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整齐的下军

加入书签
  无论是中军还是上军,高台之上的晋国君臣似乎都有些提不起兴趣来。
  但是,当上军的将士们齐刷刷的走过去之后,台子上的人们似乎就来了兴趣,一个个开始有了精神。
  “魏相来了。”屠岸贾轻声对着晋侯道。
  晋侯点了点头,似乎是自言自语,又似乎在和身边的六卿说话:“听说魏相练了两个月的兵,也不知道能练出什么样的兵来。”
  中行林父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士会咳嗽一声,道:“老臣听说魏相日夜操练,想必下军应该不会让君候失望。”
  先毂冷冷的说道:“那可未必。练兵也是讲究方法的,老夫听说某些人连祖传的练兵法都不用,反而是自己去弄一个什么‘队形队列’出来,实在是可笑至极啊。”
  赵朔哈哈一笑,道:“先伯这句话就有意思了,大晋之所以能够一步步的走到现在这个地位,靠的不就是一次次的突破自我和创新么?魏相既然有这个心思那便是极好的,又怎能称得上是什么可笑呢?”
  魏相甚至都还没有出场,高台之上围绕着他的话题火药味就已经起来了。
  突然,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来了。”
  众人顿时同时噤声,朝着同一个方向看去。
  魏相所率领的下军入场了。
  几秒钟之后,高台之上的众人脸部的表情顿时就发生了一些变化。
  魏相的下军阵,其实和其他人的倒也没有什么不同,都是战车在前,步兵在后。
  只不过,魏相的下军显得十分的……整齐。
  二十辆战车摆成了五排,每一排一共四辆,每一排战车的速度几乎相等,缓缓的同时通过。
  从高台居高临下的看下去,就好像看到了一个战车方阵整齐有序的通过。
  不仅如此,细心的人还能发现,魏相的战车方阵之中就连每一辆战车拉车的马匹颜色几乎都是相同的,每一排拉车的所有马匹颜色也同样尽可能的相近。
  队列整齐,方阵统一,颜色相同或者相近,这一次加起来给人一种十分强烈的视觉冲击感。
  位于战车第一排正中央的正是魏相和士燮。
  此刻,魏相和士燮正在轻声嘀咕。
  “夏敬,慢的,你没看到左边那辆有点跟不上了吗?好了,现在快点,对,均匀加速,整齐,整齐最重要。你是头车,稳住,一定给本大夫稳住。”
  高台之上,晋国君臣已经愣住。
  足足过了好几秒钟之后,六卿之中的上军佐栾盾才幽幽的说了一句话。
  “魏相大夫的兵,还真是……整齐啊。”
  这句话意外的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
  屠岸贾看着这个整齐的战车阵,脸色有些难看。
  如果在场有谁最希望魏相出丑的话,那必然就是屠岸贾莫属。
  可现在,屠岸贾感觉魏相隔空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突然,又一阵整齐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一个步兵方阵缓缓走来。
  整个步兵方阵很整齐,虽然士兵们走路的时候脚步并没有完全一致,但是就和刚刚通过的战车一样,每一排、每一行、每一列都能够形成一条线。
  似乎是由于训练时间不足的缘故,步兵这个方阵的动作一致度显然差了不少,但他们就这么整整齐齐的走过来,一个个身上披着甲胄,腰间挂着刀剑,成排成列的走来,依旧让人产生一种和方才战车通过时一般无二的感觉。
  有秩序的东西,总是会让人情不自禁的陷入进去。
  高台之上,此起彼伏的议论声开始响起。
  “没想到,魏相大夫练的这支兵马竟然还有模有样的。”
  “是啊是啊,这才两个月呢,居然能操练得如此整齐。”
  “你注意看看这些士兵,他们的精神颇为饱满,这说明士气高昂啊。”
  “对,还有他们的行动,老夫可以断言,他们这段时间的训练必然很刻苦。”
  晋国卿大夫就没有一个是不领兵的,许多人甚至从少年开始就已经学习如何带兵打仗,眼光可谓十分毒辣,一下子就看出了这支下军的众多优缺点。
  “但这些士兵们的动作也能看得出来,底子很差,应该是先前很久没有训练过的缘故。”
  “魏相大夫竟然能在短短两个月内将一支没有训练过的部队教导到这个地步,实在是让人惊叹啊。”
  这些议论声虽然很小声,但依旧不可避免的传到了坐在最前方的晋侯姬据和六卿耳中。
  姬据先是眉头紧皱,但随后立刻又松弛开来,露出一丝笑容:“这个魏相……有趣。看来,确实是有些本事啊。”
  先毂脸色一变,正想开口说些什么,但也就是这个时候,魏相的战车正好从高台之下驶过。
  魏相深吸一口气,昂首立于战车之上,突然开口一声爆吼。
  “君候万岁,大晋万胜!”
  魏相话音落下,二十辆战车之上的下军将士,以及身后上千名下军步兵甲士同时齐声怒吼。
  “万岁,万岁,万岁!”
  “万胜,万胜,万胜!”
  一千多个人扯着嗓子,用最大的音量怒吼是个什么概念?
  这突如其来的声浪将高台之上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晋侯姬据险些掀翻了自己面前的桌案,但等到他镇定下来之后,突然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
  然后,姬据突然哈哈的笑了起来。
  “诸卿,看来这个魏相的练兵……是真的很不错啊!”
  士会微微一笑,道:“君候明鉴。”
  赵朔呵呵一笑,道:“臣觉得,公族三军之中,下军军容最为严整,当以下军为头名,不知君候觉得如何?”
  姬据看了一眼中行林父,见中行林父没有开口,便笑道:“头名不头名的本侯不知道,但这一次,下军确实最得本侯之心!”
  姬据的这句话说出来,中行林父和先毂的脸色顿时无比阴沉,但偏偏又说不出话。
  姬据的意思很明显,本侯不评选名次,但本侯就是觉得魏相好。
  那还能怎么反驳?难道姬据身为大晋君候,连个表达喜好的机会都不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