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欠债还钱

加入书签
  想来是韩中尧化名乐扬,买下顾宅,命人妥善修缮洒扫。
  那座宅子得以完好保存至今,便是因韩中尧暗中关照的缘故。
  还有顾瑜房中的那幅画像……
  那晚夜探旧宅,顾君宁看到画像时,心中曾有刹那震惊,隐隐猜到这是故人所为。
  真的是他。
  趁顾君宁分神,顾二爷偷偷摸摸地走了。
  她没有去追,握着字据坐在灯下出神。
  韩中尧如今已蒙死志。
  见了顾瑜的字,他似乎愈加思念故人。
  在尚药局见到他那次,她察觉出他在向顾家的后人道别。
  她不想看着他那么快离开。
  总得想个法子激一激他……
  次日。
  天蒙蒙亮。
  顾君宁还没起床,便被一阵擂鼓般的敲门声吵醒了。
  “顾绍礼!顾掌柜!你出来!”
  外面的人气势汹汹,扯着嗓子高呼顾二爷的名字,指名道姓要他出去。
  顾君宁心中一紧,突然想起以前催债的那伙人。
  “大清早的,谁啊这是?”
  “别敲了别敲了,来了,来了。”
  听声音,冯氏已经靸着鞋跑出去了。
  她赶紧起身穿衣,匆匆洗漱一番赶到前院。
  顾叔陵和冯氏已拦在门口,顾二爷缩着脖子,灰溜溜地躲在一旁。
  “怎么回事?”
  她拉开冯氏,走到最前面,只见几个泥瓦匠扛着铁锹锄头,穿着粗布衣裳,赤红着脸守在外面。
  为首的汉子怒道:“顾绍礼呢?让那孙子出来!”
  “打发些女人孩子出来挡着,算什么男人?”
  “对!那老小子要是再不出来,哥几个就把你们院墙给拆了,看那鳖孙躲到哪儿去?”
  几人义愤填膺,七嘴八舌地声讨顾二爷。
  “且慢,一个一个说。”
  顾君宁看向为首的汉子,行了一礼道:“老伯,我是顾家的人,顾家的事,我做得了主。”
  几人见她生的柔弱,花容月貌,待人诚恳温婉,也不好直接拿她发火。
  他们相互望望,推出为首的汉子,让他跟顾家的人好好解释。
  “小娘子啊,我们都给济世堂干活,上个月,顾绍礼雇我们去修缮你们家医馆……”
  顾君宁点点头,微笑着,鼓励他继续讲下去。
  见她态度亲和恳切,那人咽了口唾沫,脸色稍舒,握拳道:“但这活都做完好几日了,工钱迟迟不给我们结。”
  一提到钱,剩下几人也按捺不住了。
  “小娘子,眼下年关将近,我们几个都是乡下来的,就指着这笔钱回乡过年。”
  “俺们勤勤恳恳给你们顾家做活,到头来就这几贯钱还吝着不给。”
  他们越说越激动,挥舞着手里的家伙,好似随时都要冲进去。
  顾叔陵忙把妹妹护在身后,朝几人行礼作揖,请他们稍安勿躁。
  冯氏一向没主见,见了这场面,早已腿脚发软,眼睛斜斜地去看顾二爷。
  顾二爷别过脸,仰头看天。
  “几位用过早膳了吗?”
  顾君宁这一问,让几人齐齐呆住了。
  “天寒地冻的,门口又是风口,可别站在那里吹冷风。进屋坐吧,咱们先喝口热茶,暖暖身子,有什么都好商量。”
  冯氏急了,赶紧小声道:“三娘,怎么能放他们进去?”
  “就是就是,”顾二爷也变了脸色,“这些粗人,搞不好真把我们家给砸了。”
  起先顾君宁以礼相待,几人极少受到这般礼遇,脸上都有些挂不住。
  一听这两口子的话,为首的汉子立刻不耐烦了。
  “把钱结了我们就走!谁稀罕你们家那口吃的喝的?”
  顾二爷掏不出钱,讪讪地往后缩。
  “婶娘,劳你去厨房泡壶热茶,备些早膳来。”
  顾君宁推走冯氏,对他们诚恳笑道:“诸位随我来,我们顾家并非有意拖欠,今日定会结清工钱。”
  几人骂骂咧咧,随兄妹俩走进正堂。
  顾二爷拦也不敢拦,一溜烟地往后院跑去。
  “别让那个老滑头溜了!”
  顾君宁笑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个顾家,我说话也是算数的。”
  她亲自为几人倒茶,问清修缮的事,又看了那几人带来的凭据。
  济世堂从上个月开始修缮,到这个月初基本修缮完成。
  顾二爷已验过修缮成果,但一直压着工钱没结。
  几人迫不得已,只好上门催账。
  “一共欠下七贯三百多文,小娘子你看,这钱是你替你家大人出么?”
  顾君宁核算过凭据账簿,这钱的确得花那么多。
  上次顾叔陵提醒过她以后,她外出行医赚来的诊金,便自己藏在房中,没有交给顾二爷。
  幸好她存下的诊金还有将近十贯钱。
  “老伯放心,我这便取钱给你。”
  她含笑替那人续了茶,向几人再三道歉,快步回房取钱过来。
  “快过年了,几位既然要回乡,那必得给家中妻小买些吃的穿的。”
  顾君宁取了八贯钱交到那人手中。
  “我做主添些零钱,给几位凑个整。老伯,你们早些置办年礼,也好早些还乡。”
  几人又激动又不安,都有些不好意思。
  冯氏盯着那几贯钱,看得肉疼不已。
  顾叔陵帮他们点清工钱,替顾君宁送他们离开。
  几人感激涕零,不断夸顾君宁心善。
  “老伯这样说,岂不是拿我寻开心?我家欠钱,把该还的还了,反倒成了善人?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
  顾君宁真替她二叔感到汗颜。
  临走前,为首的汉子实在过意不去,把他手中拎着的铁锹留给顾君宁。
  顾叔陵替妹妹谢过那人,礼貌送他们离开。
  冯氏见人走远了,这才缓缓上前,心有余悸地抚胸道:“讨债就讨债,跟群强盗似的,非得吓死个人。”
  顾君宁斜了她一眼,拎起那柄铁锹直奔后院。
  “三娘?”
  冯氏愣了愣,忙拉着顾叔陵去追。
  “顾绍礼!”
  “给我滚出来!”
  顾君宁提着铁锹找了一圈,没发现顾二爷躲在哪里。
  冯氏急忙按住她的手,将铁锹抢下来,劝道:“三娘,你这是要做什么?”
  “你二叔,那可是你的长辈啊,哪有这样大呼小叫,喊长辈名字的?”
  顾叔陵接过铁锹,面露难色。
  顾君宁甩开冯氏的手,跑进厨房,从水缸里舀了一大瓢凉水。
  冯氏一时没反应过来。
  她已端着木瓢,冲到井边,兜头往下浇了整整一瓢冷水。
  井下立刻传来惨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