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演死林国平

加入书签
  11月27日下午。
  刘建明穿着修身的西装,胸配警官证,细致打理过的头发干净有型,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顾盼间有一抹成功人士特有的自信与从容。
  每一个经过身边的人都向他亲切地问好。
  “刘SIR。”
  “刘SIR好。”
  “……”
  他很礼貌且热络地回礼,要么微笑颔首,要么举手打招呼。
  来到重案组工作大厅,张强、孖八等人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为前天的行动鼓掌,以表达内心的满意与支持。
  开始他们都不喜欢刘建明,一是因为他来自内务部,目的是调查重案组的人,看谁是韩琛的卧底,二是因为黄志诚坚持认为韩琛的卧底隐藏在刑事情报科,刘建明正是刑事情报科协助小组的头头,嫌疑很大,而且他是梁宝昌看重的人,重案组因为杨锦荣叫停珠江码头抓捕行动那件事与梁宝昌的关系闹的有点僵。
  前天他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和韩琛的关系,虽说是遵照黄志诚的法子最终捣毁了韩琛贩毒集团,但是站在张强、孖八等人的立场,如果换成自己指挥,不见得会比刘建明强,何况他们也不懂摩尔斯码呀。
  “谢谢张SIR,谢谢大家。”
  刘建明接过张强递来的咖啡,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走到办公桌后面的椅子坐下。
  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见得光,没压力,有前途。
  刘建明把警官证丢到一边,手指轻轻敲打两下桌面,慢慢转动座椅面向窗户,看着微微偏西的太阳微笑。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翻开盖子一瞧,是林国平打来的。
  “喂,头儿,你可要帮我啊。”
  ……
  下午三时。
  港岛区四方商业大厦天台。
  林国平满脸焦急地走在黑色的水泥地上,望望左右,望望前后,三步一转身,五步一回头,想要找到邀请他来这里的那个人。
  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当他来到正对一片玻璃幕墙的地方,眼睛往侧面微微一瞟,忽然看到一个人影由平台下方跃出。
  他想行动时已经晚了,一把枪顶在他的后背。
  “林督察,你在电话里说的是平心静气地谈一谈,这就是你所谓的平心静气地谈一谈吗?”
  林跃拔出林国平腰间的配枪,非常利索地掰开弹巢,将里面的子弹倒在地上,又将枪丢到很远的地方。
  “对啊,在我掌握主动权的情况下平心静气地谈一谈。”
  林国平说道:“你想谈什么?”
  林跃从兜里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录音机,按下播放器。
  呲~
  一阵噪音过后,随之而来的是韩琛沙哑的声音。
  “林警官,最近怎么样?”
  “谢琛哥惦念,一切都好。”
  “我记得,你是94年进入警校的吧。”
  “是,当年如果没有琛哥鼎力支持,我可能还在鸭寮街卖光盘。”
  “哪里的话,你一直都做的不错哦。”
  “琛哥,你上次给我的那个菲律宾蛇头的案子被重案组的人抢了,能不能再提供一些有价值的情报,我还差一点分值就可以晋升探长了。”
  “别急,慢慢来,很多事呢,欲速则不达。”
  “琛哥教训的是……”
  “……”
  林跃按下停止键,磁头不再转动。
  “听着很熟悉对吗?这是今天上午在你家里发现的东西。”
  林国平大怒:“你……你监视我?”
  林跃说道:“林国平探员,我想你是忘了我的身份吧。”
  他原本就是内务部派去刑事情报科调查内鬼的人。
  “林SIR,我知道你跟刘SIR关系不错,能不能看在刘SIR的面子上放我一马,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好不好?”
  林国平服软了,因为不服软不行,现在的情况是对方手里有枪,兜里有他是内鬼的证据,他根本没有能力反抗。
  “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林跃说道:“我跟刘SIR关系是不错,但是跟黄SIR更亲近,黄SIR两天前在粤湾大厦受了那么重的伤,你以为韩琛死了这事就能一笔带过?”
  “那你把我叫来这里为了什么?你拿到了录音带,大可以直接叫人把我带走。”
  就像他在电影里自夸能力不错那样,被林跃抓住痛脚也没有失去理智,认为对方约他来四方商业大厦天台见面一定别有企图。
  林跃说道:“很简单,我约你来这里见面,是想你去内务部自首。”
  “你大费周章叫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劝我去内务部自首?”林国平无法理解他的骚操作。
  “你觉得梁SIR为什么同意张SIR的请求,调我到刑事情报科工作?”
