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二章 路遇妖孽

加入书签
  “姑娘,您现在梳洗吗?”美景问道。
  顾夜点点头,心中琢磨着,有了银子,是不是先把永续钱庄的借贷给还了?唉,这些银票,她还没焐热呢……转念一想,永续钱庄是尘哥哥的产业,她嫁给尘哥哥后,不就成了她的了吗?这些银子,不过是左手过右手罢了。顾夜又高兴了起来。
  美景看着姑娘,一会儿皱眉,一会儿眉开眼笑,表情变幻莫测,就好像别人口中“思春”的模样。也对,姑娘的及笄礼马上要到了,可是那个心仪姑娘的宁王,到现在还没出现。都说男人的心,最是靠不住。美景心中不禁涌上一股担忧!
  “给我洗漱,我要去永续钱庄!”顾夜把银票塞入荷包,向外面叫了一声,“良辰,把我的钱匣子拿来!”
  良辰管着屋里的首饰和银钱,闻言她取来了一个两尺见方的楠木匣子。顾夜从腰间取了一个小巧的钥匙,打开盒子取出里面的银票,数了数,一股脑儿全塞进荷包里。
  美景更惊讶了,忍不住问了一句:“姑娘,您拿那么多银票做什么?如果要兑换的话,超过十万两是要预约的。”
  “不用兑换,我是去还钱的!”顾夜刷着牙,满嘴泡沫地道。
  美景这才想起姑娘在炎国建药厂,欠了不少债呢。不过,这才半年多的时间,就能还清了?姑娘的几个厂子,可真是令人眼红啊!
  用完早点,君氏拿着及笄礼当天要穿的衣裳,给她试穿。顾夜套上以后,摸了摸腰,苦恼地道:“娘,我好像长肉了!再被您这么喂下去,我会长成一个大胖子的!”
  “胖点好,胖点健康,看上去有福气!”君氏记下来,回头给女儿把腰改松些。
  顾夜皱巴着一张笑脸,反问道:“这么说来,那青平郡主是咱们樊京最有福气的一个喽?”
  青平郡主是抚远公的闺女,身高一米八,体重超过三百斤,整个人看上去就跟一座肉山似的。她的郡马,不到一米七的个头,瘦瘦小小,在她面前简直就跟她儿子似的。
  偏偏两人的感情,好得让人羡慕嫉妒恨。青平郡主成亲多年,未曾有孕,多次劝说郡马纳个妾,传宗接代,都被拒绝了。
  顾夜帮她看过,青平郡主属于卵巢多囊综合症,很难治愈。不过,顾夜给她配制了药剂,搭配食疗。目前,青平郡主已经怀孕六个月了。
  别人有六个月身孕的时候,肚子都很明显了。而她块头大,看上去跟以前没多大差别。青平郡主怀疑府里的大夫诊断错误,又特地让人请了顾夜过去,确认无误后,才松了口气。
  君氏听了女儿的话,用手指戳了戳她的脑门,笑道:“你放心大胆地吃吧,要是能吃成她那样,尽管来找我!”
  “找您有什么用啊?您舍不得我少吃一口,在您面前我肯定越吃越胖!”顾夜把她的包包抱在怀中,“娘,我出去了!中午不回来吃饭了!”
  君氏叮嘱了一句:“早些回来,我请了宫里的嬷嬷,教导你及笄礼当天的礼仪。”
  “好的,娘亲再见!”顾夜脚步轻盈地往外走去。
  君氏摇轻笑着摇摇头,自言自语地道:“这孩子心情不错,有什么高兴事儿?”
  顾夜带着月圆,是骑马往永续钱庄而去的。进了钱庄的门,里面的小伙计一看到她,笑着请进去,上了茶点道:“姑娘您稍等,小的去请我们掌柜。”
  跟掌柜一起出来的,是昨晚夜探香闺的凌绝尘。顾夜一见到他,就咧开大大的笑容,道:“尘哥哥,我还你钱来了!”
  看到凌绝尘,月圆终于知道自家姑娘,为何从今天早上,笑容就没断过了。
  昨儿刚拿到银票,今天就来还钱?小妮子什么时候这么乖了?凌绝尘笑道:“这笔银子你尽管用,不必急着还。”
  顾夜笑道:“好借好还,再借不难!尘哥哥,你是不是算准了我今天来还钱,在这等着我呢?”
  凌绝尘过来,是因为一笔买卖。不过,小姑娘既然这么说了,不是也必须是了。他点头道:“我掐指一算,今日在钱庄能遇到我的真命天女,便早早过来等着了!”
  永续钱庄的掌柜,听得一阵牙酸——都说主子宠姑娘宠上天,果不其然。往常那么清冷的一个人,说起情话来,竟如此肉麻。刷新了他对主子的认知!
