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仙云门

加入书签
  “我昏睡了多久?”
  “大概两天,在这里没有什么时间的依照,我没办法准确的判定时间。”
  王岚有些艰难的站起身,哗啦啦,一条项链从怀中落下散开。项链的吊坠打开,里面竟然放着一张照片。
  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看样子是白姬,在她的身后,一个男人搂着她。当王岚看到那个男人的瞬间,瞳孔猛地收缩了起来。
  玉若云好奇的看着王岚,瘪了瘪嘴角,“你不是有女朋友么?什么时候喜欢上白姬的?”
  “啊?”王岚莫名的抬头看着玉若云。
  “切!还装蒜?之前我就发现了,疾风和白姬走到一起的时候,你看到他们在一起好几次脸上表情不自然。现在你又盯着白姬的项链看了这么久,睹物思人了?”
  “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冷静理性的女人,从未想过你竟然也会露出感性的一面。”王岚微微一笑,“而且脑补的本事不在寻常女孩之下。”
  “你的言外之意是不是在你心中我不是女人?”
  “嗯!你是女神,而且是大众女神。”
  “呵……心语说你是榆木疙瘩大猪蹄子,看来……她并不了解你。你很会撩人。”
  “我实话实说而已。”
  “不想听你胡扯,我长什么模样我心里清楚,我的审美也并不异于常人。”
  “你当我在恭维你?拜托,我们是队友,一起扛过枪的兄弟好不好?你以为我是颜狗啊?我哪有这么肤浅。
  你大众女神的标签也不是我贴的,是所有魔都星武学院的同学贴的。别的不说,我宿舍里的两个货连说起你的名字都是一脸敬意,就差立正敬礼唱国歌了。
  你难道不知道你在同学们心底的形象么?你就如月宫中的女神,高处不胜寒,只可远观不可亲近。你永远强大,睿智,英明神武,唯独……和女人联系不起来。”
  “好了好了……别说了。”玉若云摆了摆手,“在说下去,我以后不敢照镜子了。”
  “为什么?”
  “怕忍不住对着镜子顶礼膜拜。”
  “呵呵……”
  “那你说你干嘛盯着项链发呆?”
  “项链里面有照片。”王岚拿着照片示意给玉若云看。
  “然后呢?我之前已经看过了。这只是一张普通的照片,应该是白姬小时候拍的。”
  “但这张照片却告诉我为什么有人要刺杀白姬。”
  “哦?和那个男人有关?”
  “嗯,那个男人叫肖庆,就是前段时间被天剑局逮捕的那个掌控整个魔都地下魂珠交易的人。和肖庆有交易的人很多,他被抓,很多人恨不得他立刻死。
  虽然,他到死都没有供出背后的人是谁。但他背后的人却要斩草除根。想不到,白姬就是肖庆的女儿。什么平民天才,靠着努力就能取得了不起的成就……果然只是童话故事。”
  “这样么?”玉若云似乎并没有多大的感触,不过想想也是,现在他们身处绝境,哪有心情考虑其他。
  “这里没有异兽么?”
  “不知道为什么异兽不敢靠近。”
  王岚感觉恢复的差不多了,缓缓的站起身。
  “你四处转过了么?”
  “还没有,我一直守着你,这两天你差点死掉有七八次。现在呢?怎么样,确定没事了?”
  “没事了!”只要生命赞歌星武技没有闪动,那就是没事了。
  “走,到处转转,这个仙云门到底是个什么门派?说不准还真的是修仙门派呢。要是能留下个秘籍,宝物,金丹什么的让我们直接白日飞升,那该多美。”
  “想多了,还白日飞升,我看白日做梦还差不多。”玉若云打趣的说道,站起身走出一步却突然踉跄的差点摔倒。
  王岚连忙伸出手一把扶住,“你怎么了?”
  “没什么,有些脱力而已。”
  两人搀扶着走出殿外。
  入眼的一瞬,便被大自然的景观所震撼。
  之间猛烈撞击的孤峰,位于大殿正东的位置,而大殿所处的也是一座山峰的巅峰。大殿之外,是连绵到山脚的台阶,每一层台阶都有半米高度。
  周围群山环绕,云海起伏,茂密的丛林,一眼望不到尽头。
  无数飞行异兽在远处的天空盘旋,密林之中,此起彼伏的传出一阵阵兽吼。
  “你就是沿着这个阶梯把我背上来的?”王岚惊讶的问道。
  “你以为呢?否则我怎么会脱力?”玉若云说话的时候,脸颊再次浮上淡淡的红晕,“如果光你一个那还好说,你身上的铠甲少说也有三十斤重,我背着近两百斤的你爬了足足一天一夜。”
  “真辛苦你了!”
  “还好。”
  “那口大钟找到了么?”
