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李斯文的怨念

加入书签
  夜色深沉,星光黯淡。
  森林之中,那动辄二三十米高的大树犹如不动的巨怪,不但化为了黑暗的一部分,也为燃烧着的窑炉提供着最大的掩护。
  李斯文正在烤鱼,心情有点忧伤。
  因为他想念加了盐的饭菜了。
  所以今天的晚饭他是特意为自己改善了一下的。
  一大锅的野菜蘑菇汤这是标配,鱼干则是放在火灶上烤着吃。
  可就算如此,他仍然是味同嚼蜡。
  在从前饿肚子的时候,这种郁闷还不太严重。
  可现在刚刚温饱,他就开始无比厌恶这种野菜蘑菇汤了。
  说真的,他的理智其实是完全能接受的。
  但这玩意它真心不好吃。
  “这是个死结,死胡同!就我现在的状态,我能去哪里弄盐吃?”
  “海盐是不用想了,那么山上呢?假如真有那么几块含有盐的石头被山洪冲下来,好吧,这个几率比直接抢劫莽汉领地还不靠谱。”
  李斯文心中蠢蠢欲动,胡思乱想着,所以这就是传说中的那啥那啥么,鄙视你一万次。
  当然,想归想,他真正吃起来的时候那是连一滴汤水,一片菜叶都没有剩下,不管有多难吃。
  谁让我是个心如铁石的人吖!
  吃完晚饭,休息半个小时,李斯文钻出树屋,就继续摸黑挖掘基坑,白天太炎热,这种重体力活还是晚上舒服。
  当然了,警惕性是必须的,他这两天时刻都在防备着那种带翅蜈蚣再次袭来呢。
  但也奇怪,这种毒虫再也没有踪迹,领地范围内也没有再出现被毒死的动物。
  一口气挖到晚上十一点左右,估摸着进度有三分之二了,李斯文这才停下,先去巡视了一圈领地,嗯,主要是找几只点心鼠谈谈人生,谈谈理想什么的。
  深夜鼠话,何其雅趣。
  巡视完领地,捉了两只幸运的点心鼠回来做夜宵,必须值得一提的是,点心鼠的肉烤起来格外的有滋味,就是太少了。
  吃完夜宵,取回铁烟囱,封闭天窗,压好火灶,例行提取一点灵魂值,把自己的灵魂开发度提升到49%,然后一夜好睡。
  第二天一早,李斯文仍旧是五点醒来,这不用天天去采集露水的感觉太好了。
  先点燃火灶,扔进一把消炎草后,他就提着开山斧去巡视领地。
  一切无事,领地内外安静得像世外桃源,但是看着这几天生长势头越发厉害的树木野草,李斯文不知为何,竟是压力感重重。
  “这莫不是我的灵魂开发度快要突破50%的缘故?所以格外变得敏感?不太像啊!”
  李斯文皱眉,怎么都觉得不妥,因为就这几天的时间,领地范围内的大树,差不多都在生长,不管是水桶粗的,还是一两人环抱的,三人环抱的,连那棵五人环抱的大树都好像粗了一圈儿。
  这生长速度简直是令人发指了。
  除此之外,李斯文还注意到森林中又多了一些小树苗,鬼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像打了鸡血一样,一天一夜就能长两米多高,昨天看着还筷子粗,今天再看就拇指粗了。
  还有那些野草,藤蔓,都是找着机会发疯了一样的长。
  所以相对比较而言,还是李斯文农田里的小苗更弱一筹。
  “总感觉是要有什么大事要发生,或者是到了一年中最至关重要的时节?这滚滚的,遍地的生机啊,岂能是一个勃字能够形容的?所以我也得加速了,天地万物都在赛跑,都在争着生长,我也只是其中一员,怎敢掉以轻心!”
  李斯文嘟囔着,就返回树屋,先在火灶上架起铁锅,熬煮着野菜蘑菇鱼干粥,然后他这才颇为期待的开启窑炉。
  首先入目的就是一口微红色的水缸,这说明温度仍旧不太够,无法烧制得更坚硬。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没有开裂,一丝一毫都没有。
  这既让他心中惊喜,但同时也觉得理所当然,毕竟他是开启了4级天赋灵视来捏的水缸泥坯,黏土的颗粒都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揉得一般细小,没有半点空气残留,也没有任何空洞,再加上这泥坯一直被阴干,没有被太阳暴晒过,不开裂才正常。
  将这口水缸小心翼翼的搬出放到一边,他就去查看那五百块瓦片,这同样是他很期待的,虽然这就是实验品。
  这些瓦片的颜色明显要比水缸更好一些,呈现深红色,这说明不欠火,用手敲击,声音清亮,硬度不错。
  但就一点,除却李斯文开启天赋灵视捏的那一百多块瓦片没有裂纹,几乎完美之外,余下的瓦片或多或少都有裂纹。
  而有裂纹,就等于废掉,这不像是砖,有点裂纹都可以使用。
  瓦片有裂纹的话,那是必然漏雨的。
  “看来今后就不能抱着侥幸之心了,制砖可以凑合,制作瓦片时必须开启天赋灵视,防雨防漏水这是大事情,容不得一点马虎!”
  李斯文很认真的总结了经验。
  接下来他把没有裂缝的瓦片妥善放好,有裂缝的瓦片只能留着备用,至于这座窑炉,全部拆掉,重建。
  这次重建的窑炉会更大更宽敞,且会增加稀泥这种材料的使用数量,这或许比不上水泥砂浆,但用来密封窑炉是完全没问题的。
  而且因为稀泥的性质,对土砖的形状也不挑剔,所以很多废砖都能用得上。
  “嘿,再这么下去,我觉得我一定会转职成泥瓦匠的。”
  一边提水和泥,李斯文一边这样想着,但也没办法啊,他就只一个人,而且还是野怪,不能只想着种田,其他事情都得一并掌握才行。
  在距离树屋二十米的地方,他选定了窑炉的位置,简单的划线标注之后,他就开始砌墙,一层泥,一层砖,虽然他是第一次搞,但有空间判定在身,又有被动天赋稳定,所以他很快就上手了,并且把砖墙砌垒的笔直。
  嗯,这一次他采用的是外方,内圆型窑炉,具体为什么他不知道,反正感觉很牛逼。
  上午九点左右,新的窑炉成功砌成,李斯文还特意看了看属性栏,结果居然没有解锁泥瓦匠的职业,看来这事情没这么简单的。
  吃过早饭,他继续抓紧挖基坑,争取今天完工,他现在有太多的事情等着去做了。
  很急,非常急。
  不过急归急,李斯文还是维持着正常的工作节奏,即挖两小时的基坑就去休息,然后去做些别的工作,让体力值始终维持在40点高位上,确保在任何时候出现意外情况他都能巅峰迎战。
  上午十一点左右,李斯文跳出快要完成的基坑,第一件事就是去树屋里查看消炎草的果子,他昨天只吃了两枚,就是想看看这种果子的具体保质期,今天过了二十四小时,他可以再吃一个,看看具体能恢复多少体力值,这样就知道大概的保质期了。
  一枚果子入口,李斯文就眉头一皱,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光是口感和果香就能说明问题,好吃程度至少降低了30%,等他吃完之后,再看恢复的体力值,也同样下降了。
  昨天,这果子吃完之后,五分钟就能恢复15点体力值。
  但是在摘下后保存了24小时,这果子就只能恢复10点体力值了。
  “果然呢,这么好的东西若是还能长时间储存,那也太作弊了,这样才正常,看来我得想办法将这果子深加工一下,尽可能的榨取点剩余价值,不然就太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