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元象

加入书签
  斗木獬的声音打破了朝堂上的寂静。
  “启奏元君,老臣以为,‘元象’二字非常适合当作新名字。”
  “元象?”殿中众人又开始躁动起来。
  卓华侧头思索着,反复低吟着着两个字:“元象,元象。一元复始,万象更新。妙哉!”
  “诸卿可有其他提议?”卓华环顾四周,朝自己的臣子们询问着。
  林柏朗声说道:“启奏君神,像我们这些只懂打打杀杀的人,让我们去冲锋陷阵还行,舞文弄墨的活计我们真干不了。不管叫什么名字,众将士奋勇杀敌,精忠报国的心是不会变的。”
  此言一出,附议的人十之五六,卓华见状于是宣布“元象”为虚空新的名称,不日便会昭告天下。
  散班后,卓华与林柏两人在婆娑河边散着步。
  “老蛟,今早飞鱼司传来的密报中说,凡间的暗戾先遣军以及拜日教又销声匿迹了?”卓华看着火炬般的凤桐树问道。
  “没错,前阵子我练兵的时候也派过一些斥候出去打探过消息,下面的情形的确在好转,仙裔各族精诚合作,组织了几次清剿,虽说胜少败多,不过也消耗掉了那帮杂碎们的实力。”林柏伸手勾过来一朵凤桐花,通红的火焰如同一只玉腰奴般翩翩而来,落在他的手心上。
  林柏手掌合拢,几个火苗从手指缝中窜了出来,最后消失不见。
  “丢失的法器却没有追回来!”卓华并没有责怪林柏将着三万年的凤桐花化为泡影,而是谈到了法器的事情。
  林柏摊开双手,已经变成灰白色的花瓣散落在他的手心,林柏吹出一口气,花瓣便飘飘摇摇地落在了地上,凝结起一层薄薄的冷雾,周围的草木都耷拉下来,很快变成了黑色。
  “他们现在是穷寇,必定死保这些到手的法器,不过元上你放心,待我出征后,必定将这些法器一一追回。”
  “老蛟。”卓华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林柏说道:“你闺女刚刚出生一个多月,嘉蓝也离不开你,按理说不该让你出征,可你也知道,这次在得胜虚空和比邻虚空发生的事情,若我再拍别人出去,恐对他人有失偏颇...”
  卓华话还没说完,林柏就打断了他:“元上,你说的哪里话!君命再此,上刀山下火海都在所不辞。作为臣子的哪里会有怨言。为将者,自然要以大局为重,这次没能跟随大军出征,我心中都憋屈死了。”
  卓华很高兴,拍着他的手臂说道:“你能这样想我很开心。对了,安放荒芜鼎的地宫如何?安家兄弟那边可有什么问题?”
  林柏回答道:“元上请放心,龙族必定将荒芜鼎的安全放在首位,我母后正在替我处理龙宫的日常事务,安家兄弟那边亲自看守着地宫大门。确保万无一失。”
  卓华点了点头:“这就好,咱们不能出差错了,万一后院再次起火,首尾难顾的话,咱们将会万劫不复啊!”
  说完这个,卓华忽然话锋一转,问道:“老蛟,依你看这次蓝升小子能不能成功?”
  “那小子啊!必定能成事。元上,你别看他是我们家嘉蓝的表弟我才说这话的,回来后我试过他的实力,那气劲充沛且强劲,源源不绝。更重要的是,人也变得成熟很多,特别是手臂康复之后,整个人像是忽然间长大了似的。之前跟元上去过一次祥云虚空,怎会有不成功的道理。”
  “是啊!这小子不缺乏勇气,进步也是神速的,况且父母双亡,在断臂之后还能不坠青云之志,令我心生敬佩啊!”
  “看得出来,元上很看重蓝升这小子啊!”林柏笑着说道。
  卓华脸上浮现处灿烂的笑容:“你还别说,他还有几分我少年时的模样。只不过,可惜的是,若是能把玉长生和他合并在一起就好了。”
  “那样的话岂不是又多了一个卓华元君了?”
  两人说笑着走过了玉水桥,消失在了蜿蜒的林间小道上。
  蓝升出发祥云虚空的日子很快就到了,卓芸几乎是彻夜未眠,给他准备了许多吃的用的。
  “用不了那么多!”蓝升一觉起来,看到屋子里密密麻麻摆放的各种大小包裹,头皮发麻地对卓芸说道。
  卓芸不理会他,埋头整理着包裹说道:“怎会用不到?这些是你最爱吃地的饭菜,我都帮你装在食盒里了。零嘴我放在了这个包裹里,练功无聊的时候就拿出来嚼一些。还有换洗衣物在这里,里外的衣服我都给你拿了,你要是不想洗就带回来给我洗。”
  忽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转身进了里屋,没一会儿又出来了,手里拿了一些瓶瓶罐罐,嘴巴里念叨着:“差点把伤药给忘记了,万一受个伤没个药怎么成?”
  蓝升一脸温馨地看着在屋子里转悠的卓芸,感动地说道:“傻鱼儿,你好像我母后啊!”
  说完就伸手将卓芸搂进了怀中。
  卓芸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挣扎着喊道:“丑蓝升,你做什么啊!别给人看见。”
  “看见又怎的?这次等我回来,咱们就成亲了,亲自己妻子谁能管得了?你哥都管不了!”蓝升不依不饶,伸过嘴去就想在卓芸脸上嘬一口。
  “谁说我管不了的?”卓华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林柏哈哈大笑着,指着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对卓华说道:“你前些日子才说过这小子像你,难不成你少年时候也是如此控制不住自己吗?”
  卓华瞪了一眼林柏,随后朝屋子里看了一眼问道:“你们这是要搬家吗?今日不是蓝升进入祥云虚空的日子吗?”
  卓芸乘着蓝升一愣神的功夫,奉了将他推开,躲道里屋去了。
  蓝升看着满屋子的行离,一脸无奈地笑着回答道:“小鱼儿怕我在那边冻着饿着,给我准备了很多穿的吃的。”
  “我还以为你是去逍遥的呢!”林柏伸手打开一个包裹,拿着里面一包蜜饯朝卓华喊道:“元上,你看!居然还有蜜饯!”
  欢笑声从屋子里面传了出来,没有人为蓝升的此次渡劫有所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