  顾夜满足地一笑,把包包打开,银票一股脑儿全倒在桌子上:“尘哥哥,点点吧,不多不少一共是六十万!这是借条。”
  “这世界上,还能找出第二个像你这么能挣钱的吗?才半年时间,就把六十万的借款还上了。如果都像你这样,我们钱庄还赚什么钱?”钱庄借钱是按照数额和借款长短来算利钱的。借得时间越长,越有钱赚。
  顾夜睁大了眼睛,一本正经地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比我能赚钱的,多了去了。远的不说,我眼前就是一个啊!”
  隐魂殿的产业,遍布各国,涉及各个领域。像庆丰楼、金玉满堂、霓裳阁……这些都是日进斗金的买卖。的确是顾夜拍马都赶不上的!
  “我的,不就是你的吗?”凌绝尘把银票交给掌柜,捏了一块马蹄糕,送进顾夜的嘴边。
  顾夜很给面子地吃了一口,道:“这么算的话,这世上还真没几个,能比咱俩加起来有钱的!尘哥哥,我有些发愁!”
  “愁什么?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尘哥哥帮你解决。”
  “愁那么多银子,该怎么花啊?”顾夜感觉自己坐拥金山银山,美得不要不要的!
  凌绝尘笑着揉了揉她的小脑袋,他家小姑娘,怎么这么可爱?
  “走,爷带你花银子去!想怎么买,就怎么买!”
  “哇!尘哥哥,你好man哦!我就稀罕你这样的!”顾夜小狗腿似的,跟在凌绝尘的身后。
  月圆不禁捂脸:姑娘,你这表现,真让人没眼看!
  走到街上,顾夜摸摸自己瘪瘪的荷包,叹了口气,道:“尘哥哥,我突然意识到,金山银山目前还不属于自己呢!我现在依旧是穷光蛋一枚!”
  凌绝尘甩了甩手中她刚刚还回来的银票:“你没有,尘哥哥有啊!想要什么,你男朋友我给你买!”
  “哟!这不是炎国的宁王嘛,这手里拿着银票,炫富来了?就不怕把小偷给招来。”这欠揍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宫离殇这个妖孽。东灵是炎国的属国,黎国又刚跟炎国大战一场,这样公然出现在它属国的街头,真是嚣张!
  顾夜斜着眼睛看着那张昳丽妖艳的脸,撇嘴道:“敢对我尘哥哥下手的小偷,还没出生呢!”
  宫离殇眯着一双妖媚的眼睛,勾起魅惑的笑容,轻佻地道:“小叶儿,好久不见,越来越漂亮了。你的及笄礼,本太子回去参加的。”
  “谁要你参加?我们很熟吗?”顾夜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旁边的茶楼上,太子和几个年轻人,无意间看到了这一幕。宁东辰用胳膊杵了杵君棋诚,道:“快看,你表妹!”
  太子和其他几位年轻人,不禁把目光投向窗外。太子的伴读刘汉庭轻声道:“另外两个,好像是黎国的太子,和炎国的宁王。咦?宁王什么时候入京的,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偷偷潜入京城,宁王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永宁侯小儿子上官咏撇撇嘴道:“刘兄,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这样一句话: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徒劳的。你觉得以宁王的实力,还需要搞阴谋诡计吗?”
  刘汉庭恼怒地道:“你什么意思?少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你到底是炎国人,还的东灵人?”
  上官咏哼了哼:“我还没怀疑你,蓄意在殿下面前,挑拨炎国和东灵的关系呢。你倒构陷起我来了!”
  宁东辰在一旁当和事佬:“行了,行了。都少说一句吧!是非曲直,太子殿下心中有数!”
  太子轻笑道:“宁王应该是得了消息,怕心上人被截胡,才快马赶过来的吧?”
  邵子言诧异地问道:“殿下,谁这么大胆子,敢跟宁王抢褚姑娘?”
  镇国公府上唯一的姑娘,在樊京可是香棒棒,如果不是宁王早就宣告了所有权,家中的门槛儿都会被媒人给踩平的。当初,家中也是有意跟镇国公接亲的,可惜……
  看着楼下那张甜美生动的俏脸,邵子言心中闪过一丝怅然。
  太子冲下面抬了抬下巴,道:“还能有谁?”
  “黎国太子?”君棋诚眉头渐渐皱起。这姓宫的,战场上斗不过宁王,来这一手恶心他,实在非君子所为!关键,他争夺的对象,是他的表妹!让他决不能忍!
  跟太子分开以后,君棋诚就直接转入了镇国公府,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姑父。
  镇国公一脸震惊:“什么?你说黎国太子宫离殇,要向皇上求娶叶儿?叶儿又不是公主,怎么一个两个都跟皇上求娶?把我这个亲爹置于何地?”