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历史性的一刻

加入书签
  吉尔伽从狮鹫上跃下,他一扫四周,一位位民众开始不约而同的跪下。
  “恭迎国王巡视永望山!”
  响声震天动地,不远处的永望山被震得滚落不少碎石!
  此刻,场中只有最强的几位传奇强者,才有资格无需朝拜!
  不过这一次强者来的不少,数个神秘人物无动于衷,这一位位吉尔伽都看了过去,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突然他的目光看向了巨石边,他注意到阿芙拉也来了!
  咚咚
  收回目光后,吉尔伽向永望山走去,边上跪拜的战士及奴隶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位负责记录历史的史官已经开始在石板上记录了。
  虽然有更高级的载体,乃至于兽皮、魔法纸,但史官记载大事还是喜欢刻在石头上,因为事实证明,随着时光飞逝,魔法力量渐渐消失,唯有石头永恒!
  随着吉尔伽走过,一位位民众才颤颤巍巍站立起来,他们埋头看着地上,眼中带着敬畏,根本不敢直视这位霸主。
  很快吉尔伽已经到达永望山下,黄金瞳扫视属下们一年的工程,黄金眉毛突然皱起。
  “糟了!”
  负责此事的大将军见此面容,直呼不妙,他的血液都在瞬间停顿下来!
  然而出乎意料,吉尔伽竟然没说什么也没惩罚任何人!
  “国王似乎有点变了?”
  这个想法出现在数个大臣脑海中。
  高大的永望山常人一生都不能登顶,然而吉尔伽却一眼望穿,山崖坑坑洼洼,这都是手下一年的“奋斗”。
  “尔等远离此地五百米!”吉尔伽一声厉喝,声音传遍人海之中,每个人都清晰听到。
  “是!”
  士兵们异口同声的回答,下一刻一支支全副武装的小队已经不断奔走,开始把人群逼退。
  短短时间内,永望山下刚才还是人海,现在却已独留吉尔伽一人。
  这个效率令人叹为观止,也让姜平感慨吉尔伽在众人心中的威望。
  当人群都退走以后,吉尔伽望了眼高山,右手伸出,一根剑柄出现掌中。
  刹那间,无数细红纹路笼罩在虚空之上!
  “乖离剑!”
  咸鱼眼睛一眨不眨,调出系统面板,不断按动截屏键,几乎一秒之间存了上十张图!
  吉尔伽要放大招了,而且是在如此多人的见证下!
  滋滋!
  剑柄处,三块剑刃正缓缓旋转,哗哗!
  一道道巨大风压刮得石块乱飞,即使躲在远处,不少修为弱的人亦忍不住用手臂挡在眼前,一位位强者却一动不动,一眨不眨的看着乖离剑启动!
  实力弱小连正视此等神器的资格都没有!
  轰轰轰!
  风压越来越大,黑红的乱流不断从乖离剑上冒出,如同龙卷风一般席卷一切,此时吉尔伽如同风眼般,引得无数乱石飞滚,更有许许多多化为齑粉。
  场中,只有最顶尖的强者才能看到风暴中心的吉尔伽!
  他手上的乖离剑越转越快,“开始了!”姜平突然开口。
  下一瞬间,一道苏美尔王朝所有人都知道的吟唱语在空中回响!
  “向万物之母拉希尔献上最高祝词
  切裂此世的,即是吾之乖离剑
  轮卷群星之旋涡,交织万象
  完全解放吧!
  『天地乖离·开辟之星』!!”
  这道吟唱声如同光速般迅捷,几乎不可能被打断,否则最开始的琴爱海之战中,联军就不会大败。
  好似听到了自己名讳,拉希尔一双绿眸穿透一切,看向了吉尔伽手中的乖离剑。
  “拉希尔,别人正向你祷告呢。”姜平笑着道。
  他的语速是如此之快,和吉尔伽的光速吟唱一般,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只有边上的阿芙拉似乎注意到了什么!
  她浑身一震,霍然看向自己身边的两位奇人!
  此刻宿敌施展的绝招她都来不及看了!
  不过她不看,不代表姜平不看,这还是他第一次用第一视角看的乖离剑完全解放。
  永望山下,一道划破天际的黑红剑气出现了!
  它如同浩瀚激光炮,让无数人忍不住闭上双眼怕被亮瞎。
  亦如万丈光柱般支撑天地,让众生仰望。
  崩!
  高达8万米的永望山被这道剑气分割!
  犹如摩西分红海,乖离剑把这座名山活生生削去一半!
  轰轰轰!
  剑气分割的部分被瞬间气化,只有一些残留石头才纷纷如同陨石般落地!
  崩崩!
  数十位传奇、百万民众需要拼命完成的巨大工程被吉尔伽一剑完成!
  这一刻众多强者深深感到敬畏与可怕!
  “恐怕诸神的手段也不外如是!”一位传奇感慨道。
  “神迹!神乎其技!”
  惊叹声不绝于耳,吉尔伽收剑,望了眼远处阿芙拉,突然他皱眉,对方竟然没看向自己这边。
  虽然心中有一缕不满,但吉尔伽依旧踏上归程,没有主动去找阿芙拉。
  咔咔咔咔咔咔!
  咸鱼激动的截屏,这可是历史性的一刻,吉尔伽力劈永望山!
  这幅画面不只是他在保存,史官同样珍惜此刻灵感,右手紧握刻刀,在快速雕刻石壁!
  突然咸鱼好似注意到什么,他双眸一紧,“那不是阿芙拉吗?怎么这么久我才注意到!”
  咸鱼暗骂自己,赶紧朝着巨石方向飞去。
  阿芙拉可是人气王,每次自己发她美图都收获大批打赏!无数人夸奖。
  巨石边,阿芙拉清眸正一眨不眨的看着姜平和拉希尔。
  她的面容无比凝重,就算与吉尔伽大战也从未有过如此神情。
  “你刚才称呼她叫什么?”
  古井不波的阿芙拉动容了,她看着不断灌酒的姜平,又一眨不眨的看向又在发呆的拉希尔。
  咕噜咕噜
  姜平满意的点点头,他用手轻轻擦了嘴角残余酒迹,淡淡的看了阿芙拉一眼。
  “小姑娘,有些东西你知道也没用。”
  拉希尔还在无意识的晃动着两只白皙小腿,对于阿芙拉的话没有一点反应。
  听到姜平答案,似乎确定了什么,阿芙拉突然双膝一弯直接跪下,向石头上的绿色身影,用无比庄重的姿势向她膜拜。
  “请宽恕我之前的失礼,非常荣幸见到万物之母,万物之源的您,您是一,也是万。是刹那,也是永恒。是创造者,也是主宰者。一切荣光尽归于您!”
  这个声音虽然不大,但却无比庄重神圣,但因为施展了术法,其他人都没注意这里异象,只有已经接近的咸鱼听到了。
  ”??”
  咸鱼一脸懵逼,怎么阿芙拉好好的跪下了?她可是神界圣女,难道在巨石上摇晃,看起来呆呆的绿色美女是一位主神?
  等等,阿芙拉刚才说的是什么祷告语?在这个世界上有能承担如此祷告的神明吗?
  万物之母?万物之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