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 热冷对决

加入书签
  苏长青和前女友阮凤娇从小一起长大,因为阮凤娇家人不同意两人继续在一起,遂只能分手。苏长青有过短暂婚姻,可之后离婚且一直单身。在这之后,阮凤娇还和苏长青保持联系。
  根据金晓晨汇总的信息可知,阮凤娇很爱苏长青,但是苏长青身患重病。为了不连累阮凤娇,苏长青坚持两人关系不公开。
  如果苏长青死亡的消息传到阮凤娇的耳朵里,很可能造成阮凤娇情绪激动。所以,找到阮凤娇成了当务之急。
  卓乐峰立刻由此入手,带着两个女人调查阮凤娇的去处。然阮凤娇周边人都不清楚此刻阮凤娇在哪,哪怕是进入水库内部调查的周蜀山也并未查到阮凤娇的下落。
  这一切意味着危机就在周边,然却不知道具体在哪个周边。
  “情况不妙,我刚刚得到消息,阮凤娇是这个水库的操作员,她对水库非常了解,且同时他们家以前炸过山,所以对爆破也很精通。”摸着额头上的汗珠,卓乐峰眉头紧锁。
  一旁的林蔚也在连连喘气:“阮凤娇也许知道警方在找她,所以她在故意躲着警方。另一方面,**和周蜀山也在派人调查水库周边可能藏匿**的地方。只是,那个女人现在在哪?”
  “真是疯了,仅仅因为自己爱人的死亡就去炸水库?这简直不可理喻。”钟凯欣满心不解,“这种女人也太极端了。”
  确实有点极端,且在操作上并非那么容易。
  钟凯欣的话提醒了卓乐峰。如果庄泽苑想借用第三方势力,那兜了这么一大圈子,仅仅是为了利用阮凤娇炸水库?阮凤娇一个女人,没有反侦察能力,也并非职业罪犯,她如何做到躲过警方的搜查而从容的在四周安置**。
  “这事确实有点奇怪。”这会卓乐峰已经把周边跑了一圈,他开始觉得是不是遗漏了什么,“如果第三方势力并非指阮凤娇,而是第三方势力需要利用阮凤娇呢。”
  林蔚思索道:“阮凤娇是当地人,且熟悉水库操作和情况。如果有人利用她做文章,不一定会让阮凤娇自己操作。只需要让阮凤娇指出书库软肋,又或者让她帮忙在内部做些文章就行。”
  “这就是我的想法。阮凤娇因为苏长青死亡,可能心灰意冷,但是她不会马上执行疯狂计划。这种局面下,她被其他人利用的可能性最大。”
  “所以你们是说,阮凤娇背后还有人。但是那群人是谁?是庄泽苑的人吗?”
  林蔚立马否定钟凯欣的说法:“如果真的是炸水库,且是之前分析的反向代工业者看着现代工业狗咬狗,那庄泽苑肯定不会直接出手。阮凤娇背后的那波人一定也是被庄泽苑利用挑动起来的疯子。这些疯子一定是被庄泽苑一步步引到水库,最终决定要对水库做文章。”
  “所以,那些疯子是谁?”卓乐峰目光游离在水库周边,他努力将之前的各种线索汇总在一起。
  庄泽苑对安京市的怨念由来已久,加上白静瑶等人的出现,他对安京市的经营已经有很长时间。所以,他能潜移默化的影响很多人,且在关键时刻被他驱使也在情理之中。
  可不管如何,这些人要行动起来,总得需要一个由头。这个由头是什么?
  谢友三那边的人已经被警方控制,且部分人员被余菲娜收割。白静瑶的手下更是被警方早早盯上。哪怕是之前安京市的吉祥街派系,又或者乐家成这波人,都已经被警方拿下且平息了风波。
  所以说,安京市的大隐患基本被消除又或者在警方的掌控之内。这波漏网之鱼会是谁?
  卓乐峰分析道:“**开启破雾计划,出发点是针对安京市的涉黑涉毒问题,最终挖出安京市存在的犯罪大网。从我目前了解的来看,这张大网确实牵扯到很多人,涉及面也很广。可目前为止,我们的重点打击方向还仅仅是在毒跟黑这两个点,其他方面还不足,比如,涉毒涉黑之后的经济犯罪,如,洗黑钱,操控金融等等。”
  林蔚明白过来:“所以漏网的这一波是经济内罪犯!”
