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飞升

加入书签
  这一切都只发生在一瞬间。
  整个王宫都已经乱做一团,那一团光芒之后,王宫里的人就像一窝蚂蚁,从巢穴之中涌了出来,然后四散而开,而在宫殿的门口,一个一身蓝白法袍,背着剑匣的年轻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那里。
  他朝宫殿之中看去,又回头看了看那个广场,缓步的踱了进去。
  几个侍女、侍卫跑过来看到地上的焦尸,一个个转身就走,没有谁敢多逗留。
  而隗林一步步的走进来,没有人敢阻挡他。
  重新变回侍女的小惟看着隗林一步步的走进来,这一刻,她觉得隗林是那样的高高在上。
  隗林并没有看其他的人,而是蹲着看那三个被自己杀死的人。
  他对于自己这一剑很满意,因为这一剑将自己斩字诀和朝阳剑法做到了一个融汇贯通。
  而且,他也同时摸到了剑光分化的门,刚才他一剑杀这殿中瀚海国一窝子吃人鱼时,同时也将那一对母子给杀了。
  虽然那一对母子在极力的掩饰,但是隗林仍然从那个孩童的身体内感受到了如墨般的黑暗。
  那是一个邪恶的存在。
  所以,隗林觉得一剑杀了,万事皆休,至于他们想做什么,猜到了就行,不需要再证实什么。
  “隗道长。”小惟喊道。
  她此时还被一根泛着光华地绳子绑着身子,坐在那里完全不能够动。
  隗林抬头打量了一番,有些惊讶的说道:“你不是那位公主?”
  “我,我……”小惟想到面前这个人是保护公主的,心里突然害怕起来。
  只是她想的同时,隗林手挥微微的朝着她挥了一下,然后便看到一抹金银交织的剑光从剑匣之中飞逝而出,跳跃般的出现侍女小惟的身边,那一抹剑光在她的眼中,一片灿烂。
  她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惊叫了一声,她以为隗林在知道自己掉包了公主之后要杀自己。
  却发现身上一松,那捆在自上的绳索在剑光之下瞬间断去,掉在地上,虽然还有光韵泛生,却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神秘。
  她站了起来,心中惊喜,想要离开,但是又不知道怎么离开,在这个瀚海国,她没有身份,寸步难移。
  躺在地上的宫庭法师亥看着隗林,他的眼中也满是难以置信,就在这时从宫外飞进来一只鸟。
  一只红色的鸟,她在宫殿里盘旋,发出一声声的悲鸣。
  “公主。”小惟喊道。
  那红色的鸟却朝着小惟的脸扑了上去,一双爪子朝着小惟的脸上爪去。
  “啊!”小惟抱着头,边连后退,脚下一绊,倒在地上,但是脸上已经有了几道爪痕。
  “侍女变成了公主,公主成了一只鸟吗?”隗林看着这一幕,已经猜到,再看着那个宫庭法师,说道:“你本事不怎么样,却还有这样的法术,不过,还好,公主还活着,要不然的话,我第一次执行山里的任务就是失败,那可不太好。”
  ……
  瀚海国都之外,有一团风沙在盘旋,在骄纵,其中有一个白袍人就站在那里,他灰色的头发,灰的胡须,手中一根法杖,只见他手中的法杖和身上涌动着白色的光辉。
  那片风沙漩涡在白光之中竟是快速的停去,仿佛一切的神秘都在白光里无所遁行。
  一个人从风中出现,这不是别人,正是之前截走公主的那位却刑。
  “你是什么人?”却刑惊疑的问着。
  “我问你,你与那一道剑光交手之时是什么感觉?”白袍灰发人问道。
  却刑觉得他的口音很怪,不过还是能够听得懂。
  他迟疑了一下,说道:“锋利,灵动,像是能够直接斩到人灵魂。”
  他回答完,那个白袍人便一步跨出消失了,却刑眼睛一眯,心中惊疑不定,暗想:“怎么会有这么多强大的存在这片沙海之中来?”
  就在刚才,他还远远的看到天空之中,仿佛有一轮骄阳落入瀚海国之中去。
  ……
  “你不能够把公主变回来了吗?”隗林问宫庭法师亥。
  亥则是摇了摇头,表示他无法做到。
  这个时候,他只想要好好的活下去,再折腾两下,他觉得自己就要死了,可是隗林的要救他确实做不到。
  好在隗林似乎也不打算为难他了。
  “你虽然成了鸟,但也算是我一路把你带到瀚海国来了,不算是我们山里对你玄鸟国失信。”隗林说到这里,听到那玄鸟公主再一次的发出悲鸣。
  然而这个时候,隗林却回头看向殿门口,那里原本自然的天色光华变了,变成了一片白光,白光之中有一个白袍人,手持一根大法杖走了进来。
  这个人有着灰色的头发,满脸灰色的胡须,与那一片白色的光华融为一体。
  就像仿佛那白光的源头就来自于他的身体。
  他从虚无之中一步迈出来,然后朝着殿中走来,白色光华代替着这殿中的光线。
  那种无声的压迫,让殿中的人都闭上嘴,甚至有些都闭上了眼睛。
  “你是谁?找麻烦的吗?”隗林很直接的问道。
  “麻烦一直都在,不是我要找,而是我的任务如此。”这个白袍老人说道:“我叫甘多夫,迈雅族人,这是我的第二次任务,上一次还是去阻击深渊,这一次则是来击阻击你,非常抱歉。”
  隗林眼睛眯了起来,问道:“你来自于哪里?”
  “你来自于哪里,我就来自哪里。”甘多夫说道。
  “那个地方,你能够多说说吗?我这是第一次,不是很了解。”隗林说道。
  “我们自然是为王座而战。”甘多夫说道。
  “王座?”隗林想着自己可不认识什么王座,根本就不是什么王座的使徒,这是对于那个‘系统’有限知道的一些东西。
  “看来你不是很了解,你王座没有告诉你吗?”甘多夫从隗林的脸上看出了他对于很多事情并不知道。
  不过,这种事情并不少见,但是对于如他们这种等级的存在,这些应该还是能够有一些了解的。
  “既然不知道,那就不必多说,我为任务而来,杀了你,就结束了。”甘多夫将手中的法杖朝隗林一指,一团奶白色的光华如炮弹一样的喷涌而出,朝着隗林冲去。
  而隗林也没有半点的迟疑,手在身后一抹,手上已经多了一柄小剑,剑光涌起的一刹那,持着小剑,仗着剑光,合身冲入了那炮弹一样的白光之中。
  在他身后的人,只看到隗林的黑色背景迅速被白光淹没,但是淹没的同时,看到一道剑光形的光柱冲天而起,将那白光剖开。
  紧接着,他们隐隐看到虚空之中出现了一片黑暗,仿佛混沌,有一个人没入其中,随之一切的光华消失,只有隗林手捏着小剑站在那殿门口,一身清光的仰望看着殿外的虚空。
  大家看着之时,却见他突然一剑斩向虚空,之前出现的黑色在他这一剑之下居然又显露了出来,然后便见他一步跨入其中。
  “飞升?”
  隗林听到后面的人惊呼,但这声音很快就消失了,而他一步跨入那黑暗之中时,时空像是在变换一样,黑暗快速的消散,一片光亮出现在眼中。
  光亮中的景象快速的清晰,然后他发现自己正从一面墙壁之中走出来,而这里是一条小巷子。
  小巷子左右都有出口,墙壁青砖砌成的,看上去非常的古老,上面还有残破,抬头,天空之中厚厚的云,那云散发着光芒。
  “这里,我没有来过。”隗林看着这一幕,心中想着,然后选择左边的巷口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