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斯特拉克的挑战护手

加入书签
  “今天,我们在这里,怀念3位为了全人类的正义事业而不幸殉职的人,他们是:詹姆斯.布鲁斯南,皮尔斯.邦德,艾登.膨皮猪。
  他们的英勇行为,为我们揭露全世界最后一批有组织的、嵌入全球化贸易产业链的奴隶制野蛮经济体,做出了重大贡献,历史会铭记他们的名字的。告得布莱斯布列塔尼。”
  “敬礼!”
  随着致辞完毕,三个裹尸袋沿着战舰的船舷往海里一丢,算是完成了海葬。
  这一幕,发生在顾鲲跟“永华号”会合后的两个小时,他匆匆登上了“永华号”驱逐舰,接见了参与战斗的官兵,并且亲自嘉奖,还非常欣慰地听说没有任何一名己方士兵阵亡。
  少数一些伤员,也都得到了很好的救治与补助、回头还另有重赏。
  因为开战之前,顾鲲是有所准备的,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所以关于海葬啊、悼念啊这些耗材,军舰上也都有留。这种东西存着也不吉利,所以听说己方战斗人员无一阵亡后,这些东西就恰好拿来给“不幸因公殉职”的BBC记者用了。
  而且凭良心说,那几条BBC狗的死,也并不是全无价值,正是它们的牺牲,才换来了顾鲲这方的零阵亡和尽可能少的战伤——因为如果尤素福没有明确撕卧底的话,这边的炮火覆盖还会多一些忌惮。
  不这么干的话,如果因为弹幕打得猛了、重火力用得多了,最后打扫战场收尸的时候,看到那些白人死了,算谁的?国际纠纷怎么办?
  现在证据确凿,就是尤素福干的,那顾鲲动用更猛烈的重火力,也算是为BBC狗们报仇了,是“临时起意,激于义愤”。事后验尸也验了,都是太阳穴上爆头一枪毙命的,典型的处决,而非战斗时乱中误击。
  万一不小心多误伤了几个奴隶,将来印尼佬抗议,顾鲲也好让BBC的老板顶在前面,扛住那些国际关系方面拉到的仇恨。
  不用感谢顾爷,顾爷就是那么的老阴比,眼看着BBC狗死,还要BBC狗的主子在国际上承他的人情,毫无瑕疵地承情。
  “拍完了么?”忙完仪式,正准备去洗个手洗掉点晦气的顾鲲,路过皮埃尔身边的时候,和蔼地问了一句。
  “拍完了拍完了。”皮埃尔连忙关机,不要再浪费胶卷。
  这两年里,他拍那些揭发奴隶主的猛料时,都只能用微缩的数码器材。没想到第一次用回胶卷摄影机,还是拍摄工具人前同行们的追悼会,真是天意弄人呐。
  “拍完了就好。”顾鲲不着行迹地微微点头,优雅地走开,也没有再撂什么敲打的话,只留给皮埃尔一个背影让他自己想象该怎么干。
  老子特么才懒得给那些BBC狗开追悼会!既然开了,那不就是开给摄像机看的么!不充分榨干剩余价值怎么行。
  ……
  料理完善后事宜,顾鲲总算是大致摸清楚了当地的现状。
  奴隶制不是一天两头就能消灭的,被顾鲲直接剿灭干掉的,只是班达海与阿拉弗拉海四大奴隶领主中的两个,也就是班达尤诺和尤素福。外加被搂草打兔子搞掉的一些小头目,少则七八个,多则十几个。
  可是,不但另外两大奴隶领主丝毫未损,哪怕仅仅是班达尤诺和尤素福手下的人,也有很多在外面离岛上蛰伏的小头目,可以继续逍遥下去。这片海域原先至少有七八十个各自占据一个小岛的小头目,这一番清洗之后,也就起码还剩下两个大领主、五六十个小岛主。
  说不定,大领主被灭了之后,以这种地方的丛林法则,曾经他们旗下的小岛主,还会成长起来,取代他们的位置,就好像帮派里面老大被干掉了,总有二哥会继位的。
  顾鲲不是职业剿匪的,也没兴趣长期为印尼人清理门户。
  对他而言,把这个烂窝子曝光出来,干一票轰轰烈烈的,摆到全世界面前,然后用世界舆论谴责印尼佬、施压让他们自己清理门户、并且提升东南亚海鲜产业的整体逼格,才是顾鲲能做的。
  “难搞后,还是把证据搜集全了,过两天就返航吧,此地不宜多留。”
  在“朱森号”的书房里,大致看了清缴后的情况记录,顾鲲把材料往茶几上一丢,揉了揉鼻梁上的眼保健**位,叹息着决定。
  终究还是要以曝光为主。
  “老板,皮埃尔记者有一份整理出来的关于这些奴隶主黑材料的素材,您要不要趁机过目一下?”看老板放下手头的上一件活儿开始休息,女秘书莎拉诺娃连忙瞅了个空档汇报。
  剿灭尤素福之前,顾鲲一直有说过要看看记者们的收获的,只是一直没时间。
  “行,让他把东西拿过来,过半小时让他本人也过来汇报,我先休息一下。”顾鲲答应了一声,看起来有些疲劳。
  做一方枭雄,事情就是那么多。
  过了一会儿顾鲲就重新开始阅览起那些黑材料。
  尽管前世已经对印尼渔奴的事儿有所了解,知道这些被人贩子跨国卖过来的奴隶非常惨,但此刻直接见到了卧底记者们的第一手详细素材,依然让他有些触目惊心。
  按照照片上的显示,大多数渔奴在岸上的时候,住的甚至都不是房子,而是铁笼子——连牢房都不是,是完全跟动物园里,或者说生产猫屎咖啡的咖啡园里关麝香猫的笼子一样那种铁笼。
  只不过人住的笼子尺寸肯定比麝香猫用的大一些。而且即使是这种铁笼,也不是一个奴隶就能分到的,最多的时候是10几个奴隶轮流合用一个铁笼!
