你是何人?”
  老妇人一时之间有些记不起眼前之人,开口询问。
  黄裳有些怔然,他重出江湖后就开始打听当年的事情,倒是没有在意时间。
  可是,现在一看,当初的一个小丫头,竟然已经那么老了。
  看对方气息,就算他不出手,恐怕也活不了几年了。
  原本心中的仇恨,在此刻渐渐消散。
  从未在江湖上闯荡他,以为他还活着,那些比他小的仇人应该还在。
  可是他却不知道自己先天强者的寿命,远非当初的那群人可以比较的。
  现如今,当初的丫头年纪看起来都快追上了他,其他的人恐怕也没有几个活着的了。
  一时间,他竟有些空虚。
  “前辈到底是什么人?所来和事?”
  老妇人见突然出现的老者发呆,不由再次小心的开口询问。
  黄裳看了眼老妇人,随后直接消失在原地。
  老妇人一愣,有些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突然出现打昏她的侍女,一副来势汹汹的样子,结果一句话没说,就走了?
  突然,老妇人想起老者的面容。
  虽然过去了四十年,可是黄裳的相貌并无太大的变化。
  原本老妇人没有多想,此刻却是回忆起了少时的记忆。
  她原本也是出身武林世家,曾跟随父亲参加围杀黄裳的那一战。
  不过当时她的年纪很小,实力也不强,也就只能在一旁看看热闹。
  不过,她最后也出手了。
  趁着黄裳重伤逃窜之际,给来了一下。
  也是因为如此,黄裳对其记忆犹新,特意来找对方。
  “黄裳?!他还没死!糟了,要把消息传出去!”
  虽然不知道黄裳为什么没有对她出手,但这不重要。
  她要将这件事传播出去,让其他人小心防备才行。
  黄裳重出江湖,在江湖上引起了很大的风波。
  远在天山的邓晓并不知道这件事情,也并无太大的兴趣。
  黄裳独自一人行走在江湖之上,他没有了再去报仇的心思,孤身一人回到了曾经的住所。
  那里,已经有被人住下。
  他想要祭拜曾经的家人,却找不到坟墓。
  当年,他被围攻逃跑。
  后来就听到家人被牵连的消息,所以他都不知道家人有没有埋葬。
  最终,他来到了临安。
  他想要问问当今的皇帝,为什么当初没有派人保护他的家人。
  自从当年邓晓独自一人闯入皇宫,并且暴打皇帝一顿后,皇宫就变得严密起来。
  可是如今距离当初的事情过去了将近二十年,皇宫的守备早已恢复往常。
  当然,哪怕守备再森严,想要拦住黄裳,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长时间的享乐,使得赵构有些疲乏。
  他今日特意独自一人在书房内休息,并没有临幸后宫的某位妃子。
  在房间外,老太监站在一侧,默默守卫。
  突然,他眼睛睁开,就看到一个老者一步步走来。
  他眼睛一眯,来人从一人变成了九人。
  他微微睁大眼睛,想要看得仔细一些时,胸口被点了一下。
  这一幕有些熟悉,他似曾相识。
  “是他?黄裳!”
  老太监认出来了来人的身份,可是一如当年,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推门而入。
  “可恶!”
  堂堂大内皇宫,居然如此轻易就被人踏入,老太监心中怒火升腾,却没有丝毫办法。
  在一些真正的高手面前,再多的禁卫又有何用?
  睡梦中,赵构好似做噩梦,额头渐渐有细汗冒起。
  “啊~!”
  一声大叫,赵构从噩梦中惊醒。
  察觉是梦,他松了一口气,结果就看到床前站着一老者,正默默注视着他。
  他的心咯噔一下,以为是见到了鬼!
  “陛下。”黄裳出声提醒。
  赵构反应了过来,知晓现在不是在做梦,同时也有些愤怒,居然又有人闯进了宫中。
  “你是何人?”
  “我乃黄裳。”
  “大胆!”
  赵构大怒,旋即又想起了一个人,“你是徽宗时期,编写《万寿道藏》的黄裳?”
  “没错,就是我。”
  “那你所来何事?”
  “我是来讨个公道,当初我奉命讨伐摩尼教,结果我被围攻逃亡。结果我的家人被牵连,为什么朝廷没有派人保护!”
  黄裳的目中带着怒火,看的赵构有些心惊胆跳。
  “这,这我哪知道,当时我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王爷而已。”
  黄裳的怒火为之一滞,旋即呆愣数秒,最后凄凉一笑,转身拂袖而去。
  对啊,那么多年前过去了,他现在才来找有何用?
  看着孤寂、凄凉的背影,赵构心中有些同情对方。可是这种状态只是持续了几秒钟,就被愤怒的情绪所充斥。
  黄裳离开了临安,他孤身一人行走在中原大地。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寿命所剩无多,他打算找个地方安度晚年。
  “小心,老人家。”
  街道上,一青年搀扶着一老者,躲过疾驰而来的马车。
  黄裳有些意外,以他的实力自然能躲过那马车,只不过他想给那个在闹市上驾车的人一个教训,所以没有闪躲,没想到竟然被人‘救了’。
  “老人家,那么大的年纪了,怎么一个人外出?您的家人呢?”
  青年看了眼有些邋遢的黄裳,觉得对方恐怕是无家可归,心中有些不忍,“老人家,看你的样子是不是无处可去?不如跟我回家如何?虽然我家不算富裕,但养活老人家还是不成问题的。”
  不会为何,面对青年的拉扯,黄裳没有拒绝,就这么跟着对方回了家。
  可能,是他有些怀念当初的家人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