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四十六 假期1

加入书签
  ……
  拓跋宏业的话引起了诸多人的疑虑,因为大家都明白在面对近百倍兵力差距,又是被逼入绝路的情况之下,就算拓跋玉海这种帝国名将也绝对不可能逃出生天,定是有援军相助这一解释。
  拓跋玉海淡淡地说道:“回禀圣皇,这要多亏了四皇子殿下,要不是他当机立断向玄武关刘策求援,圣皇现在见到的,怕是只有臣的尸体了!”
  拓跋宏业眉头一皱:“你说什么?是刘策出兵救了你?”
  此话一出,整个大殿震惊万分,当然,他们的关注点与拓跋宏业不同,他们震惊的是中原人居然敢出塞?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不过,偏偏说这话的人是拓跋玉海,拓跋玉海的脾性大家十分清楚,从来不会开玩笑期满大家,他说刘策出兵那就肯定不会错的了,何况还有圣皇最看好的儿子拓跋嗣牵扯其中,那更加不会有误。
  也许这是一个天方夜谭的笑话,可它就是真的发生了,多么的令人不可思议。
  拓跋宏业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忍不住冷哼一声:“这个刘策,可真是令朕刮目相看啊……”
  拓跋玉海回道:“确实,臣在圣岗堡被围足足十七天,附近的绣红幡却见死不救,其余蒙洛各部也不见有出兵迹象,
  要不是刘策念及同盟出兵搭救,本王都已经做好跟叛军同归于尽的想法了……”
  拓跋玉海这话已经在警示拓跋宏业,他十分清楚为何会发生这种事,要不是王庭的命令,蒙洛各部怎么可能没有任何动静,眼睁睁看着自己遇难而置之不理。
  拓跋宏业怔了怔,对拓跋玉海说道:“臣弟,都是朕的疏忽,朕真的无法确定圣岗堡内就是臣弟,你放心,朕一定会为自己的过失补偿与你!”
  拓跋玉海摇摇头说道:“圣皇,都已经过去了,臣也安然无恙,为首的慕容部五人正在宫外等候发落,请圣皇独断吧……”
  “朕一定不会轻饶这群逆臣!”拓跋宏业愤恨地说道,“臣弟放心,朕定当会给你一个合理的交代!”
  拓跋玉海拱手说道:“圣皇,臣有些累了,想好好歇歇,还请圣皇允许臣先告退。”
  拓跋宏业点头称是:“应该的,臣弟身心俱疲,理当歇息一番,晚上朕设宴为你压惊,到时会派人去请臣弟赴宴!”
  拓跋玉海颌眼说道:“那臣先告退!”
  话毕,拓跋玉海转身大步走出了皇宫大门。
  看着拓跋玉海离去的背影,拓跋宏业嘴角微微抽搐一阵,心中不住对自己儿子拓跋嗣没能领会用意懊恼,同时对刘策如此胆大妄为的行动感到些许不安。
  要知道,大周那块已经足足几十年没人敢出塞了,刘策这次行动无疑是打破了这个规则,万一以后中原的军队不再为惧草原,敢于直面与蒙洛大军交际,那该如何是好?
  拓跋宏业现在很想对刘策兴师问罪一番,可这是拓跋嗣的求援,刘策此举也并非违反同盟约定,按理来说还应该对他感谢才是。
  一想到这些,拓跋宏业只感一阵头痛,所行暂且将这烦心事抛诸脑后,继续强作镇定,摆正姿态对宫门外威严的说道:
  “将一干叛臣全部押上殿来,朕要亲自审讯,问问他们,是谁给了他们这么大的胆子!”
  ……
  十二月初一,黔州省……
  “军督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如今塞外形势紧张,怎么能让各地守军士兵放假呢?”