  因为按照皮埃尔的暗访,这里的渔奴每天要保持清醒状态、上船出海22个小时,最仁慈的奴隶主也不过是把工作时间减短到20小时。
  所以他们回到岛上上岸的时间也就两到四个小时,奴隶主只要稍微懂点数学,会规划,错开返航时间差,就能确保每个笼子轮流被N多奴隶错峰睡觉使用。
  奴隶主之所以敢这么干,恐怕也是因为印尼地处热带,所以奴隶始终没衣服穿、住没有墙和屋顶的笼子也不会冻死,最多只要淋淋热带的雨就是了。奴隶万一淋雨病了也就死了,没人会在意的。甚至干活动作慢也可能会被直接杀害。
  皮埃尔记者身边就认识一个缅甸奴隶,名叫MyintNaing,93年的时候因为父亲打渔翻船死了,为了养家想偷渡去泰国打工,结果就被黑蛇头以20美元一条命的价格卖给了奴隶主,被奴隶船长暴力关押运到了东马鲁谷群岛。当时那人才18岁,当了七年奴隶,还算运气好,如今25岁被救出来了。
  那个缅甸人走的时候统计了一下,亲口跟皮埃尔说:他们那个渔村前后被介绍“偷渡去泰国打工”的一共超过300人,但至今只有他一个人活着回去。
  “太令人发指了,难怪海鲜产业的全球成本竞争都那么激烈。有那么多几乎无本生意的沙巴鱼和澳龙源源不断供应市场,其他国家按照规定给渔工上劳动保险的正规公司,怎么竞争得过他们?禽兽啊!”
  顾鲲看到义愤之处,忍不住拍案而起。杀戮那些奴隶领主的行为,也没有了丝毫杀生的愧疚。
  “顾先生,这还不算什么呢,不要动怒。”
  旁边一个声音劝住了看的出神的顾鲲,顾鲲这才注意到,原来是蒙他召见的皮埃尔记者来了。
  顾鲲语重心长地拍了拍皮埃尔的肩膀:“你陪我到岛上走走吧,我想亲眼看一下那些奴隶住的笼子,你是应该跟我说更多这里面的内幕。看文字不直观,我想你直接讲述重点。”
  “这当然没问题。”
  几分钟后,顾鲲就带着一队保镖,坐着一辆两栖运兵装甲车,带着皮埃尔上岛,视察各处令人发指的遗迹、亲眼看看那些奴隶的惨状,顺便听皮埃尔体纲挈领描述最让人义愤的重点。
  个中细节,怕没见识过惨状的人不适,倒也不用过多描述。
  看了一圈之后,顾鲲听皮埃尔提到了一个猛料。
  “什么?你说班达尤诺与尤素福,跟澳洲KG集团的人有勾结?那家公司就是他们的主要出货人之一?”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顾鲲几乎震惊了。这可是后水美联社那些记者都没揭发出来的,所以顾鲲作为一个重生者都不知道。
  没想到还是皮埃尔这个历史上湮没无闻、本该死掉的法国记者揭露出来了,或许是因为法国人没有利害关系,不会被施压封口吧。
  顾鲲可是知道,KG-SeaFood集团,那是澳洲数一数二的海鲜产业巨头。
  后世澳洲对华贸易,出口额前五名的产品排序,常年都是牛肉、牛奶、羊肉、羊毛、龙虾。而其中排在第五名的龙虾产业,一小半都是KG集团出口的。
  龙虾的出口金额,可是比澳洲铁矿石还多。澳洲对华第六大的物资才排得到铁矿石呢。
  没想到,这种市值至少好几十亿美元的大集团,居然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