  “还没来得及找。”
  沿着大殿外的碎石街路,王岚转身来到大殿之后。但大殿之后,却是一片连绵的废墟。
  废墟不知荒废了多少年,从规模来看,这个仙云门曾经是无比辉煌无比繁荣的。可能是泯灭与战火,随处可见的是交战的痕迹。
  显然,仙云门是被破坏成这个样子的。
  “王岚,你看!”顺着玉若云的指引,王岚果然发现在废墟之有一些森森白骨。
  王岚几个起落跳到白骨处,白骨已经严重风化,轻轻一碰就碎成粉末。
  再次回到玉若云身边,“这些枯骨恐怕得有几千年的历史了。否则不会风化的这么严重。仙云门应该经历了一场浩劫,整个门派被摧毁了。”
  “但如果这样的话,为何大殿会保持完整?而且,为什么异兽不敢靠近?”
  “可能和那口大钟有关。你之后听到过钟声么?”
  “听到过两次,每次十响,也许,这钟声每天都响一次。但奇怪的是,我无法辨明钟声从哪里而来。到了仙云门之后,钟声仿佛无处不在一样。”
  “找找看,小心!”
  王岚扶着玉若云,沿着仙云门转了一整圈。除了大殿,整个仙云门尽毁。
  “奇怪……”
  “当——”
  突然,一声钟声响起,就在王岚的耳边。王岚连忙抬头四下张望。但这声钟声仿佛无处不在,无论王岚转向哪里,都听到清晰的钟声。
  “当——”
  远处的飞鸟惊恐的远离而去,就连此起彼伏的兽吼也消停了下来。
  突然,王岚抬头怔怔的看着天空。
  天空仿佛荡漾着涟漓,向远处扩散。
  “若云,我们……可能……位于那口大钟之中。”王岚猜测的说道。
  “什么?为什么我看不见。”
  “这口大钟把整个仙云门罩住了,并且它是透明的。所以我们就在大钟之中,钟声敲响就仿佛来自四面八方一样。”
  玉若云学着王岚抬着头,过了许久认同的点了点头,“也只有这一个解释。”
  “若云,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整个仙云门都覆灭了,所有的建筑都坍塌了,却唯独那个大殿完好无损?”
  “可能……大殿质地更加坚固吧?”说着,玉若云自己先笑了起来,“我瞎说的,按理说大殿的材料和其他建筑一样的。”
  “我猜……这个大殿一定是仙云门拼了命保留下来的。但门派都毁了,为什么要留下大殿呢?”王岚眼中顿时亮了起来。
  “传承!”
  “应该是,走,回大殿找找,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们都倒霉到被送到这鬼地方了,要不能获得点奇遇对不起这次遭遇啊。”
  “你怎么会这么认为?”
  “什么?”
  “遇到危险一定会有奇遇?”
  “电视剧里的主角不都这样么?被人打落悬崖,获绝世神兵而后重出江湖杀尽敌寇。被废去星宫,却偶遇星武神话,重铸星宫重回巅峰。”
  玉若云看着王岚的眼神渐渐变得怪异,带着浓浓的怜悯。
  “你还真天真浪漫。”
  “这叫初心不忘。”
  虽然嘴里斗着嘴,那也不过是相互慰藉一下紧张的情绪。至于大殿之中有没有什么宝物或者传承……大概率是有的。
  王岚已经分析过,其他的建筑全部坍塌,没理由就大殿完好无损。再加上笼罩着仙云门的那口无形大钟,显然是为了保护什么。
  大钟保护的肯定不是那一片废墟。所以也只能是大殿了。
  但是,大殿之中也是一片狼藉。就连曾经摆放椅子的位置此刻也仅剩下一地的粉尘。若不是有椅子的痕迹在,王岚还以为大殿本来就空无一物。
  大殿中央的台阶已经坍塌,就连原本供奉的神像都化作一地的碎石。唯一算是有东西的,也就那一滩石堆了。
  王岚和玉若云一起来到供奉神像的碎石面前,那些碎石很脆,轻轻一捏就会碎裂。
  在情理碎石的时候,王岚突然迟疑的看着手中一块不成规则的石头。
  “若云,你看着石头颜色有些不对劲,这看起来不像是天然形成的石头,更像是……混泥土?”
  “王老师,请理智一点,混泥土问世至今还不到七百年。”
  “咔——”王岚轻轻一捏,混泥土暴碎。
  一颗蔚蓝色的魂珠出现在王岚的手掌心。
  王岚抬起眉梢,瞅着玉若云。虽然没有说话,但意思却分外明确。现在呢,阁下还有何话要说?
  玉若云一脸黑人问好。
  还真被他蒙对了?
  顿时,玉若云快速动手,也从废墟中挖出一块酷似混泥土的石头,轻轻一捏,石头暴碎,一颗火红色的上品魂珠出现在玉若云的手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