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谁也不能把我抢走

加入书签
  “陛下!”齐国公震怒出列,“赵王难道不是奉陛下令巡警宫外,为何会去惊扰太子妃?难道陛下另有密令?”
  “朕未有密令。”皇帝缓缓道。
  “既然如此,赵王缘何兵逼池府,口出狂言?”齐国公怒问。
  “问得好!”渤海公冷冷道,“老臣也想问问太子妃,既然陛下和太子安然无恙,赵王有何缘由要捉拿太子妃?”
  伏跪地上的少女双手撑地想要起身,却又软软地瘫了下去。
  陆子衿眼神变了变,将她抱起,靠在自己怀里。
  殿内灯火如昼,照出她毫无血色的面容,双眸半阖,气若游丝。
  陆子衿捏了捏她冰冷的手,淡淡道:“赵王有何缘由我不知道,但是我赶到池家时,亲眼目睹赵王正欲挟持太子妃!”
  皇帝看了她一眼,问道:“你为什么会去池家?”
  陆子衿道:“池公受召进宫,不放心女儿一个人在家,请我过去照看一下。”
  渤海公呵呵一笑:“陆博士对这个学生倒是爱护!”
  话音未落,又听到陆子衿怀里的少女呜咽了一声,殿内诸人均是眼皮一跳。
  “陛下——”那女孩儿又哭了起来,双眸睁开就是泪水涟涟,看上去好不可怜。
  但不知怎么,众人都有点紧张。
  总觉得这姑娘一哭就要放大招是怎么回事?
  “陛下……赵王说太子的一切以后都是他的,他、他还要欺负我!”女孩儿嚎啕大哭。
  殿内众人无不变色。
  “胡言乱语!”渤海公勃然大怒,“陛下!此女挑拨天家手足,其心可诛!”
  “我没有胡说!”她激动得尖声大喊,苍白的脸颊上浮起病态的红,“他就是要欺负我,他说太子所有的他都要拿走,还要抓了我逼我爹就范!”
  渤海公听得心惊肉跳。
  这女孩儿的话句句诛心。
  池长庭领十二卫之一,赵王今晚本来就领了一支禁军,又去逼池长庭就什么范?
  “陛下!赵王一向孝悌,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请传赵王对质!”渤海公高声道。
  “赵王何在?”皇帝目光沉沉。
  “赵王死了!”女孩儿猛地从陆子衿怀里挺直了身子,眸光欲燃,“我杀了他!他要欺负我,我杀了他!”她用尽力气拔高的嗓音尖锐如刺,从一片哗然中脱颖而出,“他就算能抢走太子殿下的一切,也不可能把我从殿下身边抢走!”
  说完这几句,池棠便觉浑身力气用尽,被爹爹用内力压下的疼痛也卷土重来,疼得她浑身直颤,视线模糊。
  她仍旧挺跪着,眼睛亮得惊人,但若有人细看,便能发觉她眼里的光正在涣散。
  池棠觉得自己说得差不多了,可以休息了。
  却在这时,门外传来一声急唤——
  “阿棠!”
  这声音如冰泉雪水,激得她瞬间清明。
  “殿下!”她止不住高兴地笑了起来,不知从哪里又挣到一丝力气,欢快地转过身。
  恰见殿门推开。
  天际微光,将一道熟悉的身影送到了她眼里。
  池棠觉得满心欢喜,又觉得满怀委屈,不自觉想要起身迎上他,开口却是带着哭腔:“殿下救我……”
  身未起,话未完,便失去了知觉……
  ……
  池棠醒来时,睁眼看到的不是家里熟悉的帐顶,正觉惊慌,却听见身旁有人低声惊喜唤道:“阿棠!”
  池棠一听这声音,便喜不自禁地翘起唇角:“殿下!”
  一转头,太子殿下清冷如玉的面容近在眼前。
  他看着她,眉目渐融,伸手摸了摸她笑弯弯的眼角,唤来了御医。
  御医是眼生的御医,不是池棠熟悉的商陆。
  诊过之后,说了几句情况,便告退了:“臣还要去向陛下回话。”
  李俨点点头,索性将殿内的宫女也一并挥退了。
  四周没了旁人,池棠才小声问道:“殿下,我这是在哪儿?”
  “庆云殿偏殿。”李俨道。
  庆云殿,不就是皇帝的寝殿?
  池棠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日已黄昏。
  “事情还没完?”池棠问道。
  李俨“嗯”了一声,道:“你晕倒后,被送到偏殿就诊,陛下多次派人来问,恐怕还要召你前去问话。”
  池棠眨了眨眼,悄声问道:“殿下,我前面是不是晕得特别到位?”
  李俨轻笑一声,点头:“是。”说完,却突然俯身,将她轻轻拥在怀里。
  “特别到位——”他声音微哑,“正正好好晕倒在孤怀里。”
  池棠用力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肩,轻声安抚:“殿下,我没事,我就是……太困了,我都大半夜没睡,熬不住了而已。”
  他“嗯”了一声,仍旧轻轻搂着她不放。
  池棠微微抬起头,正好看到他下巴上冒出的青茬,忽然心中柔情涌动,忍不住在他下巴上吻了一下。
  他低头看她,眸中星辰碎闪。
  “阿棠……”他抵着她的额头,低低唤了一声。
  池棠突然想要他的吻,害羞地唤了一声“殿下”,手指悄悄在他身上戳了一下。
  他身子微微一僵,低头在她唇上小心翼翼地吻了一下,好似怕太用力会弄碎她一样。
  池棠又戳了他一下。
  他低笑一声,贴着她的唇厮磨片刻,又吻了吻她的额头,柔声问道:“觉得怎么样?”
  “很开心!”池棠笑眯眯道。
  一睁眼就看到太子殿下,真的很开心。
  他笑了一声,又在她唇上啄了一下:“傻姑娘……”
  明明问的是伤痛,她却开心得似无伤无痛。
  要不是亲耳听御医说过她的伤势,说不定真要被她的笑容骗过去了。
  就算被说傻姑娘也很开心,池棠嘻嘻一笑,问道:“外面怎么样了?我爹来了没?”
  “来了,”李俨道,“你晕倒之后没多久就来了,后来又陆续召见了许多人,只是孤一直在偏殿,前殿如何并不清楚,看样子还没有结果。”
  池棠心头一紧,追问道:“许多人是哪些人?”
  李俨报了一串不下二十多个头衔和名字,其中大多数是左右卫的将领,除此之外,还有李式、展遇、陆二郎、陆三郎,甚至还有池珠和媚娘。
  这些都不算意外,都是同昨晚的事相关的人。
  只有一个人是意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