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老虎要发威

加入书签
  傅彪也狠狠地吸了一口烟,没有急于套话。
  看在余文钢是农机厂人的份上,他的烟是递出去了,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舔着个脸跟对方搭讪。
  他其实心知肚明。
  看对方这个样子,他就知道,他们一定是没卧铺票的,因此现在是对方有求于他,那在这种情况下,他再舔着个脸主动去套近乎的话,就太没面子了。
  余文钢也没有急于开口。
  对他来说,也不能一下子就把逼格降下来,急于直入主题向傅彪求助,那样的话,就会暴露他外强中干的本质。
  两人就那么站在那里,一口接一口地抽起烟来,谁也没急着开口。
  这是一场小小的心理战。
  一根烟很快就抽完。
  “兄弟,怎么称呼?”
  最终,先妥协的是余文钢。
  没办法,谁让他有求于人呢?
  不过在熬了这么久后再妥协,这已经算不上掉逼格,而是可以理解为对对方的尊重,为更好地体现这种尊重,他把对对方的称呼也改了,由伙计改为了兄弟。
  这是一种善意的传递。
  对此,傅彪很满意,他立即就用友善的语气回道:“傅彪,你可以叫我彪子,你呢?”
  “钢子。”
  一来一往之间,两人算是熟络了,交流也可以继续了。
  “兄弟,你这是去哪啊?”
  “去一趟江陵。”
  “没买票吧?”
  几句话之后,傅彪把话题拉到了关键问题上。
  一来,这是他的职责,二来,把关键问题抛出来,可以进一步确立他的优越感。
  至于接下来他会怎么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是委婉地劝对方离开,别让自己为难?这得看余文钢怎么回。
  “MLGBD,挤成这个B样,还买个鬼的票哦!”
  余文钢发牢骚般地回了一句。
  脏字连连。
  这一句,却先把等在一边强忍着看着余文钢抽完了一整根烟的梁老师又吓了一跳。
  靠!
  这小流氓真是我儿子吗?
  这脏话谁教的?
  因为红袖标还在,梁老师暂时还不能发飙,因此她只能憋屈地把惊讶的表情展示给了和她站在一起的老余。
  老余没做任何表示。
  可这一句,却很是合傅彪的胃口。
  在街上混的,说话就是得粗一点才威风,文绉绉的话,那是书呆子说的。
  “也是。”
  傅彪立即就接了一句。
  对方是个角色这一点算是进一步确认了,因此他立即又装作不经意地问道:“对了,老四现在怎么样了?”
  套话又开始了。
  老四就是四年前那场街头大战中,农机厂那位拎着小口径步枪去追杀宝哥的狠人,也是农机厂有名的角色。
  其实在四年前,傅彪年龄还小,因此他根本就不认识老四,但这并不影响他借老四的名来套余文钢的底细。
  如果对方只是农机厂的阿猫阿狗,那就对不起了,这个面子他傅彪没打算给。
  “你说梁四毛啊?他躲在深圳呢,可能要过段时间才回来吧。”
  余文刚又很平静地回了一句。
  老四是谁,作为农机厂人余文钢当然清楚,很巧的是,梁四毛还是他一位发小的亲哥,因此余文钢连梁四毛现在人在哪都一清二楚。
  在农机厂,梁四毛确实是个狠人,在前些年,只要农机厂有人受欺负,就必有梁四毛出头来帮忙找场子,因此梁四毛在农机厂的年轻人中很有威名。
  不过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到96年,全国开始第二次严打,与数桩街头斗殴致伤致残大案有牵连的梁四毛就是严打目标之一,因此提前闻到了风声的梁四毛不得不南下深圳躲风头。
  这一躲,就是三年多。
  傅彪又被小小地吓了一跳。
  靠,农机厂大名鼎鼎的四哥,眼前这年轻人竟然敢直呼其名?
  那他又是什么狠角色?
  他又试探性地问道:“你跟四哥很熟?”
  “嗯,他是我表哥。”
  余文钢恬不知耻地回道。
  梁四毛姓梁,梁老师也姓梁,而且梁四毛还是他发小的亲哥,这虎皮扯得没毛病。
  傅彪:“……”
  靠,这人竟然是四哥的表弟,难怪这么拽!
  唉,惹不得啊!
  他立即就收敛起了为难余文钢的心思,客客气气地说道:“那行,既然是老四的弟,那你们先在这等着,一会等车来了,我来送你上车。”
  傅彪的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没办法,这是街头生存法则,凡是狠人,能不得罪就尽量不要得罪,而且,还得尽量去交好,以便在真遇到事时,能多一份助力。
  出来混的,有谁敢保证自己一定不会遇上化不开的事呢?
  “行,谢了,你这个兄弟我认了,等我回来请你喝酒。”
  余文钢豪迈地回道。
  这也是街头套路之一,不管这场面话日后会不会兑现,但现在却必须这么说。
  傅彪心满意足地离去,继续去巡视他的地盘。
  事情总算搞定了。
  余文钢也心满意足地转过了身子,准备向梁老师和老余炫耀一下他的成果。
  可迎接他的是一张拉得长长的脸。
  “梁四毛啥时成你表哥了啊?”
  梁老师的语气很平静。
  但平静得很渗人。
  余文钢立即又暗叫了一声糟糕。
  一看这架势,他就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前奏,也是母老虎即将发威的节奏。
  对此他太熟悉了。
  什么时候的梁老师最可怕?
  不是她大吼大叫的时候,也不是她拿鞭子抽人的时候,而是她面无表情、轻声细语地质问你的时候。
  一到这种时候,就意味着余文钢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梁老师有了把他塞回娘肚子里的心思。
  后果很严重!
  我哪里惹到梁老师了?
  余文钢的脑子又快速转动了起来。
  抽烟应该算是一条。
  说痞话应该也算一条。
  至于扯梁四毛来当虎皮,应该不算啥大不了的,否则的话,梁老师就不会先拿这一条来做铺垫了。
  余文钢立即就找到了原因。
  可找到了又能怎样呢?
  有什么办法把梁老师即将喷发的怒火给浇灭?
  这有点难度。
  但凭借余文钢对梁老师的了解,也不算无解,只是余文钢想要的不止是平息梁老师怒火这么简单,而是希望能彻底治治梁老师这长臂善管的臭毛病。
  为什么要这么做?
  说起来,还是跟余文钢前世的经历有关。
  在前世,余文钢被梁老师管了差不多半辈子。
  在她身边时,一直被她严管着。
  离开她身边去上大学时,也还是被她远远地监管着。
  他工作后,就算远隔千里,梁老师也还在管。
  到后来,他结婚了,梁老师也还想管,结果导致他的婚姻因婆媳关系引发矛盾而最终破裂。
  这就是独生子的悲哀。
  有一位长臂善管的老娘,看似幸福,实则却是一种莫大的悲哀。
  在这一世,余文钢想要换一种活法,因此梁老师这臭毛病他不打算再惯着,而是得趁早治。
  还是那句话,跟是否孝道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