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结拜

加入书签
  下午五点,章详庆听到下人传话,有位姓“胡”的先生找他时,他并没在意。他是大夏大学的教授,经常会有人慕名而来,早就习以为常。
  “章教授好,我是胡孝民。”
  “你好,胡先生。不知有何贵干?”章详庆心里一惊,他不知道胡孝民上门造访,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还是有事找自己。
  胡孝民随口说道:“想跟章教授谈桩生意。”
  谁能想到,在吕班路29号这样的别墅里,会藏着一个以大夏大学教授身份为掩护的中统情报组长呢?
  对这个情报组的情况,胡孝民基本摸清了。章详庆应该是负责人,焦一诚是他的助手,刘妈是交通员,顾慧英是情报员。
  顾慧英在特工总部窃取的情报,通过刘妈交给焦一诚,再由焦一诚向章详庆报告。重庆的命令,则由焦一诚交给刘妈,再由顾慧英执行。
  胡孝民的角色,是编外情报员。
  “什么生意?”章详庆已经明白,胡孝民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胡孝民缓缓地说:“上次跟焦老板谈的那桩生意,打通上海到重庆的货运通道。”
  章详庆做了个请的动作:“书房说话。”
  “焦老板不在这里?”胡孝民到书房后,抢先一步坐到了沙发上。
  不是他不懂礼数,而是用这样的动作告诉对方,自己掌握了主动权。
  “胡科长是一个人来的?”章详庆则走到书桌旁,拉开抽屉,拿出了一把勃郎宁1906.
  “章组长,这就没意思了吧?”胡孝民掏出烟,又拿出火柴。
  看得出来,在胡孝民掏烟时,章详庆非常紧张。他拿枪的手都有些发抖,生怕胡孝民也拿出一把手枪。
  “你怎么知道我是组长?”章详庆惊诧莫名,难道焦一诚向他泄露了机密?
  “章组长,既然是合作,就要拿出诚意。我们的目标是赚钱,打打杀杀的事情,以后还是少做为妙。”胡孝民划燃火柴,停顿了一下,说完之后才点烟。
  “好吧,说说怎么个合作法?”章详庆将枪放了回去,如果胡孝民要对付他,实在没必要一个人进来,随便给法捕房打个电话,或者在大夏大学,就能把自己带走。
  胡孝民沉吟道:“你们不能再与特工总部作对,至少,不能发生流血冲突。另外,你们要派一位更高级别的特派员坐阵上海,以保证货物的安全。”
  章详庆犹豫道:“这个……”
  胡孝民问:“你们上次有行动人员来上海,是不是已经采取了行动?”
  章详庆点了点头:“是的,这个时候应该行动了。”
  胡孝民冷声说:“目标?”
  章详庆轻声说:“许均鹤。”
  许均鹤是二处处长,又是原来上海区的情报科长。投敌后,许均鹤协助76号,大肆破坏中统在上海的组织,抓捕了数十名中统人员。马英良离开上海后,他才能接任新的二处处长。
  二处的主要目标,也是中统,第二任务才是反共。
  胡孝民问:“地点?”
  “他下班回家途中。”
  “你家电话在哪?”胡孝民看了一眼手腕的手表,将烟头丢到烟灰缸里,站了起来。
  胡孝民直接给二处打电话,结果对方告诉他,许均鹤已经回家。
  胡孝民马上给警卫总队的吴世强打电话,许均鹤住在极司菲尔路中振坊。
  胡孝民急道:“吴总队长,我是胡孝民,刚刚得到一个紧急情报,中统要对许均鹤下手,就在他回家的路上。我估计是在中振坊,请你马上派人过去。”
  胡孝民挂了电话后,冷冷地说:“章组长,如果许处长没出事,我们还可以合作。如果他出了事,那对不起,你必须把枪手交出来,否则,你和焦一诚一个都跑不了。”
  胡孝民是跑出吕班路29号的,跳上汽车,一脚油门就朝中振坊冲去。等他的车子冲到中振坊时,在里弄口站着几个人,仔细一看,是警卫总队的,手里还拿着枪。
  胡孝民按一下喇叭,伸出头朝他们招了招手,那些人看到是胡孝民,马上让开了。
  “许处长,没事吧?”胡孝民跳下车,朝许均鹤跑去,看到许均鹤与吴世强在一起,他马上挤了过去。
  “孝民,多谢了。”许均鹤一把抱着胡孝民,感激地说。
  “我带人刚到,有人正朝许处长的车子开枪。”吴世强说道。
  “幸好吴队长早来一步,否则我就要死在这里啦。”许均鹤心有余悸地说。
  胡孝民微笑着说:“还好许处长福大命大。”
  许均鹤拉着胡孝民的手,激动地说:“孝民,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兄弟。如果你看得起我,管我叫声大哥,从今天开始,咱们结为异性兄弟!”
  吴世强也说道:“也算我一个,你当大哥,我当二哥,孝民是三弟。咱们来个桃园三结义,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结拜不仅仅是关系变得亲密,也会结成一个利益体。这种结拜,在上海和特工总部都是一种风气。
  当然,结拜之后,也未必就是真的兄弟一样。赵仕君和孙墨梓就结拜过,他们还是十人结拜,但赵仕君和孙墨梓,就跟生死对头一样。
  许均鹤笑道:“行啊,咱们挑个好日子,到时候办几桌。”
  结拜的人越大,他们这些团体的力量也就越大。
  “那行,大哥,你先回去休息,晚上让二哥留几个兄弟在这里。我去摸摸情况,尽快把人抓回来。”
  许均鹤问:“对了,你的情报从哪里来的?对方是什么人?”
  胡孝民掩饰道:“一个生意上的朋友说的,他也是道听途说,中统要对你动手。我听到消息,第一个给二哥打电话。”
  此事还不能跟许均鹤全盘托出,要不要让章详庆把枪手交出来,他愿不愿意交出来,这些都是未知数。一旦交出来,会不会对接下来的贸易有影响?
  胡孝民做事谨慎,没有把握的话他不说,没有把握的事更不会做。
  许均鹤感慨地说:“要不是三弟,今天中统就得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