  卓乐峰道:“虽不能肯定,但是我觉得应该有些关联,我们知道庄泽苑在东南亚乃至全球都有一定的影响力,且他的手伸的很长,通过各种手段和不少人建立关系,有些关系是在暗地层面,比如毒品,有些关系则是明的层面,比如经济金融往来。如果庄泽苑想要对安京市做文章,他不可能不提前布局针对安京市经济和金融领域的人员操控。”
  乐家成掌控乐城集团时,泰一担保借贷公司等企业就负责给乐家成洗钱。现在乐泽颖掌控集团后,洗钱业务已经不存在。但这不代表其他公司没有承担这个任务。
  所以,找出安京市的金融黑手,就可能找出庄泽苑最后一局的第三方势力。
  这一切都只是卓乐峰的猜测,可卓乐峰毕竟是最了解庄泽苑以及安京市整个犯罪大网的卧底警员,他的看法尤为重要。
  金晓晨立刻将这个想法同市局主要领导沟通,胡楚光也通过电话做了指示。
  市局经侦部门的警察立刻展开行动,联合公检法部门,结合之前安京市警方已经获得的犯罪线索进行汇总分析。
  但是这个揣测来的太匆忙,显然需要时间去处理。这个时间不会太短,但留给警方的操控时间也不会太久。
  带着钟凯欣和林蔚绕过警方的搜索区域,卓乐峰尝试从犯罪者的角度审视问题。
  如果现在有人带着阮凤娇在水库周边,他们一定也要避开警方视线,所以,这些地带都可能是犯罪者出没的区域。
  不多久,钟凯欣首先发现了线索。在一处未开发的区域,钟凯欣发现了新鲜的脚印。从脚印中,卓乐峰判断这对人马应该至少有四人。
  “四个不同大小和纹路的脚印,且脚印周边还带着水,证明这些人涉足过水的区域。我们先顺着脚印追过去看看情况。”
  卓乐峰让两个女人小心,三人一路尾随,上了水库旁边的一座山。
  到了山中间,卓乐峰闻到了烟味。这明显是有人刚刚抽过烟。再往前,果然看见了烟蒂。
  卓乐峰不觉更加谨慎,又往上去了十来米,林蔚首先发现远处有一人躺在地上。
  三人赶忙上前,将那人扶起一看,卓乐峰马上认出此人就是阮凤娇。
  一看此人身上伤痕累累,且还有很深的刀伤,卓乐峰就知道大事不妙。
  在叫喊两声后,他终于看见阮凤娇缓缓苏醒。见到周边有陌生面孔,她用虚弱的声音道:“五处地方,五个**,快……快点找出来。还……有不到十分钟。”
  “哪五处?”
  卓乐峰希望阮凤娇再撑一会,只是刚才的那段话已经用尽了阮凤娇最后的气力。
  钟凯欣把手放在阮凤娇的鼻子下试探后只能摇摇头,这个人已经没救了。
  五个**,五处地方,且还有不到十分钟!
  卓乐峰立刻将这个消息通知了所有人。
  如果是阮凤娇带着那波人进去放置**,必然意味着那些爆炸点是阮凤娇觉得可以操作,且能炸毁水库的地方。所以,必须要找到同样熟悉阮凤娇的人来猜测这五处地方在哪。
  脚印还在前方延续,卓乐峰将找**的希望全部寄托在胡楚光和周蜀山身上。他则带着两个女人继续追击杀害阮凤娇的凶手。
  从山的这边追击到山的那一边,直至看到了前方有一条路,卓乐峰终于看见前方有三人真要朝着一辆车子行径。
  二话不说,他带着两个女人冲了过去。
  前方三人也看见身后有人追击,预感到不妙,他们马上钻进车子就要跑路。
  好不容易找到这些人,卓乐峰可不会放过机会。趁着车子从这边经过,他直接从山上抱着一棵大树借力之后又跳了上去。
  这一跳直接跳到了车顶,卓乐峰又伸手抓住方向盘想要干扰三人开车离去。
  与此同时,林蔚拔枪朝着车子射击,砰砰砰几枪,终于打坏了一个车轮。
  高速行驶的车子失控的朝着旁边撞去,眼看就要翻到树林之间,卓乐峰飞快的从车顶跳下。
  轰的一声,巨大的撞击声之后,车子翻倒在地,卓乐峰也重重的摔在地上,半天不能动弹。
  钟凯欣马上上前搀扶卓乐峰,林蔚则拿着枪慢慢靠近车辆。从侧后方看去,她发现驾驶座上的那个人被一根树杈插穿了胸部,已经死亡趴在方向盘上。
  后车座上的那人正在挣脱想要出去,但是另外一人不见了踪影。
  正要上前逮捕一人,林蔚猛然觉察到危机。头一摆,躲过砸过来的石头,又是顺势朝着旁边跳去,终于躲过了对方的子弹。
  还没彻底缓过劲来的卓乐峰赶紧让钟凯欣躲到一边,忍着疼痛就上去帮忙。
  两人分开的一刹那,一个子弹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了两人中间。如果慢了几秒钟,这子弹就要了一人的性命。
  “附近有狙击手!”卓乐峰大喊道,“凯欣,找地方隐蔽。”
  说完,他又冲过去一把抱住林蔚朝着一侧滚去。
  砰,又是一声枪响,一颗子弹打在了林蔚的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