  威远城内,韩旷听刘策说要让各地守军休长假半月,登时急的连声反对起来。
  刘策却笑着说道:“韩郡守莫要担忧,本军督近日视察过各地军营,得知将士也多有思乡之情,故放他们回家探望亲人,与家人团聚也并无不好,
  何况,本军督并不是一次性将所有军队解散回家,而是分批次,留守的军队足以应付塞外的局势了,你就安心吧,出不了什么事的……”
  韩旷见刘策说的如此笃定,也只好应了下来。
  事实上,自刘策从塞外归来后,便已有这样的打算,不单士兵的假期要安排上,自己治下所有的官吏也必须安排上。
  大周的假期十分蛋疼,除了立朝之日和皇帝生日外加女儿节、沐浴节等,全年十三个月共十四天左右假期外,无论官员还是士兵几乎都没有合适的系统假期。
  唯一的长假还是父亲过世,那是足足有三年的“尽孝期”,不过这期间,朝廷是不发薪水的,完全考验休假者的积蓄家底丰不丰厚……
  所以,从远东开始,刘策就已经慢慢开始改变这种陈规陋习,他十分清楚士兵和官吏都是人,不是毫无感情的劳作机器,只会一年到头毫无喘息的机会,必须得“劳逸结合”,要在精神物质上给予他们足够的宽松环境。
  如今,远东七省得士兵休假制度已经明确,士兵每操练六日休息一日,保持一月四天的假期,这是常规。
  其次,除开这一年五六十天左右的常规假期,还在冬季开放了半个月至二十天左右的探亲假,让士兵能多陪陪自己的家人,共享天伦之乐。
  当然,不愿休长假的,还能获取一笔补偿金作为酬劳……
  这一系列的举措很快就得到了远东军上下集体拥戴,军中的士气也更为高涨,如今也将这些假期衍生到远东各省官吏之中,与年初实现了官、将统一管制,成了不是法定的法定节假日。
  下一步就是要等时机推广到所有远东普通百姓头上,彻底普及到刘策治下每一寸土地之上……
  由于报纸的功效,远东的一系列政策很快就传到了北地八省,说实话,北地的军民要是不羡慕那是不可能的,也诚心盼望着有一天自己能和远东一样……
  “本军督看,就定在十二月初七,放三成将士先回家与亲人团聚,这样在过完正月,也刚好让大家都能打起精神来,韩郡守就安排下去吧,本军督一会儿就命人将命令送来……”
  刘策以不容拒绝的口吻和韩旷说完后,便大步离开了府厅,韩旷无奈之下,也只能应声同意。
  ……
  十二月初六,黔州北营……
  “小李子,明日就放假了?乖乖你可是足足有十九天的假期啊,真是羡慕死老哥了……”
  “迎春兄,这次回家你是不是要和你家娘子再生个儿子出来续香火啊?真是羡煞我了……”
  “其实,我发愁啊,这十多天的假期,怎么过啊,哎,在军营有吃有喝的啥不好?回了家该如何是好啊……”
  第一批休假名单与昨日已经下达,整个军营内的士兵形态各异,但大部分还是很开心的,毕竟亲情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
  这北郊营区的士兵大多数都是从去年裁员中留存下来的一部分,素质总体而言还是合格的……
  “安静!都听我说一句!”
  负责管理此营的将军在收到一份文册后,忽然跳上高台,拿起铜皮喇叭大声吼道。
  等校场的喧嚣静下来后,将军清了清嗓子说道:“所有这次放假的人听着,拿上你们刚发的薪水,去后勤司换回家的货物,
  放心,这后勤司的东西物美价廉,保证你们不后悔,当然了,这是自愿的,你们也可以选择不买……”
  等将军说完,准备回家的士兵便一起涌向那后勤司营地,去挑选自己回家的货物了。
  毕竟将士们一年难得回一次家,总不能空手回家吧?不少人攒了一年几个月的薪水还不是为了等今天么?
  负责后勤司发放货物的官吏依然是谢平安,他十分神气的坐在一张长条桌前,一会儿将手伸到边上的炉子上烤一烤,一会儿又端起茶水喝了几口,看着熙熙攘攘排队的人群,感觉十分的惬意……
  “十斤腊肉,两个肉瓷罐,一把寸刀,两坛子酒,对了,那白菜也给我来五十斤,还有那土豆两个袋子,再来三袋面粉,五件棉袄还有两匹布,白糖两包,盐两斤,麦芽糖三份,菜油一桶……”
  轮到一名士兵后,他十分霸道的指着一堆出售的货物,那架势让周围的士兵是不住啧啧称奇……
  谢平安只是看了他一眼,随后笑着摇摇头,犹自嘀咕一声:“真是没骨气,男儿应当以立功名为己任,不该为五斗米而折腰!”
  很快,那名士兵的货物就被装满了一车,最后结账时,一共只结算了二块银元外加一百二十五个铜钱,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军中所提供的物资基本是以平价甚至更低价格卖给军士,不过一年也仅限一次,那就是冬季军士探亲时才出售。
  “老杨啊,你买这么多货回家,该不会是想改行当货郎吧?”一名平日与那士兵关系比较好的同僚打趣的说道。
  “滚一边去……”老杨将一坛酒扛上货车,回骂一声,“老子从军五年,亏了家里妻儿四口五年,这次还不好好补偿一下他们娘几个?”
  这老杨名叫杨武,也就二十八岁,却已是三个孩子的爹。
  “走了,回见……”
  打过一声招呼后,杨武就拉着货车准备出营而去。
  营门口早就有民间的骡马运输车以及挑夫队闻听营地放假,特等候着生意上门。
  军中马匹不能私自带出营,何况马匹草料也是一笔不小的投入,因此这些民间运输队就自发的找准商机,谋了一个吃饭的饭碗,而军督府也适时的在各大城庄附近开设了一个货栈,以供这些运输队囤积货物和歇脚,收取的费用也是极低,民间运输队基本都能承受的起。
  杨武来到营外,仔细挑选之后,选中一名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壮汉,和他谈妥价钱后,便把车里的东西一起卸下装上壮汉的骡车先运回货栈储存,等明日一早再出发。
  杨武的家距离军营大概有三日路程,由于道路已经修葺,预计能比预期的更快抵达家中。
  而那壮汉在接到如此大一笔生意后,心中也是乐开了花,这趟足足能挣两百个汉陵通宝,对他来说已经十分满足了,只要时间抓的紧,再这样挣个三五趟不在话下。
  同时看着自己骡车上的一堆货物,眼里充满了羡慕,暗叹这军中士兵竟然会如此的富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