  林国平想了想说道:“因为内务部的名声不好,他想搞臭你。”
  “你果然聪明。”林跃说道:“我带人到刑事情报科抓你,刘警司和部门警员的脸面一定挂不住,往后我的工作很难开展,如果是你主动来我这里自首,性质就不一样了,我拿了功劳,你还能获得减刑的机会。”
  林国平说道:“好算计,真是好算计。”
  林跃在心里冷笑,好算计么?如果你知道我是在跟你瞎扯淡,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这个想法才在脑海闪过,突然听见侧面一声大叫。
  “林跃,你在做什么?”
  他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只见西装革履的刘建明快步走来。
  “刘SIR,你怎么……”
  “怎么”两个字才出口,劲风袭面,黑影临头,腕部猛地传来一股力道,林跃吃痛,下意识松手,左轮枪被林国平抢了去,完了指着他的头示意不要轻举妄动,又一闪身躲到他背后,一手搂住他的脖子,另一只手里的枪顶住他的太阳穴。
  对面刘建明拔出了枪。
  “大B,这是怎么回事?放下枪,放了林SIR。”
  “头儿,你别逼我。”
  “大B,你在电话里喊我过来,就是看你绑架林SIR的吗?”
  “头儿,你跟他关系好,你劝他放过我,只要他答应放过我,我就放下枪。”
  《无间道》里陈永仁给内务部寄了录音带,结果梁SIR手下一名警长拦下了这些带子,将他们寄给“同门师兄弟”,林国平这才确认刘建明的身份。这里林跃拿到了录音带,林国平最多怀疑刘建明是自己人,绝不可能毫无保留地信任刘建明,要知道韩琛可是死在刘SIR手上。
  “林跃,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林国平是韩琛派入警队的内鬼,我手上有他们通话的录音带。”
  刘建明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一下,有点慌。本以为韩琛死了,酒吧被韩琛的马仔烧了,一切就天下太平了,再没人能够威胁他。
  但是林跃的话实实在在给了他一记耳光,林国平和韩琛的通话录音出现了,他跟韩琛的通话是不是也被录音了呢?
  “头儿,你帮我跟他说……帮我跟他说啊……如果我进去了,你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面对林国平的威胁,刘建明脑筋狂转,林国平敢说这样的话,是不是掌握了他也是韩琛手下的证据?其实就算没有直接证据,以他在林国平面前暴露的可疑之处,一旦被调查人员知道了,必然带来无法估量的风险。
  要不要……狠狠心,一口气干掉他们两个,然后把林跃的死因推到林国平身上?
  “林国平!”
  “林国平,放下枪!”
  随着两声怒喝传来,楼道口闪出一男一女,手上都拿着枪。
  是重案组的艾琳和小康。
  刘建明知道刚才的想法没可能实施了,林国平的心沉到了谷底,现在重案组的人来到这里,这件事怕是捂不住了。
  “你们别过来,退后,退后。”
  林国平拉着林跃往后走,由旁边的小路接近楼道口。
  小康说道:“艾琳,赶紧打电话,呼叫总部支援。”
  林国平把枪往林跃的头上顶了顶:“你们敢报警,我就一枪打死他。”
  两人不敢轻举妄动,只能随着刘建明一点一点往前,由天台走入建筑内部,来到电梯间外。
  “林国平,你跑不掉的,投降吧。”
  艾琳现在很后悔,后悔听了林跃的话,什么给林国平一个自首的机会,人多的话会加重对抗,实在说不通的话再打电话通知他们上来抓人。
  结果呢,等她接到电话听见里面传来的谈话声再上来天台一切都晚了,林督察成了林国平的人质。
  他们十分不爽,不爽自己听了林督察的话,不爽林督察太仁慈。
  林国平没有理他们,将手伸到背后,按了一下电梯的下行键。
  电梯上行,指示区的数字不断增加。
  “到了安全地方我就放了他,如果你们谁敢报警,信不信我拉他一起死。”
  林国平才说完这句话,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他拉着林跃往里面走。
  就在林国平往右闪身的一瞬间,林跃猛一低头,将身后人暴露在艾琳等人的枪口下。
  正在思考该怎么做才能除掉林国平的刘建明一下反应过来,对着前方那张惊慌失措的人脸扣动扳机。
  嘭,嘭,嘭~
  枪响了。
  林国平胸口多了几个血洞,身体往后倒去,鲜血顿时染红轿厢。
  艾琳和小康都有开枪,不过致命伤在额头,是刘建明的成果。
  林跃看了一眼气喘吁吁的艾琳和小康,走过去捡起掉在轿厢里的枪,望着死不瞑目的林国平叹了口气。
  他把枪插回腰里,看着刘建明三人说了声“谢谢”。
  林国平死了。
  刘建明踏上了一条无法回头的路。
  这正是他要的结果。
  其实……左轮枪弹巢装的都是空弹壳。
  刘建明打电话报警的时候,林跃望着他的背影眯了眯眼,下一个是谁呢?
  林国平的腿卡在轿厢与楼道之间,电梯门不断开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